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21)  

2010-01-13 11:14:47|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日子依然因思念和不安而变得油煎水煮似的难捱了。

纸包不住火,一如墙挡不住风。事情的败露,或许犹如水落石出,铁定得仿佛法则一般。做过那样一个梦后,安小雅常常会问自己,走?还是回来?就是走,也不能走向陈述;就是回来,心也难以归属。

她可怎么办啊?

周末这天,老公出差去上海了。那时天还不亮,安小雅躺不住了,灵肉一阵阵剧烈颤栗。她想见陈述,她要见陈述,即刻见到,马上见到,迫切得一如人之将死前的期待一般。

而她又不无担心,担心此时的陈述不在公司,而是在家里,就在老婆身边。她害怕伤害到另一个无辜的女人,尽管已经伤害。就像她不想伤害老公,伤害却已经实施。

她焦虑,她期待,可依然怕因不隐忍而让事情出现纰漏,尤其是让陈述难做。她不知如何是好。身边的儿子还在梦里,不知是怎样一个梦,让小家伙嘴角一咧,差点笑出声来。霎那间,安小雅一个激灵,她是一个母亲啊!她这番同样叫做刻骨铭心的爱,儿子将来能理解吗?儿子会理解吗?对这样一个母亲,他将来是依恋?还是诅咒?安小雅的眼泪霎那间氤氲而出。你有权审判母亲,因为你是儿子!安小雅低声唤着儿子,俯下身轻吻儿子的额头。你是有尊严的,谁都可以侵犯它,唯有母亲不可以践踏。儿子,只为你,妈妈愿意自省,好不好?这样想着,安小雅眼神坚定地伸手拉开床头柜第一个抽屉,拿出两片安定,没有水,她就深深送进喉头,咽下。可这样熬过了足有一分钟的工夫,她依然清醒如初。顺便又吞下两片,等等看,还是不行。

可是儿子,妈妈该怎么办啊?最终,安小雅心底里那种强烈的不安、愧疚,被一阵阵更加强烈的思念击得粉碎,齑粉不留。她不再犹豫,拇指决绝地按在手机键上,一阵急速拨动,给陈述发去信息:我想见你!!

时间刚过了不足十秒,不见回复,她就又发去一条:你在哪儿?

这次很快,陈述回复:在公司!

瞬间,安小雅泪眼婆娑,肺腑中连日来郁结起来犹如顽石似的疼痛,也须臾间消融殆尽了。随后借故将儿子托付给婆婆,她即刻迈出家门。大门口正有一辆亮着“空车”的出租。安小雅双手合十,心存感激,这是不是又是上苍的一次安排?

太阳还没到照常升起的时间,休整了一夜的城市刚刚在破晓的天光里慵懒醒来,一切还那么安静。安小雅走进陈述公司的时候,从一楼上到三楼,一个人也没遇见。但她依然走得心惊肉跳。门开处,陈述眼睛里血丝密布,样子倦怠,像似一夜无眠。

“熬通宵了?”安小雅心疼地盯住陈述的眼睛,那一刻,刚刚干掉的眼泪骤然夺眶而出。

“您好,请问是什么业务需要帮忙?”陈述深情地用力拥抱安小雅,嘴上开着玩笑。

“请问您这里收买灵魂吗?疼痛的灵魂?”

“宝贝,知道你疼,知道你痛,因为我感同身受……”

“哥!”

“嗯!”

“收去我的灵吧,我不要她了,她只是你的,她已不属于我……她疼,她痛,我无法给她慰安,真的无法给她慰安……”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