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14)  

2010-01-02 20:46:16|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小雅一向看来,死亡并不可怕,一切棘手到令人找不到退路的境地,都可以将死亡视作最完美最轻松的终结答案。比如项羽垓下自刎,轻轻一刀,江山,美人,失败,挫折,羞愤,统统都随着一股力贯长虹的热血化为乌有,甚至遁入灭寂。只是人不能轻易跟死神缴械,没有气节的赴死,那太轻如鸿毛。

但那一刻,安小雅闪着光芒的思想懦弱地躲开了。好在看着鲜血不可遏止地喷涌,安小雅“啊”的一个激灵,自己在干吗?父母只她一个女儿,儿子只她一个亲妈,父母面前她还没尽孝,儿子面前她还没尽责,她哪有资格先死?她哪能死得安然?死得其所?不能!我还不能死!于是她忙抖抖索索给陈述发去信息:我割腕了!

不知过了多久,安小雅醒来了,艰难地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医院里,病床一侧,陈述双手握紧她没扎针的那只手,放在唇上,眼神焦虑。见她醒来,一连声说:“干吗傻?干吗傻?”

她不顾手上还扎着针,一下扑上来,两只胳膊用力扣紧陈述,眼泪奔流。

出院后,安小雅坚持还住表妹那儿,一日三餐,陈述做给她吃。看着陈述围着围裙在厨房内外像模像样地忙活,安小雅忽然触到了一种汹涌而至的幸福,如同滴水成冰的隆冬里哈着寒气乖乖缩进一个滚烫的怀抱般,暖暖地,不想自拔。只是这种幸福在她这儿能停留多久呢?“你这样子,特别像居家男人!新好男人!模范先生!”安小雅样子虚弱地靠在客厅沙发上,冲着陈述笑着打趣。

“是吗?可这会儿有谁还稀罕这样的新好男人?”陈述兀自开着玩笑。

“谁说没有女人稀罕?”安小雅说。

“给你你要不?”陈述说,自顾忙着摆盘子。

安小雅一下笑了,老实答道:“不敢。”

“连你都不敢要,谁还敢要?”陈述说笑着将一碗米饭递给安小雅。

“说说你的故事好吗?”安小雅盯一眼陈述,轻声央求。

“我哪有什么故事可讲,平凡男人的故事,也平平凡凡。”陈述说。

“歌里唱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嘛!”

“平平淡淡的也听?”

“嗯,想听。”

“那我就给你讲一个平淡无奇的。”

饭桌上,陈述一边给安小雅夹菜,一边说着他平淡无奇的故事。陈述是有家室的,有一对冰雪聪明的儿女,媳妇虽然不风韵犹存了,可他们一路走来,激情不再,亲情还在。“她很理解我,从来只过问我的生活,不过问我的生活之外。我懂她的意思,可生活之外哪能就好那么随由自便哪?”

安小雅很矜持地倾听,可脏腑里却是大浪滔天地翻腾。陈述不会不觉察到这些,安小雅一副兴趣盎然的倾听样子,事实是,眼睛早湿润了。那是爱的泄密,是她不想泄露给他的秘密,可又不由自己地都和盘端了给他。其实,他脏腑里也在桎梏、压制他的情感。他发觉,他越来越爱上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小女人了。可一种全新的未知的开始,哪能就那么容易?

两人四目相遇,都想表现得心无杂念,自然而然。然而,眼神总是胶着在一起,似乎难以分开。

“你眼睛怎么了?那么红?疼吗?要不要滴些眼药水?”

“可能辣得吧,别管它,没关系了。”

“来,尝尝这个玫瑰鸡翅怎么样?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不想,这次陈述不由自主就把夹起的鸡翅送往安小雅嘴里去了。轻轻捉住眼前这个男人送上来的体贴,安小雅哭了,她无论如何再也难以矜持。

陈述一时竟也有些无措了。他从纸巾盒里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一张一张地递过去,安小雅还是止不住哭。陈述忙起身想走到阳台上去抽根烟,经过安小雅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想拍拍她的头,给些安慰。不料安小雅猛地捉住他伸过来的手,而后顺势起身,将他紧紧拥住。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