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正值豆蔻(原创连载,4)  

2010-11-08 09:38:47|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值豆蔻(原创连载,4)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开原市像个新生的娃娃,挡马村就是一块馍馍。娃娃一圈一圈又一圈地长大,遇到馍馍,张口吞了,咱挡马村就成现在这样子喽。

吞了怎么还有?

馍馍很坚硬,吞是吞了,没消化掉。因此呢人家住高楼大厦,咱挡马村还是瓦房,足天了住个两层的瓦房。

这是蔡根儿问耙爷为啥一个城里头,人家都住高楼,他们挡马村人偏偏住瓦房,耙爷的回答。挡马村是个城中村,就这样在开原市不独立而又独立地客观着。挡马村有一条不宽敞却好听的主街,叫幸福街。仿佛女人家一头青丝打正中间分开的那一道白,又细又长,往东伸进垂柳依依的护城河里,往西淹没在林立的高楼大厦间,果然一副通往现代和未来的幸福样子。幸福街最东头路北的第一条胡同,就是剪刀胡同,就是蔡青家所在的胡同。这条胡同过去有家叫得很响的“王家剪刀坊”,顺理成章叫成了剪刀胡同。现在王家搬富康大道上谋大发展去了,作坊搬走了,剪刀胡同还照叫,不算侵权。

胡同口畔,左首是耙爷家,右首就是蔡青家。蔡家的当家人老蔡,是个很有口碑的能人。耙爷常说,看保财穿开裆裤那会儿一副稀溜跌水的熊样儿,哪敢想他这会儿这能耐呢?

挡马村肥沃的耕地被不断征去盖高楼大厦的时候,耙爷是支书。挡马村据说是“楚汉之争”的年代村里,一位超凡武功的先人只手为汉刘邦挡住脱缰的惊马群而得名。可到了他耙爷,既是挺起胸膛,也挡不住开原这个新娃娃一圈一圈又一圈地长大。农民没地种,可得吃饭。要说还得耙爷,骏马老了,跑起步子来仍然不乱,在他五十六岁那年,在幸福街西头,由他挑头,顽强地盘活了一个小菜市。

老蔡没去跟着早出晚归地“日弄”菜。咱不日弄菜,琐碎还不来钱。

你小子不想日弄菜你日弄啥?耙爷熊他。

日弄车!老蔡信心百倍,雄心勃勃。

果然老蔡早出晚归日弄起车来,先是跑摩的载客,不出两年,老蔡鸟枪换炮,开起了夏利。老蔡的家也脚跟脚地跟老蔡一起改头换面了,蹩脚的小瓦房摇身一变,成两层的大瓦房,老婆孩子更是跟着脱胎换骨了。

老蔡女人,那贤惠,老蔡是个叉,在开原大街小巷里白天黑夜叉得忙,她就是个配套的筢,将男人在外面叉得的钱角角分分紧紧筢进钱罐罐里。罐罐里的钱满了,满满的钱次第变成两层的高房子、老蔡崭新的“夏利”。其间又次第给老蔡生了一双儿女。儿女双全,看老蔡那个不亦乐乎!

乐得笑容像花一样开放的老蔡给女儿起名蔡青,不日弄菜,可打娘胎里出来偏偏就姓了蔡,既是同音,说不定同运。像“鱼得水”、“牛得草”、“马得料”,应着运叫得出好来。于是乎老蔡给女儿起名蔡青,菜叶青青,多光鲜的名字,准没错。到儿子那会儿,他犹豫都没犹豫,叫蔡根儿,根正苗红,根壮苗壮。心情跟腰包跟肚子蹭蹭蹭蹭以不可遏止的速率鼓胀起来的老蔡那一脸的写意啊,只有而且也只有俩字能形容得了,幸福!

吃苦耐劳的老蔡,就用他那四个顽强的橡胶轮子,带着他家的好日子,在开原大大小小的旮旯缝道里跟时间玩奔跑。时间跑多快,车轮就旋多快。就这,蔡家红红火火的好日月由老蔡直挂云帆,顺风顺水。村里不少眼红老蔡的,说看把老蔡烧得,问他北在哪儿他都得会儿才能指给你,还保不准就是北。还戏说老蔡是开着特色社会主义的夏利,直往共产主义奔去。

事情往往就这样邪乎,就在去年三月初的一天,幸福的老蔡突然连人带车不知奔到哪里的共产主义去了。福薄祸突生。唉,救命菩萨,到头来成了送命判官。村人叹,继而猜度,老蔡是叫人劫车了,连命也一块劫了去。案报了,丢了男人的老蔡女人哭天抹泪地去他们所属的挡马派出所报的案。人家也立案了,这事还上了互联网,老蔡各个侧面的照片,与他同甘共苦的他那辆红色“送命判官”的照片,都挂网上了,请全国各地的公安部门帮忙协查。家里耙爷领众乡亲,能想到的找的法子,试个遍。可老蔡似黄鹤一去不复返了。

钱是老蔡的方向盘,为着钱老蔡跟个陀螺似的一刻也舍不得停转。老蔡忘了,这男人还是女人跟孩子的方向盘,他没了,这蔡家的车轮转着就玄乎了。果然,新寡的老蔡女人在床上哭着哭着“妈”呀大叫一声,背过气去。俩孩子吓傻了,哭呀喊呀,声嘶力竭地。等老蔡女人慢慢活过来,却从此傻了、哑了、瘫了,还要大把大把往肚里塞大的小的方的圆的红的绿的糖衣的胶囊的种种花钱才买得到的维他命。

医生爷爷,我妈妈怎么了,我妈妈还有救吗?蔡青眼泪扑扑簌簌地摇着医生的胳膊。望着泪人似的俩孩子,医生们实话难说。他们救得了人的病,救不了人的命。怎么才能让我妈妈好起来,医生爷爷,您说话啊,我会做,什么都能会做,真的。

经常给你们妈妈按按胳膊腿,经常给她说说话,慢慢会好的。老医生给蔡青一个希望,就像贾人给负重的驴子头上吊下的那串萝卜,看得到,吃不着。蔡青再不能背起书包上学校。蔡根儿也好似被动了根儿的一棵青菜,危情四伏。老蔡家转眼间像条搁浅的漏船,在一块不幸的漫无边际的沙滩上,进退维谷。电影里不好的镜头可以剪辑掉不播,哀人多舛的生活却不可以掐去不过。再糟的日子也得往下过不是。往下过就得有个人站起来。老蔡女人是站不起来了。就蔡青了,她是老大,牺牲她天经地义。

唉,富贵脾气丫头命啊!刘大妈感叹那时的蔡青。老蔡像宠公主一样养闺女,整个幸福街谁不知道?有得吃有得穿,有得玩还有得大把大把地花,宠坏喽。

宠坏了性儿,没宠坏本质,也就她了。耙爷信蔡青。

才十二岁?

这女娃儿不笨,可以了。

于是耙爷手把手教蔡青挣钱养家的能耐了。还帮着蔡青把二楼拾掇拾掇租出去。好长的一段日子里,蔡青的梦总是一个样儿,从高高的天上哭着喊着往下掉。从小公主变作灰姑娘了呗,这生活蔡青不喜欢,不耐烦,她起急。她急了就打哭弟弟,就推搡母亲。狗日的坏日子!狗日的狗日的狗日的狗日的!叮叮当当摔东西。

可怜啊。幸福街上的老街坊看蔡青的眼神温热起来。别任性!认命!啊,孩子?尽人事听天命,你得懂。一度政权妈妈也这样叮嘱蔡青。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