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男人四十一枝花(原创小说连载10)  

2010-09-06 10:45:31|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四十一枝花(原创小说连载10)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这天晚上,侯红红倒了刘大禾的洗脚水坐进被窝里,一看时间,十点半了。此时,刘大禾握住遥控器,正看体育频道的《篮球公园》。

侯红红一向最不爱看体育节目,拼尽吃奶的劲儿跑呀跳呀打呀抢呀你争我夺甚至不择手段吞兴奋剂到头来胜利的笑失败的哭,一点儿也不生活。侯红红就爱看很生活的电视剧,尤其是韩剧,要你哭要你笑,要你恨要你爱,让你觉得你的生活被无限填充了,丰富了,延伸了,如此有滋有味。刘大禾每当看到她跟电视里的人物一起兴奋一起流眼泪,就要骂她弱智。可她就是喜欢弱智。

屏幕上的画面在迅速切换,一个脑袋光秃秃的黑大个在一群黑光头中没命地奔跑。哎哟,他抢了人家的球,人正拍得好好的,他抢了就跑,边跑边狠狠拍,还左顾右盼的。突然,球传给一个跟他穿一样裤头背心的黑大个,又传回来了,看把他紧张的,抱着球飞起来,飞啊,在一大片光头上飞,飞到一个筐上,将球稳稳搁进去。哗,整个球场喧腾起来,几个黑光头失意地站下,像大雨中呆立的老槐树。另几个黑光头抱在一起,一大群黑光头跑过来抱在一起,一忽儿,刚才飞起来的黑大个被高高地抛向空中,一下,又一下,再一下。狂欢。狂欢。

他谁呀?他身材真好,笑的表情也好,唯一不好是黑得发光。侯红红说着就往刘大禾身边凑。

玩弱智呀?乔丹,这就是篮球界创造神话的飞人乔丹!刘大禾也宣泄似的狠狠挥了一下老拳。

侯红红顺势往刘大禾臂弯里钻,边钻边嗲着声说,我不管他乔丹皮尔·卡丹还是茶叶蛋松花蛋,我就知道当初那个飞满烟花的夜晚,我牵上了你的手,从此就走上了你的路,痛苦着你的痛苦,幸福着你的幸福……

为么,说得人皮肉直跳?刘大禾说着低头来瞧他老婆,灯光下,侯红红的眼睛湿漉漉的,一眨又一眨的,眨得他心上刺刺挠挠的。他知道,老婆要表演点儿啥了。通常都是这样。果然是这样。侯红红眼神殷勤地望着刘大禾,你没生气吧,老公?我妈和我弟那些话都是无心说的,你就当耳边刮了一阵风,好不好?

刚才,他们两口子看完闺女回来,侯红红就硬拖着他去老丈人家吃饭。他说我不想去。侯红红就说,我爸你老岳父电话邀请过的,他老人家可把你这姑爷当半个儿看,不,是当囫囵个的儿子看,你可不能不领情。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就去呗。就去了。不料饭桌上他就被岳母和小舅子数落上了,说他年纪轻轻的却不识时务,这会儿人样子好不顶啥,工作好也不值啥,学着为自己织网铺路才是谋发展的硬道理。工作这么长时间了连这都没弄明白,还想往上攀,往上爬,扯淡吧!岳母娘跟小舅子那一通抽骨扒皮的数落,让刘大禾当即就感觉有把刀子在他的脸上“嗖”地刺穿他的尊严,然后再不厌其烦地做着穿刺运动。不过他扛住了,倒是还一个劲儿言听计从般 “嗯、嗯”着。能咋着?老岳父做过官,副县级,一老一小自以为接受过熏陶,只是想要把“熏陶”表达出来,能有啥错?老岳父一辈子都坚持下来了,他一个正在遭遇“官灾”的小女婿,听一听,还不情绪了?

我吃撑了,生他们的气,为么?刘大禾嘴上说着,心里还真翻腾。被“拿下”心窝处憋出个疙瘩,这还没咋消停呢。还真堵得慌啊。

老公,你猜我在给你洗脚的时候想起啥了?侯红红的小脸贴上来,跟刘大禾腻歪。老婆在做化干戈为玉帛的努力呢,他再死扛着就显没劲了。况且她要知道了他跟苏晓晓通过话,说不定怎样闹呢。就这吧,见好就收。于是,刘大禾将郁闷的目光从乔丹那儿收回来,平心而问,想到啥了?

侯红红即刻眉飞色舞起来,你说,那样一个时候,我咋就牵上了你的手?这一牵我还就不想放了?

你就放一次试试?

不,我不放。侯红红跟个少女似的轻轻摇着头说,穷也好,富也好,我都死死地抓住不放,就跟那个晚上一样。老婆提起的那个晚上,是他们阴差阳错稀里糊涂走到一起的宝贝晚上。结婚十几年,忙得无暇想起它,这会儿被老婆一提,他刘大禾马上就感觉过回去了,回到那个笼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夜晚。

十六年前的正月十五元宵夜,新认识的女朋友娄嫣子约他到惠民路上看焰火。那时刘大禾大学毕业一年又半了,通过田丰收的关系刚进到市中级人民法院上班。田丰收就是现在的田副市长,人送外号“田能干”,当时任市法院院长。工作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落点,可爱情却回到了原点,苏晓晓在找工作无望的情况下,执意去深圳发展,就这,他一腔沸腾的爱恋被车站上那声刺耳的火车鸣笛戛然终结了。

他在还没怎么想重新开始的时候,在耗子的婚宴上,耗子的老婆给介绍认识了娄嫣子。娄嫣子是市职院外语系的老师,到底是学外语的,整个人儿像是被洋文化深深地熏过陶过,大冬天哈出一口白气来,似乎都不白哈,你若细细品来,指不定就被某种域外文化独有的迷人味道给熏陶了。后来刘大禾跟侯红红好上后,出于礼貌,找到娄嫣子,想给个交代。没想娄嫣子朗声一笑,叽里哇啦水一样顺顺溜溜吐了一大串“伦敦音”,跟口吐莲花似的。

刘大禾还是听明白了,那意思是,不,不,你没有错,你不用道歉。咱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强扭的瓜不甜。谢谢你的坦诚,祝福你!那一刻,刘大禾谦谦地笑着,心下却风起云涌地想到了苏晓晓。苏晓晓倒不该去深圳,她外语差。娄嫣子倒很该去,找一家外企,锻炼个一年半载,说不定会成为一不错的“白骨精”。记得末了,娄嫣子还向他莞尔一笑,美不胜收的,说真的,他的心当时还酸了那么一下下。事后,刘大禾跟耗子的老婆这样开罪,我跟她在一起,像中国乡村的柴火耗子遇上英国剑桥某教授家的学者耗子,虽然都是耗子,可文化差异,生存背景,风土民情,吃喝拉撒,不好交融啊。

老公,我常常越想越不可思议呢,你说那晚咋就那么巧呀?侯红红抱着刘大禾胳膊,腮帮贴刘大禾胸大肌上,眼神雾腾腾地道。

傻瓜,是你前男友想放手了,那晚那地方热闹,人手多,你好歹牵上一个,别看他抓心挠肝痛心疾首的,他心下乐得拱手奉送呢。刘大禾调侃的目光还在电视上。

嗯。侯红红又发起嗲来,老公,人家那时身后足足有一个排的人追哪,至于那么没人要吗?

哎,那倒也是。刘大禾接着忽闪,要不是你看上我无穷的魅力,刹那间心有预谋,上来偷偷牵我手的?你说,你当时要牵上个老光棍的手,那情节发展下去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侯红红恼恼地笑着,上去拧刘大禾的大嘴巴,别恶心好不好?嗯,老公,你不知道我当时发现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牵着,有多害怕,眼睛盯着你,脑子一片空白。

刘大禾:说实话,你空白的时候,我已经不空白了。

侯红红:你以前不说你也紧张得要命,心跳都没了?

刘大禾:我今晚坦白,以前说的假话。其实我早发现牵错了人,可偷眼一看,这么天仙似的妹妹,哪还舍得撒手,多牵一会儿是一会儿。

侯红红:人家害羞地低头不语。

刘大禾:我记得后来我就拥抱你了。

侯红红:没这么快嘛,老公,你先问我愿意交朋友吗?

刘大禾:是,你愿意跟我交朋友吗?

侯红红:嗯。

刘大禾:是不是就这样的时候抱上的?抱着你就跟抱着面条似的?说着,刘大禾已紧紧地将“面条”拥进怀里。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