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6)  

2014-08-12 17:23:58|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6)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送走上访人群,党益民看表,差一刻12点。

他打通丁超手机,那边迅速挂断了,信息回复:会上。

党益民回复:老地方。

丁超:好。

党益民所言的老地方,就是29号B区云水厅。

29号位于开原市城东区,对外是写字楼,对“内”是一处隐于闹市的奢华会所,神秘又低调。

所有者,开原市闻名于官场、商界及文化圈人称“双碧”的姊妹花。姐姐赵碧华,绰号“凤辣子”,地产商;妹妹赵碧玉,绰号“玉无尘”,国内知名画家。两姐妹都已离异,都是富贵单身。

她们各有自己的圈子,29号理所当然地分出A、B两个区,A区由姐姐打理,来往的多是官和商。B区由妹妹打理,来往的多是书画和文艺界名流。貌似井水、河水,因了两姐妹的关系,也常常界线模糊,互通有无。

来此消费或被邀来此消费的人,非富即贵。不过,他们全能在29号放下身段,放低姿态。因为两姐妹物质的精神的,都已富裕到无争无求了。

丁超跟赵碧玉是高中同学,虽是官场中人,却常来B区消费。云水厅几乎固定给丁超了,外看一个厅,实则两个厅。内厅不大,又分两个单间,一个供休息,一个三两人供闲来消遣,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下下棋,生活之烦不觉在唇间指尖消遣散去。外厅要大得多,餐桌却只是八人台,书柜、沙发、茶台、摆件占去大部分空间。

赵碧玉喜欢安静,小规模、私密和低调始终是她热衷的风格,所有的家具都是实木的,所有的设计都是古典的,精致,典雅,温婉,静好,像她的画,也像她的人。

在云水厅坐下,党益民给市快报总编庄青山打电话。

哥哥挖了哪家社会主义的墙角,挖得来一位笑靥如花却笔如刀、唇如枪、舌如剑的新闻快手?

哈哈。没说话,庄青山那边先笑了,而后说益民弟,你与我心有戚戚焉了。说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不会惊到你吧?

说说看。

南方周末。

噢?来头这般不小!

低我几届的大学校友。她这会儿可是个处在战备状态的刺猬,摸不得,惹不得。

怎么了?怎么屈就到咱这儿了?

工作上咱盛情关心,生活上咱关心不起啊。

哈哈,酸葡萄的味道已从话线上扑面而来了。好吧,兄弟待会儿替你关心一下,我想请她吃个便饭,你过来吗?

不了。“11·14”新闻追踪我已全权交她一个人做了,这也是她来快报的第一仗,她飚着一口气呢。至于益民弟的想法或要求,我一向支持。你们谈吧,多理解好了,多理解。

这边收了电话,党益民摇摇头笑了。庄青山绰号“泥鳅”,滑呗,这个业界都知道。他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多理解好了,多理解。也难怪,这会儿办报难了,日报是党报,早报、快报、晚报等都市生活类报纸非党报,却也不能一味地只有生活,罔顾政治。

都市生活类报纸怎能只关心生活而不关心政治?一些大的社会事件怎能只反映生活而不关乎政治?政治说小,就是一个官场;说大,率土之滨无一不在这样一个“场”子里,无非是台上台下,中心边缘。所以,都市生活类报纸更考量决策者把握政治分寸的能力。一味地曝光、揭黑、鞭挞,如此真相是读者需要的,不见得是社会安定需要的,不见得利于全社会、全局、大局发展需要的。

在这一点上,庄青山就能不左不右,拿捏有度。他滑得实在智慧。

党益民打通房东方电话,语意极尽温暖地说,到吃饭的时候了,出来吃个便饭?

吃饭可以,吃当事人的饭怕不可以。

房东方同志,咱能不能说话不这样风刀霜剑的?没别的,我想接受你的采访,跟你聊聊更接近真相的一些东西,可以吧?

等下午工作时间吧。

我的工作时间还有千头万绪的工作,怕很难安排出时间给你。

那好吧,只限于吃便饭。

你在哪,我让司机接你。

报社。

好,十分钟左右司机会到达报社门口。

就在党益民与赵碧玉喝普洱、聊梵高的时候,丁超与房东方两人一道推门而入。党益民深感意外地望望丁超,望望房东方。

丁超指指党益民笑说,这世间还有出乎你党益民意料之外的事吗?我是遇见小张了,晓得小房是你的贵客,就一起来了。

党益民迎前一步拉好椅子招呼房东方坐下,嘴上说,今天房记者的确是贵客,你老哥只是陪客。

三人一番客气后落座,赵碧玉温婉地笑笑说,你们有重要事情谈,我就不作陪了,一切我会安排好,你们聊。

房东方脱去羽绒大衣,弱水似的一个人,让党益民心间不免一惊。她穿着一套民族风情的棉衣棉裙,长发挂面似的垂着,精致的眉目间有一种软,若有若无,却是绵绵软软地冷着,不容进犯。分明让人心疼的一个人,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揽她入怀,亲吻她的额头,涩着声音说,你怎么能这样弱水似的软,又寒冰似的冷!

再想想她笔如刀、唇如枪、舌如剑的狠样子,哪敢想就是同一个人。

面具下,哪一个是真实的她?

说吧,什么事?既然房记者是贵客,这事一定很郑重。即便荒唐,也一定是认真郑重的荒唐。丁超说。

党益民边往房东方的杯子里续茶水,边说对于从南方周末来的房东方同志,我没有无端的荒唐,只有推心置腹的郑重。

房东方软软地笑了,说,党主任这两天怕没时间也没心情荒唐,尤其这样西装革履、倜傥不群的时候。

哈哈,党益民忍不住笑了,轻指房东方,说笔如刀、唇如枪、舌如剑的美女记者,却原来也会说这般好听的话啊。

不可以吗?

很可以啊。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