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幸福就是一路有你(原创)  

2010-12-10 07:45:40|  分类: 心灵开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福就是一路有你(原创)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这是一个能让人潸然落泪的故事,从《动物世界》看来,在此用文字录下,以飨有缘的朋友。

 在南部非洲大草原一处山崖上,一对灵雕夫妇准备生育新宝宝。丈夫夸特勒,妻子艾莫妍尼。而此时,他们正有一个羽毛刚刚丰满却还不曾自立的儿子。在这一个夏天,他们似乎想要挑战自我的生育极限,多生子女,好壮大家族的力量。

最终,儿子被父亲带到了两公里外另一处山崖下。父亲将儿子驱逐到这里,同时,他们的老对手灵猫也追踪而至。自然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所在,凶险仿佛空气,无时无刻不在周围潜伏着,窥视着。小灵雕必须学着在危机四伏中依靠自身单薄的能力成长和生存了。

黑夜过去了,在山谷中,黎明带来了新生命的降生。夸特勒夫妇的又一个儿子啄破蛋壳,率先来到世间,当这个巢穴中的第二个孩子,顶着蛋壳张开他那双新奇的小眼睛的时候,山谷里其他的鸟儿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一时间,因生命的繁衍,这儿变得如此祥和而温情。在一个难得有片刻安宁的境地里,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

随着新生命的降生,父亲夸特勒的负担更重了,他要不辞辛劳,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山崖和丛林中觅食,才能养活这个壮大起来的家。而远在两公里外的那个可怜的大儿子根本无法明白这些。这一天,夸特勒还算幸运,他很快就瞄准了一个猎物,抓住了,一只竹鸡。父亲夸特勒带上它,然而不是回巢,而是向两公里外的地方飞去。他找到了被他逐出家门的大儿子。被驱逐的绝望者不知多长时间没有进食了,他凶狠地撕扯着父亲的恩赐。而一旁的夸特勒默默地守望着奋力吞咽的儿子,警觉的眼神透出灼人的温热。

太阳火一样炙烤着裸露的巢穴。艾莫妍尼呆在巢中,饱受着烈日的煎熬。孩子一出生,做母亲的她就要留下来照料他们,自然无法脱身。而此时的夸特勒正在一处小溪边洗澡,他像个不成熟而贪玩的父亲,不能冲洗到全身,就趟进水里,坐下来泡浴。艾莫妍尼守侯着孩子们,为他们遮挡阴凉。她多么也想去凉快一下,但有了这窝新生儿,独自乘凉就变成了奢望,她只能耐心地等丈夫玩够了回来接替她的工作。

非洲的夏季,强劲的山风扫荡着一切。拥有一颗勇敢的心的夸特勒,优哉地驾御着风,像一位骄傲的风神。翱翔。侧翻。倒挂。风越大,越能体现他空中主宰者的气魄。但是,这之后等待他的,却是一场可怕的风暴。在肆虐的风暴中,白天变得跟黑夜一样昏暗莫测。夸特勒只好归巢了。

傍晚来临,狂风呼啸,雷声轰隆隆在山间炸响,闪电在黑夜的胸膛上撕开一道又一道血口。然而没雨。这儿的一切太干燥了,哪怕一个小小的火星儿,也能燃起一片火海。果然,不久,一道闪电吐出一团巨大的火焰,从天而降,顿时,山林中烈焰四起,一场大火很快燃遍了卡拉卡儿的大部分地区。熊熊的大火里,动物们为了活命,在拼命奔逃。

清晨的山谷中满目创痍,大地一片枯焦。昨天夸特勒一无所获,全家两天没吃东西了,而大火尚未退去。夸特勒回过头来,望到“嗷嗷”待哺的儿子们以及妻子艾莫妍尼那失望的眼神。他别无选择,只有在这大风和浓雾中出去捕食了。

留守在家中的艾莫妍尼,面对饥饿的儿子们,黯然伤神。大火正在逼近,但是现在,最致命的威胁不是大火,不是太阳,而是饥饿。艾莫妍尼再也等不下去了,她要分担丈夫觅食养家的责任了。盯一眼饥饿的儿子们,艾莫妍尼奋力飞入高空。途中,突然有两只猛禽向她发起攻击。艾莫妍尼逃开了。不过她很快便明白了,丈夫夸特勒为什么一无所获。

而此时,在另一片苍茫的天空上,焦虑的夸特勒俯瞰下界。这是一处陌生的领地。终于,一只野兔跃入他的眼帘,他一个盘旋,闪电似的向下俯冲。可希望落空了。

艾莫妍尼也是一样,在一片光秃秃的原野上空,她快要绝望了。她常去的地方都没有食物,也没有生命的迹象。她突然俯瞰到唯一的希望了。然而,这里是兀鹫的地盘,还有一窝雏鸟。灵雕和兀鹫素来不和,艾莫妍尼的到来很快引起了兀鹫的警觉,他们的警惕性向来很高。最终,艾莫妍尼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希望之地。她很清楚,必须马上找到食物带回家去。大火已经蔓延到他们栖身地之外了。

一场大火,使得灵雕夫妇的宿敌灵猫也被迫离开他的领地。糟糕的是,他发现了小灵雕的藏身地方,而且正向他走去。而随着捕食者的到来,饥肠碌碌的小灵雕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的逼近。

另一处昏暗的天空上,丈夫夸特勒和妻子艾莫妍尼遇在一起了。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无谓飞行,他们仍然一无所获。夫妇俩决定长途跋涉回到孩子们身边。此刻,热浪滚滚的巢穴中,大一点的幼鸟正在眺望远处的地平线,绝望地搜索着父母的身影。他的弟弟更是危在旦夕。

当夸特勒和艾莫妍尼飞过被他们逐出家门的大儿子藏身的山崖下的时候,正看到灵猫虎视眈眈地逼近小灵雕。艾莫妍尼明白了要发生的一切,她猛地扑向灵猫。灵猫敏捷地躲进了崖缝。父亲夸特勒也警惕地监视着。而后,夫妇俩再次寻机将灵猫逼到峡谷的另一侧。

这种保护怕终究是徒劳的。这里是灵猫的地盘,他不会轻易离开。现在的灵猫只须耐心地等待和观望,因为他知道这夫妻俩终究要离开,他们还有两个新生儿要抚养。

傍晚,骄阳已经失去了威力。疲惫的夸特勒夫妇回到家中。悲惨的一幕呈现在他们眼前:最弱小的孩子死了。那一刻,夸特勒的眼神愤怒了,哀伤的他像一位内心极度恐慌而又无可奈何的父亲。他猛踢妻子艾莫妍尼,责怪她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艾莫妍尼的眼神更是忧伤、自责,她的头深深地低下来。一向是由艾莫妍尼负责处理家务,现在只能由她处理这个不幸的孩子了。当艾莫妍尼叼起死去的儿子,夸特勒离开了,他俯看着山峦,眼前的场景令他伤心欲绝。他飞翔着,哀伤的眼神渐渐变得更加坚定起来。他在成熟,仿佛一位历经磨难的苦涩男人。

风暴结束,大火熄灭了,又是一个宁静的仲夏之夜。灵猫又开始四处觅食。不远处,小灵雕呼唤的叫声越来越绝望,微弱,凄厉。灵猫听得振奋起来,他警惕地望望四周,在确定没有可疑的变数后,便轻手轻脚地寻声而去……不久,一阵挣扎的惨叫声过后,一切归于寂静。一片流云飘过,掩住了失语的月亮。

清晨,在夸特勒夫妇的巢穴中,那只较大的幼鸟活过了这个晚上,但他迫切需要食物。夸特勒和艾莫妍尼一大早就出去捕猎。他们在飞了很长很长一段距离后,终于发现了目标,一只在大火中逃脱的幸存者。一场精彩的捕猎开始了,艾莫妍尼趋赶着猎物,夸特勒从后面展开攻击。是时候了,夸特勒急不可奈地飞落山崖,抓住猎物——一只皮兔。大获全胜的夫妇俩惦记着奄奄一息的儿子,便急切地往家一路飞奔。

这似乎是一场赌博。

夫妇俩让雏鸟独自在烈日下等待的时间太久了。也许这并非他们的错,只是冥冥中他们命中就有这样一个难以打破的定数。当他们回到山崖下那个苦心经营建起的巢穴中发现,仅存的那只幼鸟也死了。先回到巢中的夸特勒首先看到死去的孩子。他长久地盯住死去的孩子,尖尖的利喙小心梳理着夭折孩子被风吹乱的羽毛,神情绝望,不知所措。一个夏天的努力就这样付之东流了。虽然腹中空空,夸特勒还是将皮兔和孩子都留给了艾莫妍尼。

艾莫妍尼的反应相对比较冷静,她看了一眼死去的儿子,抓起新鲜的皮兔。她还有最后的希望,她已经离巢的大儿子也在“嗷嗷”待哺呢。从双亲温暖的怀抱跌入痛苦深渊的她的大儿子,当时被迫离家来到一个陌生的山谷,没有任何抵御能力,也无力养活自己,他每天或许都在绝望中等待着,等待着他的父母带着食物从天而降。

心存一线希望的艾莫妍尼在最后一次见到大儿子的地方落住脚,她静静地张望,那曾经让她牵挂在心灵深处的熟悉叫声,听不见了。她独自呆在那儿,久久地没有离去。

整整一个夏天,夸特勒夫妇费尽千心万苦养育的三个儿子,一个也没能幸存下来。

又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太阳卖力地将山崖涂得跟血一样鲜红。在哺育过三个儿子的空巢旁,夸特勒望向远方的草原,他的妻子艾莫妍尼正将头在他的脖颈上亲昵。现在,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在余下的短暂的夏日,他们要为自己捕猎,养好自己,以待来年。

来年终究是要来的,不会太久了,而且。

  评论这张
 
阅读(79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