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13)  

2014-08-20 19:52:13|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13)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日子开始如春水一样平静。这个冬天,少雪,日头暖暖的打在脸上,仿佛一个转身,眼前已是一片青枝碧叶的新绿。

这就是一切入轨的节奏吧。

房东方开始采写开原高新技术产业园系列解读,开篇《项目落地:上海传媒巨头挺进开原》,稿件刊发后,市快报一天之间提升10个卖点,开原上下也反响强烈。

这个开篇,党益民读着读着,触绪纷至沓来,三百多个曾经被他见证过的日日夜夜,那些交织的甘苦,杂陈的五味,一忽儿全一股脑儿填满了他的心头眉间,令他心潮翻腾,眼睛潮红。

他拿过电话,打通庄青山的手机,说果然,不愧是南方周末来的。

庄青山明白党益民的意思,便说,能被益民弟夸赞,我替东方高兴。我们市快报不敢说挖人家南方周末的墙角,只能说捡漏捡到南方周末了。

老哥理应给予人家表彰啊,口头的或书面的。

益民弟这个提醒及时,我们考虑。

这么优秀,你老哥要多多关照。

益民弟忘了,先前你不说要替老哥关心一下她的吗?

这个可以有吗?

这个可以有。

一问一答,惹两人在电话中貌似心怀不轨地大笑。

党益民以为,由他给庄青山一个婉转的提醒是应该的,他至今不清楚房东方为何屈就于开原快报,这样至少能在背后给她一点支持,也不枉她为了他的所谓大局做了一次委曲的成全。

放下庄青山电话,党益民发信息给房东方:第二篇写什么?

房东方:《五大园区:开原借新老文化试水国内传媒》。

党益民:好,拭目以待。

接着跟进一条:需要材料,欢迎打扰。

房东方:谢谢那次踏思,不然不会有这电光雷石的灵感。

党益民:就不谢谢我?

房东方:不该你谢谢我的吗?

党益民:哦,是吗?那今天晚上29号见,怎么样?

房东方:先记一笔账好了,这也是一种让人受用的富有呢。

最后,党益民想表示一下关心,刚编写好“这日子好静”,不想一个不留心点到了“发送”,原本还想说“忙时井然、静时自然”来着。

房东方那边已回复:让嫂子投一粒石子进去。

党益民笑了,轻叹,这小女子,怕她要误会什么了。不过,他自嘲地一笑,放下手机,这事也不带解释的。

晚些时候,赵碧玉给房东方打电话,邀她到29号聚聚。见上三五面,赵碧玉倒与房东方成了朋友。赵碧玉欣赏房东方绵软、温婉、典雅,像从古典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委婉地邀请过房东方,做她古典系列画《惜》的画模。

房东方嘴上客气,说我不入画的,心下一点余地不留地拒绝。她实在不喜欢抛头露面,更别说赵碧玉以画的方式,将她置于大庭广众之下了。

房东方不知道,赵碧玉成为全国知名画家后,无论是作画,还是待人接物,就没再求过人。这次她却想求求房东方。画家为着心中的某一次灵感作画,如同导演为自己爱中的某一部戏寻角,心里是先有一个模样的,也许模糊不清,也许伸手可触。但很多时候,竟是踏破铁鞋也不一定就觅得到。倒是不经意间,迎面走来或刚刚擦肩的某个人,让他们眼前一亮,心上一惊,不就是他(她)吗?心中原有的模糊不清,或伸手可触,瞬时全在“这一个”的脸上或身上,惊鸿一瞥般的乍然显现。如一首曾风靡网络的百字令《见》:见,惊艳,目流连,就那感觉。

如此难觅的“这一个”,赵碧玉怎愿意不做做努力就错过呢?

房东方倒也体味到赵碧玉的盛情了,拒绝做画模,可她不想拒绝做朋友。到一个新的地方,她也需要有个朋友。她觉得,她跟赵碧玉,只是模样的差别,胖瘦的差别,她瘦些,赵碧玉丰腴些,别的地方倒有很多相同相似相通的。比如,都爱安静,再闹的场合中也愿守住一份安静。还有眼神和性情中都有一种绵软,只是她的绵软中带些冷,赵碧玉的绵软中带些硬。或许身为记者的缘故,许多新闻事件需要她冷眼观望,辨识善恶美丑。赵碧玉或许离异久了,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撑着她的事业,她的生意,这个世界难免有深沟高垒要她对峙,她需要坚硬。

其实,朋友不就是需要声气相投吗?

房东方进入29号B区,依照赵碧玉提示,直接去了赵碧玉在此布设的一处闺房,推门而入,一股清淡的茶香袅袅绕绕而来。赵碧玉已泡好一壶茉莉花茶等她。

听说妹妹喜欢茉莉花茶,姐姐特意泡了一壶,来,品品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赵碧玉起身迎房东方坐下,而后给房东方斟了一小杯,放在精巧的茶盘上递过来,手腕上的玉镯滑出来,轻轻触碰茶台,清脆有声。

姐姐真是个可人的细腻人。房东方说,而后接过茶盘,缓缓放在茶台上,素手端起青花小杯,小小地呷了一口,问道,是龙井茉莉对吧?

妹妹好懂茶哦,正是龙井茉莉。能问妹妹为什么特别喜欢茉莉花茶吗?

或许就是一种要命的小资情结吧,读过宋代诗人江奎的《茉莉》诗:他年我若修花使,列做人间第一香。怕是中了他的毒了,喜欢得紧呢。

姐姐也看过一句,说是茉莉花茶有一个美誉,“在中国的花茶里,可闻春天的气味”。姐姐以为,妹妹身上多的是古典、温婉的气息,软软亮亮的眼神,却似点亮春天的新绿,一下把妹妹也点亮了。妹妹总说自己不入画,这是一个女子身上最入画的景致了。

说着,赵碧玉先自笑了,说你看看姐姐,这才三两句话,就又不知不觉地做起说客来了。喝茶,喝茶。

房东方也软软地陪着笑了,说妹妹哪有这样好,是姐姐高看了。

妹妹是没发现自己的好哦。赵碧玉说着从身旁拿过一个封面精美的软皮本递给房东方,说妹妹看看,给姐姐提提意见。

这正是赵碧玉邀房东方做画模的那个古典系列《惜》的速写素材。房东方小心翼翼翻开,第一幅图映入眼帘,她一下就怔了,感觉有东西霎时钻进心里了,掠获了她孤傲的意志,要她心悦诚服地投诚。

赵碧玉的《惜》,古典而静美的画境,借自余秋雨那段美得令人窒息的情话: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夕阳下了,我在山边等你。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月儿弯了,我在十五等你。细雨来了,我在伞下等你。流水冻了,我在河畔等你。生命累了,我在天堂等你。我们老了,我在来生等你。

第一幅: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一窈窕轻盈的女子,着一袭窄条盘扣高领旗袍,齐刘海,两条麻花辫光滑地垂在胸前,轻倚竹篱柴门,略带一丝惆怅的眼神绵绵软软地远望,画面一角柴房上炊烟轻轻袅袅地随风飘散。因为是速写,更多的还只是线条式的意象、意境,浅浅淡淡的铅粉色,更增加了画面安静、淡远的气息,和女子等待爱人晚归的切切深情。

不用相问,这画面便让房东方懂了,赵碧玉为何将她这个系列叫做《惜》,等与被等,爱与被爱,那种一爱就是一生的守望,一遇便一生不弃的珍惜,跃然画中,破画而出。

赵碧玉看到房东方眼睛微微红了,忙递纸巾给她。房东方想起她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婚姻了,原先也是不离不弃地样子,五年不到,就劳燕分飞了。不知道是爱不够坚韧,还是现实太过残酷。

房东方不说,赵碧玉也不便问。几乎每一个女子灵肉深处都有一方小小的心冢,主人不打开,不问就是最大的尊重。

感觉有些失态了,房东方对赵碧玉软软浅浅地笑笑。这时,赵碧玉的手机响起来,她拿过来接起,是丁超。电话中丁超问,在哪儿呢,我们在云水这儿。

没预先说一声啊。赵碧玉说。

丁超说,预先没时间啊,这不才刚跟益民决定了的。妹妹那儿是不是不便打扰?

赵碧玉嗔怨地笑了,说妹妹哪有不便的时候,只怕哥哥们眼高,不睬这儿了。

就听电话中党益民使坏地嚷,别担心,大哥不睬,二哥睬。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