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15)  

2010-01-06 16:48:1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晚的月光真好。白白的月亮在幽远的天幕上静静地贴着,月光晶莹剔透,水一般,从夜空深处漫下来,漫下来,将一个怒放在霓虹中的不夜城,轻轻暖暖地笼在怀中。

夜在深去,城却了无睡意。远远近近的汽车鸣笛,以及各种各样驳杂的混响,犹如梦境里怪怪的天籁之音。

陈述与安小雅面对面坐在阳台上的茶桌旁看月亮。陈述燃起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恍然看向安小雅。

“抽吧,我不介意。”安小雅笑笑。

陈述“哈哈”一乐,说:“我应该介意,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嘛。”说着,把烟掐了。“给你讲个笑话。”陈述说着已讲起来:说是一所学校里有几个小男生吸烟被告密了,老师一一把他们叫来谈心。老师问男生A:老实说,你吸烟吗?男生A说,不吸。老师说不吸?嗯,吃根薯条吧。男生A很自然地伸出两根手指夹着接过来……老师说真不吸?叫家长来!此后男生B上场了。老师依然问:吸烟吗?男生B答不吸。老师说不吸?嗯,吃根薯条吧。B由于听了A的告诫,所以很小心的用手掌接过了薯条。老师问:不蘸点番茄酱吗?B盛情难违,不想一不小心蘸多了,于是马上用手指弹了弹。老师笑了说:弹烟灰的姿势很熟练嘛。叫家长来!因为有了前面两个例子,所以男生C更加小心翼翼了。老辣的老师还是那老一套,问吸烟吗?男生C答不吸。老师说不吸,好,吃根薯条吧。C很小心地流着汗吃完了薯条。老师问:不给同学带根回去吗?这下C接过薯条,顺手就夹在了耳朵上。老师“哈哈”一乐,说不吸???叫家长来!

安小雅早笑得难以自持起来,连说:“是吗?笑死人了!还有吗?还会有DEFG的吗?”

安小雅这回真乐了,拿巴掌不停地轻抚胸口。月光下,浴一身银白的安小雅笑靥如花。

“噢,有啊。”陈述说,“男生D信心满满地来见老师。老师问吸烟吗?男生D说不吸。老师依旧说:很好,吃根薯条吧。D就吃薯条。完了老师问:不给同学带根回去吗?D这回小心地将薯条放到了上衣袋里。不想老师突然大喊一声:校长来了!就见D赶忙从口袋里取出薯条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踩。老师:不吸?!叫家长来!最后男生E登场了。老师问:你到底吸不吸烟?男生E说:向上帝保证,绝对不吸。老师又问:真的不吸?好,来吃根薯条吧。E非常自然接过薯条,吃个干净。老师说:真是个好孩子,你一般喜欢什么牌子的薯条呢?E有点得意忘形了,脱口便说,大中华……”

“哈哈,别讲了,我要笑死了。”安小雅一手抚住胸口,一手冲陈述轻摇。

陈述笑说:“我也要口干死了,喝口水。”说完,端起茶桌上的水杯,一阵豪饮。

再抬起头时,陈述正与安小雅四目相对,一时的尴尬,让两人都有些不自在。他们彼此很明白,他们之间有条微妙的沟坎,似乎一个火星,便能燃起一沟的烈火。所以各自在小心退避,再退避。

 “今晚的月光真好。”安小雅忙说。

“是啊。”陈述说,“这份闲情真是久违了。”于是也盯住月光看起来。 “今晚的月光真好。”安小雅说。

“是啊。”陈述说,“这份闲情真是久违了”。

“嫂子是个很懂浪漫的人吧?”安小雅探寻地盯住陈述,语调急促,“信不信,女人是男人的镜子,女人身上读得出男人?”

陈述“哈”地笑了,说:“是吗?那我回去从她那儿照照,看看我是不是老之将至了。”

回陈述一个笑,安小雅迅速侧转身去看月亮。“今晚的月亮也好看。”安小雅大声说,眼睛竭力张得大大的,因为有水一样的东西正肆意地漫过心灵的矮篱笆,向眼角处冲决。

这一切全被陈述看在眼里,心下就有些酸。眼前这个柔弱得令人心疼的小女人,分明也在压抑自己。他懂她,而且一股源自身心深处的冲动,一再蛊惑他,想要他用力将她拥进怀里,亲着她,吻着她,给她她想要的温存和炽烈……可一个声音一再告诫他,你不能!你不能!他想,他该找个理由赶紧离开了。到底,他坐着没动。他觉得这样一走了之,对安小雅太无情了。

这一刻,不知从对面高楼上哪扇窗口里,飘来一阵阵沉郁的歌声。

“这歌是苏曼的《夜晚》。”安小雅说着,将目光收回来,盯在陈述脸上,“我唱给你,要不要听?”

陈述努力爽快地笑了,说:“唱吧,我洗耳恭听。”

听风儿正轻轻地拂过窗台/看月光正悄悄地挥洒下来/这静谧的夜,和这无眠的夜/不经意又思念满载/信你我的邂逅是上苍安排/在繁星下背对背时光太快/那温暖的夜,和那难忘的夜/是永恒当偎在你怀……

安小雅唱着唱着,乍然失声了。

“怎么不唱了?”陈述问。安小雅唱歌很好听,声音厚厚的,深情的,犹如心灵絮语。

“后半太过悲情。”安小雅说完,竭力想要跟陈述莞尔一笑,不想眼泪已从眼角腮边处汹汹地滑落。月光下,安小雅一脸晶莹。

陈述忍不住,伸出手去给安小雅擦眼泪:“快别伤感了,你身体还没全好。”

“天晚了,你走吧。”安小雅催促陈述早些走,声音有些抖,身子也在微微发抖。

“好,外面凉,你回房睡下,我就走。”旁边一张椅子上正有安小雅的披肩,陈述伸手拿过来,递给安小雅。安小雅接披肩的一瞬间,陈述触到了她的手,冰凉凉的,像隆冬时节刚刚洗过冷水似的凉。

“你先走吧,带上门好了。路上小心!”安小雅切切叮嘱,一边将披肩披在肩上,这儿拉拉,那儿扯扯。

“早点睡。我走了。”陈述说,声音极轻。

“嗯,再见。”安小雅应,依旧低着头拉扯披肩的一角,似乎那儿要她很不舒服。

“走了,再见。”陈述说着立起身,大步走去。将要转过阳台门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回头,正看到安小雅泪流满面的脸,还有她泪水涌动的眸光中深深闪耀着的期许与怨怼。霎那间的迟疑过后,陈述一个转身,一步跨到安小雅近前,一躬身,将安小雅托进怀里,向卧室急切地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