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11)  

2014-08-19 22:13:57|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11)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一刻钟后,党益民领房东方走上坐落在开原高新产业园东南角的礼贤台。

登上礼贤台的九十九级台阶全由古老的大青石砌成,高台周围,松柏苍翠庄严,松柏高处,虬枝参天入云,俨然历史启示录一般。

刚刚登上一半的台阶,房东方已两颊潮红,娇喘微微。她站下来,斜倚身后的石栏,饱满的胸部迅速起起伏伏。她眉眼生香地四外顾盼,眼神中先前那种不容侵犯的冷,已隐匿不见,只留下绵绵软软的虔诚,温热得让人动容。

怎么,娇小姐的身子啊?也是,只需要舞得动笔,又不需要荷锄南山。党益民打趣房东方。

房东方盯一眼党益民,绵绵软软的眼神中极快地掠过一丝的嗔怒。她没说什么,些微的力气只用来娇喘了。

你不觉得吗,单单是站在这儿,还没登顶,你呼吸的已不是空气,而是打历史深处远远氤氲而来的气息?

房东方软软浅浅地一笑,算是回答党益民了。此刻西沉日头,橘红的斜阳将房东方渲染成一个玲珑的暖人。

要不要我搀扶你一程?党益民眼神略带挑衅地问。

房东方轻轻摇了摇头,而后一鼓作气,往台顶攀登。

礼贤台上的佛寺叫开元寺,只住着一位住持,法号了悟。党益民与房东方并肩踏入山门,了悟师傅已合掌迎出门外。

打扰,打扰。党益民忙合掌还礼。房东方忙也跟着合掌顿首。

了悟师傅相邀到禅房喝茶。党益民诚恳地推辞了,只说改日再来叨扰,这次时间紧,只是走走看看。

转过佛寺,在一块平整的空阔地上,静卧着一大三小四块方石。房东方看看石面斑驳的方石,看看党益民。

党益民指指近旁的一块碑刻。房东方走过去,石碑上字迹已漫漶,但仍能辨认出是汉光武六年所立,言孔子与子路、颜回被困陈蔡时曾在此避祸。

孔子他老人家曾在此巨石上展卷冥思,柏拉图在古希腊爱琴海边思考他的理想国时,我们的圣人也在此忍饥挨饿地思考着他的理想国,创造着启迪千古的“和”思想。来来,东方。说着,党益民拉房东方坐下来,说你闭目凝神,心间有没有时光穿梭、一越千年的恍惚感?

房东方听从党益民,闭目凝神,金黄的晚风里,依旧微闭双目的她冲党益民笑笑,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党益民没问她谢他什么,也不去追究她要谢他什么。他很欣慰,至少他已明白,他没白领她走这一遭。

两人此后去了不远处的开原官窑博物馆。地方志记载,开原历史上盛产瓷器,尤其是明朝时,官窑遍地。

官窑是一个相对广义的概念。历代由朝廷专设的瓷窑均称官窑,所产瓷器称为官窑瓷。官窑瓷则又分为两大类,狭义的指朝廷垄断,专窑专烧的;广义的则是由朝廷设定标准,用窑不限,民窑也可烧造,最后由朝廷派专人按统一标准验收,合格的统一采办。

开原官窑博物馆,内辖一处瓷器已烧制好却没来得及出窑的官窑遗址。专家依照窑址规模、瓷器的正黄色彩、龙凤纹样等,断定这是一处由朝廷垄断、专窑专烧的官窑。

房东方不时惊讶于映入她眼帘的一切。她此时以为,明艳不可方物,与其用来形容摇曳在红尘中的明艳女子,倒不如用在这些姿态万方、静若处子的瓷器上,出神入神,更为贴切。

她为采访不止一次去过景德镇。景德镇瓷器更为细腻、通透,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现在看北方的瓷器,更在细腻中张扬一种粗犷和威严。

房东方顾自笑了,她没来由地以为,南方瓷器是说吴侬软语、摇橹采莲的女子,北方瓷器就是手执铁板、唱大江东去的男子。

党益民捕捉到房东方这难得的莫名一笑了,他没问她笑什么,只觉心下也被她传染了,先前坠石般的郁闷之气稍稍冰释了些。

在制陶体验区,房东方在拉坯机前欣然坐下来,袖口高高挽起,纤细的双手挖起一坨揉练好的瓷泥,放入大转盘内,转盘旋转起来,愈旋愈快,她借助拉坯工具,十指娴熟地将瓷泥拉成一个细劲长腰的瓶状瓷坯。而后投入地修坯,将厚薄不均的地方修刮整齐匀称……物我两忘的她,像个有着天使之心的孩子。

党益民看呆了,直到手机响起。

是信息,丁超的:来29号。

房东方也在党益民手机铃声响起的一瞬,停下手来。

哦,对不起,忘乎所以了。房东方跟党益民软软一笑。

是有些晚了,没尽兴,咱们改天再来。党益民指指旁边的水盆,说水我刚才新换的,赶紧洗洗手。房东方说谢谢,并感激地冲他一笑。

两人到达29号云水厅,丁超与赵碧玉忙站起来相迎。

党益民没先跟赵碧玉客气,而是望定丁超的眼睛。

赵碧玉明眸皓齿地笑着,打趣党益民,说两个英姿勃发的纯爷们,怎么整得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小女子那般了。

丁超哈哈一笑说,他在俺眼睛里寻宝呢。

有几桌书画圈里的散客赵碧玉要招待,临出门时,她倒佯装拿糖作醋似的说一句,贵客的事,不便打扰,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三人坐下来,丁超也不再卖关子,他告诉两人,首长的意思,一切以开原高新产业园区顺利赶上明年“十一”国庆的工期为大局,“11·14”以葛海军意外跌伤结案,被征土地暂时以统一赔偿标准支付给杨继东。

两人不无惊讶地望定丁超。

丁超继续说,首长已跟杨继东谈过话,让他称病长期到北京住院,由傅传雄陪护。

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那块地说不定就有交易黑幕,还要正常赔付他?房东方软软的眼神中明显带有不可思议的冷。

从开原官窑博物馆出来,党益民将那块惹起纷争的征地指给她看了。那块地就在博物馆左前方,是未来休闲娱乐广场的中心地带,近20亩地。她以为,杨继东决不会脑残地留下这块地,建他的私人山庄。这是开原市委市政府的上马项目,他整个私人山庄在里面,既招摇,又格格不入,这一点他清楚得很,更比常人晓得厉害深浅,即便晚节不保,他也绝不会顶风而为。那他一准就是在以此为筹码,跟政府讨价还价。他真敢!他也真贪!而一个敢跟政府叫板的人,怎能听之任之?

党益民沉思之后,神情不无凝重说,让一个称病住院,让一个陪护在侧,权宜之计我理解。我更关心首长下一步棋咋走。

丁超说,我也一样,更关心首长下一步棋的走法。

丑恶的一定要让他显形,房东方说,好比老虎,一定要把它关进笼子里,不然,它会咬到人。

党益民没有预期的大快人心,而是在胸口那里再添一口愤懑之气。他说,不惩罚罪恶,我们谁都有一口恶气堵在心头,不宣不快。我相信,首长跟我们一样,甚至更嫉恶如仇。一个智慧的官员,他的最高智慧,是让官场风平浪静。而在风平浪静下,他将更致力于让丑恶遁形。否则,这风平浪静的一派大好,就太不堪一击了。

丁超目光郑重地点点头,我想首长正有此意吧,外围张网对杨继东全面查摆。越是险棋越要慎重,首长也需要时间思前想后,拿捏轻重啊。

此刻的空气似乎也凝重起来,仿佛有火星一点就着。来来,党益民到底先笑了,说咱们三个终于为了一个最终的目标坐在一起,况且首长这步临杀勿急的妙棋,也真可谓智谋万丈深了,理应额手称庆。开酒吧,咱开一瓶天之蓝怎么样?

丁超说好。

房东方说我只喝红酒。

于是,丁超、党益民各自端起一杯天之蓝,房东方端起一杯香格里拉,三人轻轻碰杯,醍醐灌顶般,一饮而尽。

又一场戏,幕布拉开了,谁哭谁笑,我们作壁上观吧。丁超说。

杨继东哭啊,不是吗?房东方眼神又动人地绵软起来。女人嘛,心思绵密,到底单纯。党益民倒为一向笔如刀、唇如枪、舌如剑的房东方,此刻不经意间显露的这一点单纯,心生怜惜。女人哪有不需要男人指点,不需要男人怜惜呵护的呢。

党益民接此话说,事情哪会有这么简单,官场上动一个人,往往就是在动一张交错如织的网啊。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