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2)  

2012-08-02 08:21:27|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雨欲来(中篇原创 2)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党益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七点十分,距离八点上班还有一段时间。

 车子还没下高速。早晨被笼罩在一片稀薄缭绕的雾霭中,样子混沌,貌似没有醒透。

 “前面就下高速了。党主任,是先回家,还是直接去工地?”小张问。

 “去工地。”

虑考到工地上可以洗漱,回家还要耽搁时间。事情发生于他已经不是第一时间,但他想尽可能多地目睹到真相。再说,上班前这段时间,他正可以用来多了解些详情,待会儿跟上边汇报时不至于抓瞎。一定还要面对媒体,怎么说,他也要有所准备。

工地就在一望之外了,突然,小张谨慎起来,压低声音说:“党主任,您看,是不是遇到记者了?”

前面十米之遥,一辆五菱之光横在路口,车门打开,一女子哈着手走下车来。看到他们的车子过来,女子扭头向车里说了句什么,径直走来。

“怕鬼有鬼。”党益民悻然感叹。

果然是记者,市快报的。

“他们可真够快,真够狗仔的哈。”小张小声揶揄,而后小心地问,“党主任,要不要绕回去?”

“不好。”党益民说,“把车靠边停。”

党益民没少跟媒体打交道,事情还好躲,媒体不好躲。党报还好说,晚报、早报、快报这类都市生活类报纸不好说。他们那支笔歪一歪,你就是钢齿铜牙,也不见得好使。况且报纸现在都有电子版,消息一旦上网,你面对的就不止是一名记者、一张报纸、一家媒体了,你的对面,将会是全国亿万热血时刻等待沸腾的网民。怕到时候容不得你申诉,一人不多,一小口唾沫,也足以让你淹没其中。唾沫星子淹死人,舌头根子压死人。常言说的话,就是常有道理啊。跟媒体玩,你要学会“乖”。“乖”就是主动,打主动仗很有必要。

党益民打开车门,看着女子快步走来。

“您好,党主任,我是市快报深度报道组的房东方。”说着,这位自称房东方的女子将记者证递了上来,“原谅我们这个时候打扰您。事情昨晚七时发生的,您作为当事人之一,一定被电话告知了。能请您就所了解的情况跟我们聊聊吗?”这个房东方,看似个绵绵软软的女子,说出的话,棉里藏着针。

“您好,房东方同志,外面冷,请赶紧上车。再说,咱们一个外面一个里面,也太显招摇。上来聊吧。”还回记者证,党益民没有找借口推脱,而是眼神温热地挪出一个空间,虚席以待。

房东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上车来。落座后,她一边脱去手套,一边摊开采访本。不等她说话,党益民已伸出手去。房东方浅浅地笑了一下,四只手握在一起。

“见微知著噢,握着东方同志这双冰凉的小手,就知道外面有多冷了。你们记者同志很辛苦啊。”党益民语意充满关怀。

“谢谢……”

“我以前没少去你们快报,我们没见过面吧?”党益民见房记者神情有点过于严肃,他想借机调和一下气氛,也是给自己一个整理头绪的时间。

“我认识您就够了。”

“看来您不止认识我,还认识我的车牌。”

“这是职业需要。我们报纸只是想要事情的真相,仅此而已。党主任,请您就所了解的情况聊一聊吧。”房东方依然说着不坚硬却也不柔软的话。

党益民苦涩地笑了,而后试着轻松地说:“东方同志,说起来咱们是一个战壕里的同志,你们要真相,我也正想要真相。不过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胡子拉碴,头发一团糟糕。我刚从外地连夜赶回来,正说去工地上洗漱,就荣幸地遇到你了。电话上听到的,不会比你在现场了解到的多。你看,是不是先让我过去洗把脸,看看现场,听听案情分析。待会还要上报情况。等我一有时间,第一个联系你,保证你的独家新闻,怎么样?”

“党主任,请您理解,报纸都在抢独家新闻,可不代表我一大早等在这儿,只为跟您要您所谓的独家新闻。”

“噢,嗬,你这个同志,你一大早等在这儿,你却不是代表你们报纸,你代表谁?”

“我代表一个记者,一个想要真相的读者群体。”

“好,好好,小房同志,咱在这个问题上有点纠结了对不对?你代表一个记者,与我无关。你代表一个想要真相的群体,就与我有关了,我就是被你代表的一个啊。而我所知道的仅仅是,事情昨晚八点左右发生的,人已送医院救治,可能没有生命危险。小房同志,真相不在我这里,在公安那里是不是?”

党益民至始至终眼神温热,遣词恳切。房东方盯了他一眼,紧跟着又盯了他一眼。面前这个男人神情中难掩的倦色,忽然让她有些不安。她先自下了车,而后从包里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党益民,眼神冷着,告辞道:“好吧,到时候再打扰党主任。再见。”

“需不需要我留下联系方式?”

“我会知道。”

看着挥手离去的房东方,高筒靴在冰冻的水泥路上踩踏出“哒、哒”的清傲,党益民摇摇头,催小张开车。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