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正值豆蔻(原创连载,8)  

2010-11-12 08:19:25|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值豆蔻(原创连载,8)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蔡青家门口围了不少人,正热闹呢。待蔡青他们走近,政权妈妈跳着脚骂出来。你个小杂种,你个有人下没人管的小混混,你敢对俺政权下毒手,反了你了!还有你这个小狐狸精,你咋管教你弟弟的?管不了送劳教所,别等以后杀人放火闹得左邻右舍跟着丢脸,跟着鸡犬不宁!政权妈妈的指头就要点到蔡青脸上了,两嘴角满是愤怒声讨的白沫。

耙爷看不下去了,不耐烦地推政权妈妈要她领孩子回家。好了好了,骂也骂了,毒气也该解了。再说俩孩子也怪可怜的,别不依不饶的了。

党中央三令五申要人民讲和谐,骂人打架可不符合法令法规啊。楞子的话惹得一圈邻居哈哈笑。

籴谷供老鼠,街坊们你一言我一语,为的买静求安。

政权妈妈火气也渐次小了。咱知道他们家难,这不处处忍着吗?忍不着躲着,还要怎样?可这王八羔子心忒毒了,你们都看看,我们政权这小脸给抓的哟!谁掉的肉谁疼,我今儿晚上筷没动一下,汤没喝一口。给你们说要是老蔡还活着,他女人还好着,我跟他们没完!此时的政权在他妈妈身后躲躲闪闪,遮护整个鼻子的纱布块,像法庭上随时可以出示的铁的罪证。

对不起,李婶,我打过蔡根儿了。民警叔叔也好好管教他了。我跟你赔礼了,你原谅他吧。蔡青怯怯地跟政权妈妈赔不是。

哼,还真是个狐狸精。政权妈妈扭着一摇三叹的肥硕身子走了,可瞥一眼马成功,她嘴里又嚼起舌来。马成功早看不下去了,他大咧咧拦到政权妈妈跟前,不软不硬地说道,阿姨,咱们开原市公安局马局长是我爸爸,你们家还有不平的事吗?要不要我给马局长打个电话?谁料政权妈妈被激怒了,跳将起来。你老子是局长,吓唬谁呢你?小小年纪,就知道鼻子大了压嘴,就知道拿官压人,你够世故呀你。这人是吓着长大的吗?就算你老子是公安局长,公安局长是用来吓人的吗?公安局长不讲王法了吗?马成功不怯场。是呀,阿姨,我没必要吓你。公安局长不是吓人的,是保百姓平安的。我是说您要还有难平的怨气,我帮您给他通个话,让他派人来给您败败火,怎么样?十六岁的马成功在玩成熟,那话说得软中带硬,威慑着政权妈妈的气魄。

好了好了,你这老婆子不解话啊?歪头陈也看不下去了,人家孩子是说客气话。少说两句,亏不了你。

政权妈妈连连咽着唾沫。就他这孩子太气人他。载怨载怒的她,此时不情不愿地领政权回家了。围观的左邻右舍就也交头接耳地四散。

谢谢你,马成功。蔡青早觉着解气,早想笑了。这会儿人都走了,她才眼睛亮亮的,向马成功道谢,末了又扯扯弟弟,让他也跟马成功说谢谢。

马成功笑了说,我听某些人说“谢谢”,耳朵都听烫了,好激动啊!一脸难掩的豪迈,让他看上去像个特别期盼成熟的小丈夫。不邀我去你们家坐坐吗?蔡青迟疑了,而后小声说,还是别去了。没想蔡根儿已开了门,领马成功往门里迈了。

我们家很乱的。蔡青在后面小声嘀咕。突然,蔡青一把拉住马成功的衣襟往外拽他。马成功吃惊地回过头来,橘黄的路灯光下,蔡青惊恐的眼波里,尽是泪光。马成功慌了,任蔡青拽着,一步步惊讶着退回幸福街的街角上去。

街角处,蔡青头低低地耷着,立在马成功面前,像个受审的小女奴。马成功莫名其妙,不愿让我进你家,是不是?不愿让我接近你,是不是?不愿让我对蔡根儿好,是不是?

不是这样。可这话蔡青不愿说。她的母亲有时会洒在床上,拉在床上,那样屋子里难闻的气味她要清理好长时间才行。她特别喜欢檀香的气味,就为这个。这次要这样了,让马成功冒然进屋,看真了她蔡青家的一切,她会丢脸面的。她不想让马成功看到当年小公主一样骄傲的蔡青如今是怎样的落魄如斯。他们家再贫再乱再脏,她忍着,挺着。她要尊严地活着,不想被同情和怜悯。

我真的想帮助你,没不良的意思!马成功眼睛里的光芒真诚无限。

我能行。蔡青声音低低的,却是那种果敢拒人千里之外的口吻。

马成功盯着蔡青楚楚可爱的样子,忽然想做一个大胆的举动。要做就做吧。他壮自己的胆子。他要做了。他大胆地上前一步,一把将柔弱的蔡青拥进自己还不曾强壮的怀抱里。蔡青一下懵了,在马成功羸弱的胸膛里挣扎。她有些喘不出气了,被马成功拥得喘不出气了。突然魏潇潇家看到的一幕幕,就洪水猛兽般猛地压来,震着她。蔡青害怕了,害怕得拼命挣脱。马成功也有些懵了,一颗不成年的瘦心矛盾着、斗争着。然而此时的他却是不知不觉间将蔡青拥得更紧。

习习的夜风很凉地吹着。马成功将自己宽大的校服覆在蔡青硌人的脊背上,想要给颤抖的蔡青一点温暖,一些保护。

你个臭流氓!蔡青努力抽出一只薄薄的巴掌,狠狠扇在马成功脸上。

马成功傻了,听着自己“嗵嗵、嗵嗵”的心跳,害怕着。

蔡青也傻了,望着马成功被她抽过的脸腮,发呆着。

两人僵持一会儿,末了马成功向蔡青伸出手,又倏地缩回去,转身跑掉了,瘦瘦高高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张扬暧昧的夜色中。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