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20)  

2010-01-11 10:12:3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足足有一个星期那么久,安小雅没联系陈述,陈述也没联系她。老公回家的消息,事先她告诉陈述了。

不是不想,是在克制。

安小雅跟老公搬回家住了,儿子也从婆婆那里接了来。三口人重新生活在一起,一切的一似乎像抽刀后的水流,又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努力的也好,自觉的也罢,安小雅常常会笑了,跟老公笑,跟儿子笑。安小雅鼓动老公从超市重又购得微波炉、烤箱、榨汁机等,还跑书店买来了八大菜系的菜谱书,她很憧憬地宣布,她从此要为老公和儿子,甘愿从社会退回锅台,老老实实做煮饭婆了!小家庭的气氛一时欢畅起来,温馨起来。稠密的日子仿佛在一场昏梦里稍稍跑偏之后,入轨了。

安小雅谨小慎微地生活着。她不再走着上下班了,而是听从老公车接车送。不过在车子经过她与陈述经常迎面走来的那个路段时,她会不经意间便扭过头看。坐在车里的时间,总赶不上她步行能经过的那个时间点,她一次也没看到过陈述了。于老公身边重又目视前方,张大眼睛,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五脏六腑却在翻腾,一个又一个的缠绵时刻,须臾间纷至沓来。

安小雅时时刻刻像在等待什么意外。尽管她不想这样,可总是不得不这样,总是就提心吊胆起来。她实在害怕在老公面前大把大把空起来的时间,于是就也学着时下不少女人,在单位附近的一家十字绣品店,拿了一幅足有一块匾额大的“爱”字绣起来。一针一线,也小媳妇似的认真。其实难以认真,常常会扎了手,或是绣着绣着发起呆来。但到底,这样在老公面前,做糖不甜,做醋总还算酸些。

“嗨,算了吧,亲爱的,你就不是干这活儿的人!”老公多次抓起她渗出血粒的手指肚含进嘴里,急急吮吸。

“我就要做嘛!将来我还要为我的儿子媳妇绣鸳鸯枕、鸳鸯被呢!”她望住老公,说着笑着,心下却酸了。

有时也穿针引线,绣得蛮像那么回事。那是在想陈述的时候,想着表达给陈述的爱与思念,一针一线,针眼里,针角里,针缝里,密密匝匝,绣的全是。可绣着绣着,泪水在撕心裂肺的沉痛中,已夺眶而出。

想陈述,越压抑越想,越克制越热烈。晚上与老公同枕共眠,安小雅的身子会想得滚烫滚烫地,如同火铁一般。老公触到了,便会欣喜如狂,一个翻身,就要将她覆盖。她不拒绝,而是热烈地迎合,放声地呻吟。只是跟以往不同了,她会闭起眼睛,在老公唇上、发际以及猛烈的撞击中,寻觅陈述的感觉陈述的味道陈述的温存陈述的一切……而等老公沉沉睡去,等屋里的一切在最后的灯光中华丽谢幕,她会在突然如絮的黑暗里,静静重温与陈述走过的一幕一幕,静静垂泪,伴着灵肉深处想要冲出体外的狂想和钝响……

老公不好吗?陈述就好吗?这问题时时困扰着她,让她感觉如同绳捆索绑。可她回答不了自己。如果非要寻出答案,她不是没这样考量过,考量的结果是,老公的爱在漫长的婚姻中渐渐被一成不变的岁月设定得程式化起来,犹如一条溪流,流经什么样的河床,在哪儿转弯,在哪儿激起浪花,一年年,一月月,从始就能看到终。老公爱她,非常非常爱她,她很清楚。可老公越来越以他自己的方式爱她。这种爱的方式,总让人觉着他是想着怎样爱她,却没有想着她想怎样被爱。爱对方,是要爱进对方的灵里去的。老公的至爱却渐渐偏离了她的灵之需。而她,因为是爱,唯有享受,不抱怨。但难免会有被老公因爱不到灵里去而心生淡淡的落寞。这落寞沉睡在她的脏腑里,就成了美食也难以慰安的饥饿感。而陈述的出现,让她顿然感觉,她那种以往难以慰安的饥饿感没有了,而且知道了,那是源自于她一个叫“灵”的所在,它就那样从她的肉上诞生出来,不是隶属的,而是精神的,是振奋的,是激情洋溢的。

可考量来考量去,那意思最终仍然像似说陈述的爱很新鲜,老公的爱已不新鲜。而安小雅心底里无论如何不能赞成这样貌似有理的搪塞,因此就又沦陷进无解的困厄中。很痛,痛得像被人拧断了脖子;很闷,闷得像时常忘了呼吸。

再一次,安小雅沦陷进无边的痛楚里,水深火热。她想喊出来,想哭出来,可没有安全的时机。一个双休日,趁着儿子不在家,老公一个人陪她。她想发作了,就眼神挑衅语调冷硬地盯住老公:“老公,你要骗我到几时?你和吴莉莉不仅有事,还压根没断!”

“怎么,又来了?”老公一脸的莫名其妙。

“有人说见你们成双成对地进出单位,你们太不要脸了!”明明没有的事,安小雅说得底气十足,而且怒不可遏。

“谁血口喷人?”

“你们明明无耻,还怪别人血口喷人?!”

“没有影儿的事,给传出来,就是血口喷人!”

“能传出来就是有影儿!遮遮掩掩最是无耻!”

“安小雅!你就这么不可理喻吗?就想这样无理取闹吗?就想这样揪住不放吗?”老公越说越恼,实在愤不过,“啪”地扇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她哭了,痛痛地哭了出来。她清楚啊,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就是找茬,就是找抽。她终于惹老公愤怒了,终于惹得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她日益消瘦的脸上。她心里委屈,很委屈,不过不是因为挨老公打了。她不恼老公。她为的就是给老公一个理由,让他明白她为什么痛哭失声,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