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红尘摇曳(小说连载,3)  

2010-01-20 20:36:4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乐是零三年一个女性杂志评出的“美女作家”。

于是小乐很膨胀,扬言要做中国的米歇尔,只写而且只写一部小说,要它跟《飘》一样横空出世,惊世骇俗。就为这个,小乐把她做小公务员的丈夫一丢,身轻气爽、踌躇满志地飞到我们现在栖身的这个城市中来了。我终久没弄清楚小乐是怎样走过她的零三、零四的。唇是软的,话是转的,小乐说的话跟说过的她的那些故事,在她仿佛有多种版本,说哪一个都像最真。在你也不要惊怪写在脸上,她姑妄说之,你姑妄听之。她自然清楚哪个最真。你不清楚哪个最真也要听相自然。反正都是由她的唇吐出的关乎她的事体,说者没罪,你听着也没毒。

我是零五年春天还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在一家叫“女人花”的歌吧里认识她的。那时的她依然是个美女,但已经很难看到作家的样子了。同时认识的还有戚素素,我们碰巧都坐7号台。

其实我对小乐的第一印象并不舒服。她穿过膝的黑皮靴,着黑色灯芯绒裤,超短的黑皮裙,黑白条吊带坎肩儿,拥一条长过膝的白色羊毛披肩,黑亮的直发梳成“一连幽梦”型,左耳垂上吊着个杯底大的黑耳环,脸上涂着浓重的黑白妆。样子有些邪恶,对,像个女巫。她跷着腿坐在那里,手托香腮。我也就看到了她够个性的指甲,黑白色,一个黑的间个白的。不说她该属于哪里,最起码不是这里。这是个忧伤的所在,一个疯狂追赶时尚的女子是不会放任自己溺进忧伤而不自拔的人。但这不否定我对小乐的兴趣,我还不能喜欢上她这个人,但已经喜欢上这个形象的她。我喜欢一切有个性的形象跟物事,就像我喜欢搜集五行八作的人们五花八门的眼神一个样。

“陈姐。”小乐叫总台的老板娘,冲她勾勾手。老板娘会意,马上让服务生送了盒“555”过来。小乐拿捏出优雅的样子,接过烟,在貌似谦卑的小服务生脸上猛掐一把,红唇“O”的一下,再抛去一个暧昧的秋波。小服务生红着脸受宠若惊地去了。再看小乐,缓缓舒动十指,而后款款举起“555”,娴熟地剥扯外包,那动作,俨然在镜头里,为全天下的观众表演一场给情人宽衣解带的“秀”。

“两位姐姐,要不要来?”出乎意外,小乐最先将打开的“555”杵到我跟素素面前,嘴巴甜甜地劝让,样子似跟我们很熟络,很贴己,原本约好在这儿聚聚的。素素说不会,毫不掩饰她的反感。我说感冒了不想。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小乐过于张扬的表达方式。“我就喜欢这个,贼冲。”小乐倒是一点也不介意我跟素素慢怠她的态度。那时,我一边拿眼角的余光审视小乐,一边盯着荧屏上妖娆多姿凄凄艾艾浅唱《女人花》的梅歌后,心生怀念。

这个城市不少的人很有创意,惊人耳目的这“吧”那“吧”,有如雨后长势勃勃的春笋,层层地,在林立的高楼间或是热闹的居民区,挤出一张很抓人眼球的门脸儿。被小乐热络地称作“陈姐”的老板娘,毫无疑问,很懂女人。她一定是看到了,这个一切皆在急剧膨胀的大都市里,很有一些被红尘甩落尘埃的女人花,她们有太多太多的忧伤,难以启齿,或不愿启齿,但她们需要一个空间,或者说一个角落,痛痛快快,将埋葬不掉的忧伤释放掉。所以,她就率先开了这家“女人花吧”,将梅艳芳不同版本的《女人花》,还有梅歌后从影的写真以及生活的点点滴滴,刻成四盘叫《断魂坊》的光碟,不间断地轮回放映。当然,你喜欢了尽可以在位子上对着麦克跟着音带K歌。完完整整唱下来,加收一块钱。半途泣不能歌,老板娘很包涵,算是奉送,不收钱。

“‘女人花’是个风洞,被吸进来的都是女人花。”小乐说着,优雅地往烟碟里弹着烟灰。我想想,也就是小乐这句话,让我对她的认识一下子有了逆转:这是一朵很另类的女人花,她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和感情体验。“堪折直需折,莫待空折枝,女人似花花似梦。”4号台那个枯瘦的女人正在声嘶力竭撵着字幕喊唱着这句经典。我要写写小乐的冲动在那样一个时候强烈无比。身为女人,我关注女性,关注任何女性的任何一种生存姿势,我努力让她们在我的笔端好好活着,求得自己心安,求得读到她们的有缘人思索、关注她们。我开始很有兴趣地跟小乐答话。我看到小乐眼睛慢慢潮湿了,她潮湿的眼睛突然一亮,像浓重的云彩背后突然跳出的月亮,喜悦的神色,还有她整个的肢体,解冻的春水般,涣涣地鲜活起来。忽然,她站起来,拉上我跟素素就要走。

“走姐姐们,咱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晒晒灵魂!”怕我们不去,又紧跟一句,“妹妹请客,怎么样?”

我巴不得听她的故事。而素素不愿意。小乐讪着眼神恳求素素,说:“一同去吧,姐姐,中国多大啊,人口多多啊,能聚一起就是缘,有缘就要相识!擦肩而过了后悔,多不好。再说咱都是女人,一样来到这里,没相同的经历,一定有相似的心声,是不是?”小乐倒很会说贴己的话。素素到底盛情难却了。

所谓人迹罕至的地方,小乐说是她家。我们就去了她家。

“放心吧,不会有野男人打扰我们。咱们挤一张床,要不就猫狗一样摊地板上,肆无忌惮地聊个通宵。哇,多浪漫主义啊!”小乐似畅想的样子,眉飞色舞的。

“你老公呢?”素素陪着小心问。

“哈哈,我呀,没有老公,只有男过客。”小乐大笑着自我调侃。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