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男人四十一枝花(原创小说连载12)  

2010-09-10 08:51:32|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四十一枝花(原创小说连载12)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节气过了“大雪”不久,天便阴沉下来,灰扑扑的云层一往无前地压下来,铺满郁闷的长空。阴来阴去下大雪,看来真要有一场雪下了。

这天,早早醒来,侯红红缩进刘大禾胸膛里,幸福地咏叹,老公,我爱你!刘大禾拍拍老婆的手,回说,我也爱你!两口子赖了一会儿床,此刻,光明大团大团地穿越厚厚的窗帘,照耀了整个房间。刘大禾抻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机一看时间,口里大嚷着“晚了,晚了”,忙穿衣下床。侯红红打后面拍拍他腰间渐凸渐厚的赘肉,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道,慌啥?其实这年头,能保住屁股不挨打就已经是好事了,庆幸吧。

刘大禾冷丁的一愣,老婆这句话就又戳到了他的痛处。床上无论多么和谐,一旦双脚站到床下,他要面对的那一切就又都汹涌而至了,决没有随着床上水火交融的运动而减少,也没有随着黑夜的退守而远离。

据昨晚天气预报,全国将有一次大范围的降雪。记得听完预报,他老婆还笑着唱上了,2008年的第一场雪,比2007年来得稍早了一些。刘大禾一边套着温暖全世界的“鄂尔多斯”,一边伸手拉开窗帘。果然,夜里悄无声息地落雪了,的确是一场大雪,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楼群覆盖在厚厚的积雪下,静默着像熟睡的婴儿一般,安静的世界也如同一幅巨大的黑白照片,浑然天成,无以复制。

很快,外面有了起伏的声音,附近早起的人们推开家门被厚厚的积雪惊到的声音,一边惊讶着一边拿扫把扫雪的声音,赶生意的出租车鸣笛的声音,一夜间银装素裹的城市醒来了,揉着惺忪的睡眼喧腾起来。刘大禾站在窗前,盯着这一切,居然有些激动了,恍惚一下子回到了几十年前他们那个挤满茅草房的小村庄,他还年轻的父母亲在忙着扫雪,许多各家各户还年轻的乡亲在忙着扫雪,他们兴高采烈地打着招呼,热烈地谈论着类似“瑞雪兆丰年”的话。无忧的孩子们,穿着各色打满补丁的光腚袄,跑着打雪仗啊,橛着腚蛋子堆雪人儿啊……一时,刘大禾那么多的记忆活了,暖暖厚厚,襁褓似的拥裹着他。老婆。他忙催促侯红红穿衣服,快,咱们上街吃早点,然后一起步行上班。寒气透过窗子的罅隙侵入到房间里来,刘大禾却没有觉得冷不可堪。

跟老公步行上班,侯红红有些不乐意,干吗,离单位那么远,迟到了可怎么办。但看老公一脸的热情,她只好抿紧嘴唇,将不乐意给吞回去了。此时大雪停了,只有极其细碎的雪埃,纷纷扬扬,在空中“玩”一样下着,俏皮的,难以落定。

侯红红突然心血来潮,脱掉手套,伸出掌心试着去接一粒雪。老公,你说这会儿下的雪还是六个……哎哟!她话还不等落地,就打了个趔趄。刘大禾赶忙一个转身,抻手拉住了老婆的胳膊,这才没让侯红红四仰八叉地倒地上去。

这儿是一家日化超市门口,厚厚的积雪被扫了去,残留的雪水在隆冬的早晨很快就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一不小心,还真能让你找找溜冰的感觉。来吧。刘大禾将自己的臂弯示意给他老婆,挎紧了,老公给你当拐棍。还有,我不明白呢,你咋说这会儿下的雪是六个“哎哟”?

侯红红一笑,之后使着劲儿照刘大禾胳膊上掐了一下。

哎哟。刘大禾低声叫起来,你什么鸟嘴,啄得煞疼?

我啄木鸟,找害虫呢。侯红红说完,开心地笑起来。

两口子挎着胳膊,谨慎地走在上班途中。似乎每走十步路,刘大禾就有一个故事讲给老婆听。知不知道,就在这小区门口,一对母子剑拔弩张地撮在一起,当妈的说,我跟你爸拼死拼活挣钱都是为了谁?儿子小脸恼着,跟他妈死顶,不上,就是不上!我那会儿就也联想上咱闺女了,你说这会儿的孩子,咋都这么难教养呢?跟你说,我那会儿恨不能拉过那小子,替那女人揍他一顿。早两天,我见那儿子正别着个架势帮他母亲将羽绒服的帽子戴在头上。

亲的打不掉异的安不上呗。这就叫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

是吗?那老婆,你下班买点好吃的,咱晚上去看闺女。

好啊。就听侯红红声音都嗲了道,老公,你咋知道我想闺女了?

老公,你咋知道我想闺女了?刘大禾尖声学了老婆一句,而后高声回答,傻子,内人内人,你就是我肚子内的人,你那里动啥心思,我最先一个心知肚明。告诉你,以后少动歪肠子、花肠子的啊。

刘大禾挎着他老婆,走过老高的铁匠铺,跟老高打了个招呼,而后两口子拐上了上海路。在上海路尽头,刘大禾给老婆指指公园深处。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出哪儿有变化,细细辨别,原来空地边缘多出一辆电动三轮车,车上坐着一位古稀老人,周身用毛毯紧紧掖着,那老人专注地盯着老伴练剑,忠诚的像一团粉丝。准是一对践约“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暮年老夫妇。刘大禾猛然觉着眼泡子涩涩得涨疼。

很感动啊。侯红红拍着老公的胳膊,少女似的嚷嚷。

这就叫相濡以沫,老婆。

家中有一老,胜似有一宝,说得一点不假。侯红红正儿八百地说道,我老爸你老岳父跟我说了,“上科”怎么了?“下科”又怎么了?那些都是身外物,努力生活才重要。说真的,看看这些老人努力生活的样子,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还有什么坎儿啊难的过不去?

刘大禾“嗬”的一声停下来,夸张地看着他老婆说,什么时候变深邃了?

侯红红脸一扬道,处处留心皆深邃!

两人正调侃,突然,侯红红拿胳膊肘轻轻碰了刘大禾一下。刘大禾一转身,正看到步态高雅的“萨摩耶犬”牵着同样气质高贵且戴着大宽边墨镜的女孩子从不远处走过来。

侯红红眼神里飘过一丝嫌恶。嫉妒了?刘大禾贴老婆耳朵上问道,要不你也找个把情人,把你包起来,过足这样风光又闲适的日子?

去你的。侯红红脸一红道,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就跟你同甘共苦、同舟共济了,怎么的吧?

萨摩耶犬走近了,两人并排站道边,给气质高贵的“大宽边墨镜”让路。不料在那女孩子走过身边的时候,侯红红出其不意地伸出胳膊,晃两下,之后又闪电似的缩回来。刘大禾猛拉了老婆一把,小声嚷道,干什么?

等女孩子跟她的“萨摩耶”都走过去了,侯红红哂老公一眼,掂起脚跟趴刘大禾耳朵上说,她是一个盲女孩!

盲女孩?刘大禾惊诧了,目瞪口呆的,许久。的确,老婆打那两下手势,那女孩一点儿反应没有。知道女孩子是个盲人,刘大禾好一阵子没说话。但心底里原有对“萨摩耶”和那女孩的排斥、嫌恶,有如抽去柴薪的釜底,渐凉渐无。

义犬!他赞道。

他老婆接,这样的狗狗要花不少钱买呢。

刘大禾没接老婆的话茬,脑海里都是洋里洋气的女孩跟她导盲犬的镜头,跟过电影一般。自己也有走眼的时候哪。刘大禾心间反而热热的,他想起张海迪那句话来:我要能站起来吻你,该多好。残障人员的顽强心志,总能刹那间净化一个人的心灵,乃至灵魂。

心潮激荡间,刘大禾接到了老黄的信息:信递上去了,我满怀信心地等待结果。刘大禾回复:不错,我们懂法执法的,总是相信正义的力量。

此时,雪又渐渐大起来,飘雪花了,足足有铜钱那么大,气势滔滔地下着,仿佛“苏辛”无比豪放的诗词。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