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红尘摇曳(小说连载,5)  

2010-01-22 10:02:28|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素素的手机响了,是她妈妈的电话,说她的小叮当病了,让她赶紧回去。

    我起身推推他,让他去送素素。素素按下我说不,说我一个人守着小乐会害怕,外面有灯还有车,不用担心她。

    “等天一亮让公安局来做个鉴定,没意外就送小乐去殡仪馆了。你好好在家照顾孩子,方便了直接去那里。”他对素素说。

    “好。”素素应了一声,拉开门出去了。门被轻轻带上的那一刻,我心的最深处,瞬间触摸到对素素从没有过的依恋。死亡能够教我们学会依恋跟珍惜。

这里只剩下我跟他。我看他,他也在看我。我们忧伤的眼睛都湿漉漉的。直到这一刻,他才伸出胳膊将我环进他怀抱里。我不再矜持,在他的胸膛里大哭,说的却是:“小乐咋能这样呢,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他无语,下巴在我的头顶轻轻摩挲。我哭完了,从他的怀里挣出来,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泪,边说:“这样不好,小乐会看到的。”

    他不再说什么,眼神越过我,望着不知哪里的远方。

    我说:“让我去看看小乐好吗?”

    他说:“不行。”

    我说:“你陪着?”

    他说:“不行。”

    见他如此坚持,我转而问:“她死得瞑目吗?”

他轻轻拍拍我的肩头,声音低沉地说:“没事了。你记忆里留着她美丽的样子,会好些,就安些心吧。”

我不再执拗,让记忆里永远是小乐美丽的样子,也好。

    “你们女人真傻,当了作家更傻。”他言近,意远。我懂他的意思,不只指小乐的死,还有那个只属于他、我和小乐三个人的故事。

他叫周达森,是本市一家大型文学杂志社的小说责编。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常去他们那儿送文稿,却一次也没遇到过他。他很喜欢我的中篇,见稿就发。一次我去送一个稿子,在他们社门口,他拦住我,语调欣喜地说:“你是向小北!”我很讶异,说我不认识他。    他爽快地笑了,说:“我一直在想,我会认出你,人如其文文如其人嘛。果然没错。”

    我笑了。他马上说:“看看,看看,连笑也是我想象中的样子,沉静中带点羞涩,还带点抓不住又挥不去的伤感。不过比我想象的还要气质得多。”此后,他就邀我一起吃饭。我想我没理由摆谱,人家是编辑,我是作者。有多少文学爱好者上竿子求着跟编辑热络还不得呢,我感激涕零吧,我盛情不却吧。其实也还有另外的一点原因啊,落寞的女人好引诱,一点点的欣赏跟一点点的关爱,就能让她乖乖地跟着走。

鱼儿有些时候根本不是为的饥饿,仅仅是看到了一坨鱼饵。

    饭桌上他试着问我:“一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深的孤独呢?”我就流泪了,为他看到了我身心最深处的疤。那时我就渴望他一个拥抱,在他的怀抱里哭个一塌糊涂,昏天黑地,然后擦干泪,重新走在自己的路上。他像懂我的渴望,坐过来拥住我,用下巴轻轻地在我的头顶摩挲。我没有拒绝,我偎进他的怀抱,像爱他多年也被他爱了多年的女人。

“女人都傻,傻得离不开男人的保护。”他低低地慨叹。

周达森是个很注意细节的男人,或者说是个很认真生活的男人。着纯白的利郎商务T恤,体态略胖,依然伟岸,寸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一张英气的脸,神情里略略带些沧桑和苦涩。尤其他的眼神,很温人,是那种一看你,你就会觉着自己娇小的大男人的眼神。我跌进他眼神里了,不愿再找回自己。他握住我的手,看定我说:“让我照顾你好吗?”

我望到了他眼睛里的认真,听到了他短促的呼吸。同时听到了自己热烈回应的心跳。

年初,他的女人遭遇车祸走了,他刚刚想再找个女人。我们就住到了一起。我觉得我又找到了居家女人的安定感,不再漂泊的安全感。我喜爱一首歌,它这样唱:只有住进你的心里,有心才有爱;只有住进你的爱里,有爱才有家。我住进了他的心里,是这样。我心里也接纳了他。每天每天,他上班前都要吻我,然后殷殷地嘱咐:好好吃饭!好好写作!好好等我回来!我咪咪地笑着送他,用力笑得开心、幸福。我很幸福,很知足,真的。却难免会有些酸酸的东西氤氲在心头、眉间。我不能不想起我的前丈夫,他那时对我,也是这样每天每天不厌其烦地嘱咐、吻别。

过去的总要过去,就像我们无力挽留我们的童年和我们的昨天那样。我知道,我,还有周达森,虽然各自心上还记挂着先前的爱人,但彼此心里一样试着为对方空出更大的空间,努力相爱。

同病相连的我们,更懂得相亲相爱,贴心贴肉。

    那段时间,是我创作的一个高峰期,一个月可以出产四个短篇,还有一些零零星星的随感。素素也为我高兴,为我写了不少添分量的评论。有关我的文字频频地出现在报端、电台。后来有一家影视工作室约我将我的中篇《女人突围》改编成电影。

    那天周达森为我开了个两人的烛光PATY。他为我斟满一杯红酒,温暖地笑着,认真地说:“你文学的辉煌时期来到了,祝贺你!”

“祝贺我找到了你,才找到了这一切!”我红了眼睛说。

我们的酒杯愉快地撞在一起,红色的酒浆花刹那间缤纷盛开。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