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9)  

2014-08-18 08:06:53|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9)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首长王维华,空降干部。一说是某常委的得意门生,来头不小,开原就是他仕途上的一块跳板,不定哪一天,金身镀得足够亮了,一个漂亮的起跳,就华丽转身了。一说就四川大凉山下一个穷苦的山里娃,天赋异禀,18岁升入中国人民大学,28岁步入仕途,之后一路云帆直挂。

这就是空降干部头顶的神秘盖头。一次,党益民也忍不住叩问丁超。丁超神秘一笑,说他对咱们神秘,咱们于他也一样神秘。神秘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在明明白白干工作,实实在在搞建设,这就够了。

党益民释怀一笑说,的确是这样,这就好比你老婆我嫂子之于我是神秘的,我之于她也是神秘的,但这丝毫不影响你们是亲亲的两口子,咱们是亲密的两兄弟。

这话让丁超忍俊不禁,他哈哈笑过,指了指党益民说,话糙理不糙,还就是这个理儿。

算下来,首长王维华也大不了丁超、党益民他们几岁,履历年龄42岁,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喜欢西装革履,一表人才。不喜言谈的缘故吧,神情过于严肃了。但做事雷厉风行,敢说话,敢担当。

党益民先见过丁超,丁超示意他,首长就在休息间。而后低声问他,成熟了?

党益民明白丁超的意思,问他午间说过的那个想法是否已考虑成熟,已做好充分的准备。他冲丁超郑重地点点头。

丁超便走过去轻敲三下门,听到里面说“进来”, 推门跟党益民前后脚进去。

王维华书记在写字,整个房间弥散着淡淡的翰墨清香。

王书记写的是草书。党益民偷闲也写写字,对书法也略懂一二。不少人说草书好写,那是不懂草书。写草书好比驾惊马,信马由缰地跑,还得能收放自如地收。一味地草,就成了满纸荒草。一味地收,就是过于拘谨,就失掉草的“真”味了,也就不是草书了。

一张斗方完成,王书记用行楷分行落款。最后一笔落定,党益民帮丁超将此斗方钉在一方立着的木案上。王书记每天时间允许,都会抽空练练字,不送人,也就少盖章。

王书记的草书,用墨、线条、浓密疏淡的布局,落款,明眼人一看,就是经过名家指点过的,讲究的有章法,而不是随心所欲。其书法究竟受谁指点过,这一点怕也和他的“空降”身份一样神秘着,不是谁轻易揭得开的。

党益民知道,现在在位上的领导,像王维华书记这样喜欢写字的多了,不是上行下效,也不是附弄风雅,而是借此减减压。书法的确养人心性。工作压力,生活压力,人际关系的压力,方方面面的压力,还真要给自己找一个减压的出口,书法正合适。关起门来,一个人沉浸其中,一撇,一捺,一点,一横,强压慢慢在这黑白线条里消解遁形了,说不定电光雷石,某个一直困惑人的问题,刹那间顿开茅塞了。

字如其人,人品即书品。党益民一向以为,能驾驭得了草书的人,做事一定都喜欢大开大合,开合有度。开合见胆识,有度见智慧。

王书记就是这样一个大开大合、开合有度的人。如此,党益民才敢将自己不按常理的牌局拿来请示,求得支持。

三人坐下来,王维华书记示意党益民喝茶,而后开门见山地说,刚才丁秘书给我透了个大概,说你在“11·14”上有一个大胆想法,我也正想听听你的汇报,你谈谈吧。

好。党益民简短回答后,打开记事本。依照下午的整理,他先汇报了“11·14”案件的调查情况。

王书记不时点点头,一直没有插话。案情汇报完毕,他示意党益民说说他的想法。党益民没有迟疑,ABCD讲过后,他着重提及市快报记者房东方所做的“11·14”新闻追踪。

王书记一直在听,一直在点头,也一直在沉思。等党益民汇报完毕,他端起茶杯,小呷了几口,放下,望定党益民,说下午公安局赵天明局长也来汇报了,就是这么个情况。益民大胆的想法,我支持。这个项目一旦停工,损失的不止是双方的利益,怕还有咱开原的信誉。好,就这样,由丁秘书给赵天明局长打个电话,传达这层意思。媒体这一块,丁秘书给宣传部安排一下,不报道为好,已报道的,做好正面舆论引导。益民你盯紧项目,确保顺利进行。

从王维华书记那里出来,党益民没回办公室,直接到停车场,他让小张回了,自己开车去接媳妇和闺女。

刚坐进车里,丁超的电话跟了来,走吧,到29号坐坐去。

不行啊,你弟妹和闺女这会儿正组团要罢免我,我得去安抚安抚。

唉。没想丁超轻叹一声,这会儿当官难啊,前院要灭火,后院也要灭火,一天到晚,只落了要打起精神雄赳赳气昂昂地灭火了。

怎么,嫂子也有火啊?

是呀,儿子天天有补习,拴住了她的手脚,盯我的眼睛都火冒三丈了。好吧,老哥也回家灭火去。给你说,一切安排妥当,只等更大的石头露出水面。

兄弟知道了。

挂断丁超的电话,党益民忙拨打房东方的手机,看到机屏上显示去电“两个代表”的名字,党益民笑了,不过这次不是揶揄之笑,而是笑里多了些内疚和理解。

你好,东方,吃饭了吗?

党益民极尽客气,这次毕竟要委屈人家,逼人家第一次打破自己的底线,跟着党益民们,顾全党益民们的所谓大局。

工作再怎样不易,饭还是要吃的。工作是大家的,身体是自己的。

听房东方这样说,党益民知道,她剑拔弩张的心是松动了的。

好,就好,能照顾好自己的人,才能工作好,学习好。

上边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是吗?

你怎么知道?

你漫不经心的口气自我暴露的。

果然,冰雪聪明。

按这层意思,这次新闻追踪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整个“11·14”只是葛海军的一次意外跌伤。你以为民众的眼睛就这么好蒙蔽吗?

为啥要蒙蔽民众的眼睛?事实是,整个“11·14”结果只出现了葛海军意外跌伤。事实也是,“11·14”并没有停止侦查,就像你提醒我的,我会很棘手,警报并没有解除。或者咱换一句话说,这一场雷声隆隆的山雨稀稀地落了几点雨钱后,拨云见日了,而一场雨腥味更浓的雷暴就又已腥风满楼。

会有腐败和黑幕吗?

这是你的目的吗?

不,这是新闻的目的。

你不是新闻工作者吗?

我是新闻写作者,我始终要为读者追踪新闻真相。

新闻不代表只有真相,读者也不全在期待新闻真相。新闻也需要表达,需要新闻本身精彩呈现。

是你所要讲的政治吗?

不是政治,是大局,是社会安定。

社会安定需要新闻牺牲吗?

不是需要新闻牺牲,而是需要政治智慧。所以,东方。

不等房东方再申辩,党益民赶紧抛出他的请求。所以,东方,我党益民能不能向你提出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开原高新技术暨文化艺术创意产业园区,对开原人民来说,还只是一个大而化之的概念,一个拉开架势的在建项目。我的意思,你凭借你新闻写作的功力,结合开原深厚的文化资源,做个重磅系列解读怎么样?一来,“11·14”巧妙转身;二来,这对开原上上下下都将是一次及时雨似的新闻贡献。

党主任,你不做新闻可惜了。

怎么说?

你不一直在说?

两人的电话打了近四十分钟,手机都烫了。党益民等房东方挂断电话,自己才收了线。他清楚,房东方需要时间。他能做的,就是给她时间,等她决断。

事实上,在一场雨腥味更浓的雷暴骤降后,受左右的,怕已不是真相,而是人。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