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等来世我能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身(原创)  

2010-01-27 14:45:0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等来世我能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身(原创)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去年到山西玩,正玩得高兴,猛然,另一处山头上甩来一曲“花儿”,嘹亮、悠长……起初那词俗得让人忍不住要笑,就像“花儿”里唱的,笑得“牙齿疼”、“头发疼”。渐渐地,眼睛却潮了:“我想你想得眼珠疼,眼泪有哩我哭不成;我想你想得全身疼,心肝有哩我活不成”,悱恻、幽怨、撕裂,如此刻骨铭心……真真切切,如同面对面倾听,却至始至终见不到人。那一刻,掩映在云海深处的山光水色,犹如人间最美的爱情诠释。

      或许,人间最美的爱情不在富贵乡,而在贫贱地。

      我想你想得牙齿疼,馍馍有哩我吃不成;

      我想你想得头发疼,梳子有哩我梳不成;

      我想你想得眼珠疼,眼泪有哩我哭不成;

      我想你想得全身疼,心肝有哩我活不成……

      不少人听得痴了。此时,游客中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大哥给我们讲起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个故事。

等来世我能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身(原创) - 沙依巴克 - 沙依巴克      “我在陕北插队那会儿,房东是一位大妈,姓秦,爱干净,衣着体面,70多岁,稀疏的白发在脑后认真地绾个桃核那么大的髻。老人很安静,是经历过大喜大悲看淡了云卷云舒的那种安静,是不再计较得失和苦难的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平静。秦大妈身边还有一位与她差不多同龄的老人,很沉默,一脸如沟壑似的纵横交错的皱纹,总让人油然想起大雨中一棵千年的老树。他让我们叫他“老陈”,此外不再向我们透露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我们原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妻,可事情很怪,他们不同住一屋,也很少像老夫老妻那样围在一起吃饭,更不用说出入相互搀扶、手拉着手亲密说话了。他们的话很少。后来我们发现,他们的交流靠眼神,陈大爷在做事情之前,总要先看看秦大妈,然后转身离去,苍老的步态很从容,很有方向感,似乎已经清楚大妈要他做啥,他该怎样做。这种心与心的默契,我至今没再遇见过。

       “后来,我们才听说,两位老人年轻的时候是一对恋人。女方因家里无法偿还债务被庄上的财主威逼成妾。男方无奈,就跑到财主家扛起长工,只求近在咫尺,彼此守望,压抑着真爱,压抑着热烈,仅仅借用眼神传送和表达彼此给与对方的思念、牵挂、关怀,以至痛苦、煎熬……

       “一对相爱相守的爱人,他们的结合,似乎注定不在今世。先是财主横在他们之间,解放之初财主死了,已经成年的儿子又横在了他们之间。

       “秦大妈70岁那年,她的儿子死了,横在她和陈大爷之间的最无情的墙似乎也被推到了,但他们却依然没能走到一起。据说秦大妈告诉陈大爷了:等着吧,等来世我能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身子……”

       那之后,再想起那一对不曾结识的老人,耳畔总就条件反射似的萦绕起,那曲酸得令人心疼的、“想你想的全身疼,心肝有哩我活不成”的“花儿”,瞬间眼睛潮湿,身心如同冰冻……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