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8)  

2014-08-16 12:07:4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8)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下午,党益民一到办公室,就电话傅传雄,要他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傅传雄那边支支吾吾,久了,支吾出一句“你知道”。

噢,那就挂吧。党益民说。

“你知道”,在傅传雄是一个典故。别看傅传雄在外人五人六的,在家他连只熊也算不上,顶多算只猫,还是只永远不敢发威的病猫。他老婆是只花斑大老虎,对他发起威来,常挠得他脸上、脖子上爪痕昭昭。偏偏这爪痕掩又掩不住,常整得傅传雄人前抬不起头,说不起话。又能怎么的,谁叫他娶了人大主任的亲闺女?他或许不是斗不过他老婆,是斗不过他老婆头顶的那一道光环。

渐渐地,傅传雄两口子一干架,傅传雄就要请几天假。后来只要傅传雄张口请假,或几天不见他上班,相熟的人就知道他们两口子又干架了。不知道是傅传雄搪塞人时爱说“你知道”,还是别人拿“你知道”揶揄他,假以时日,“你知道”成了他脸被抓伤无法外出的代名词。

事情似乎总往往以悖论的方式让人捉摸不定,傅传雄在家里是病猫,在外面却是个狠主。

他话难听,比如党益民处处维护他的面子,呵护他们的关系,他却跟人说他跟党益民尿不一个壶里。不止一个人拿这话问党益民怎么回事。党益民心存疑窦,脸上却哈哈一笑,说他这里跟他共用一把壶来着,他那里不尿,除非他一直憋着。党益民常把一二把手比作夫妻,工作上,两人载心载力,你补我短,我用你长,没有凝不在一条战线上的心,也没有聚不到一个方向上的力。他不知道傅传雄怎么就不能懂他。

再就是傅传雄脸难看,像前世都欠了他的,他这世跟谁都一副追债的冷面。他唯独欠了他老婆似的,常被他老婆抓挠得上不了班。想想,这世间的事真是有意思透了。

党益民双手插进打理有型的头发里,用力向脑后推进,一张线条简洁、刚毅的脸上,神情略显焦虑。这事情或许真如房东方说的,要他棘手。

无论何种事情,他一向不喜欢坐以待毙。没事他不找事,有事他不怕事。事真出来了,他喜欢寻找事的入口,像武陵人无意间缘溪行,复前行,初极狭,豁然开朗,等事情的眉目让他豁然开朗时,他便会认准这个破的的靶子,直捣黄龙。

他这会儿的焦虑,在“11·14”上,他不是不知所之,而是他还把握不了首长是否给予他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

党益民给自己泡了杯大红袍,拿过记事本,将“11·14”前前后后梳理一遍,扼要整出向上汇报的几层要点。然后将自己的想法也认认真真罗列成条。

有理有据有序,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临下班前一刻,丁超给他信息,一个字:等。

他知道,只有等。

思前想后,感觉没有纰漏了,他拿过手机,键下房东方的电话,怎么样,东方同志?

他清楚,自己是在问房东方稿子写得怎么样了。他挡不住她写,她一定已写好或还在写。他自然不想让她发出来,可实在又不好颐指气使地命令她不发。再说,他还拿不准她追踪“11·14”这个案件的态度,能否被他那个强人所难的想法所左右。她那里讲新闻没错,他这里讲政治也没错。可一个被南方周末历练过的新闻人,她凭什么要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他的意思,实在包含了太多的意思。这太多的意思,也实在不清楚哪一个就是房东方愿意接受的意思。倒是房东方,此时心里一定只一个意思了,发,或不发。

所以,党益民只模棱两可地问了一句“怎么样”。他相信,冰雪聪明的房东方会明白他的意思,她无论怎样回答,那一定就是她明明白白的意思了。他就想听她明明白白的意思,他好做出反应,称好,或者说服。

我知道党主任的意思。房东方那边说,稿子已写好,我也正在斗争。不过,党主任放心,一个记者的客观公正,这个底线,我守得住。

我信,万分相信。不过,东方,你能不能再等等,等我见过首长后,给你电话,你再定夺?我知道我这样的恳请太过冒昧了,让你难为,理解一下好吗?

党益民口气尽量谦卑,温热,他知道,这不是送人玫瑰,而是直言不讳地向人发难。

房东方那边沉默了许久,才说好吧。

谢谢你了!党益民说,两个谢字说得倾心露胆。

不客气。房东方语调一贯地波澜不惊。

党益民这边电话收线,丁超的信息到了,仍是一个字:来。

党益民拿好记事本和笔,正准备走人,媳妇刘淑敏也发来一条信息:我和果果回娘家了!家里的红旗我替你拔掉了!!外面你彩旗飘飘地过吧!!!

党益民苦涩地笑了,同床共枕七八年的媳妇,咋就不能比外人更深层更贴切更到位地理解他呢?

猛然记起,媳妇提醒过他,他们结婚七周年纪念日近了。当时媳妇说,别的年份纪念日可以忘,第七年的不能,七年之痒嘛,偏要好好过一次,把这个“痒”扼杀在萌芽状态。

是他忙忘了?还是真有个七年之“痒”挠到了他们的婚姻?

也是啊,自从当上这个招商办主任,说走就走的出差隔三差五就会有一次。就说这次去上海,他连个招呼也没来得及跟媳妇打。这回媳妇是真生气了。可就是自己的媳妇,竟也不明白,他一天到晚这个忙啊,哪来的时间跟心情在外面扯彩旗拈野花?

没时间给媳妇电话了,他只好回个信息,好老婆,等我去接你和闺女,而后跟上一个百般讨好的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