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情人(小说连载,原创,19)  

2009-09-09 09:22:23|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三月了,细心的大漠人会惊喜地发现,料峭的春天已悄悄来到身边。

这天,天气较以往暖和得多,库克的爷爷就鼓励萨日娜离开病炕,到院子里的大太阳下晒晒暖,透透气,拉拉筋骨,长长精气神儿。伤寒病是要养,可也不能跟养爱物儿似的惯着养哩。

萨日娜也早不想这样痛苦而无谓地躺着了,一晃十多天了,再要这样窝炕上,她热爱的她的精神,会像雨后犄角旮旯里清新却极具侵略性的苔鲜,咨情蔓延开,然后将她饱满鲜活的生命悉数覆盖,一任萎缩。她不想呢。

小库克小心翼翼地端来一海碗枸杞与枣熬制出的姜糖茶,萨日娜抬起身子,一口气喝过,顿觉力气倍增。

姐姐,笪穆大叔央人给你做棉衣了。小库克指指棉被上。果然,棉被上新崭崭地盖着一套样子喜庆的棉袄棉裤,铺展的大红底子上,天女散花似的散落着白白碎碎的可爱的小花,近旁边还折叠着一条桃红的绵羊毛围巾。萨日娜病恹恹地笑了,她想起小时候每到过年的情形了,穿上鲜艳的节日盛装,蹬上漂亮的牛皮靴子,而后她愉快地转起身子,由阿吉为她缠上长长的大红腰带,一圈,两圈,三圈……

我女儿像雨露充足的小树一样长大了也长高了,像果实一样在慢慢成熟哦。

成熟好吗?

好啊,果实熟了才香甜诱人,姑娘长成了才会有男人下重礼来聘啊。

我不要男人聘,我喜欢待在阿布阿吉身边,一辈子。

傻孩子,姑娘家都要出嫁的。女人的归宿在男人那里,女人最终都要到男人身边去,生儿育女,过操劳却幸福的日子。

多么温馨的情景,至今想起,巨大的暖潮依然从皮肉暖到心灵。

穿戴一新的萨日娜脚下跟踩着棉团似的走到门口,再走不动,就倚在门上,吁吁地喘息。

北方的阳光温暖得让人直想慢悠悠地散步哪。

院子里一片空阔的地块上,笪穆一个人,不知在叮叮当当修理着什么,他那件不离不弃如影随形的军大衣搭在一边的躺椅上。他人发福了,毛衣跟牛仔裤都紧紧绷在身上,样子有些臃肿,却很强健。躺椅左旁,他心爱的“公主”卧在那里,果然有如一团落在庭院中的洁白祥云,神情悠闲地反刍着,似乎不是草料,是幸福。

笪穆听到动静,回过头来,见是萨日娜,呆呆地盯望大半分钟,而后蹲起身子,这样,那样,扎硬了一个舒服的架势,冲萨日娜打出个拍摄的手势。

您好,女士。笪穆朗声大笑着,走近萨日娜。擅自为您摄下这美丽的瞬间,不介意吧?

萨日娜恹恹地回道,您已经擅自而为了,介意……岂不自寻没趣。

笪穆一笑,抓过萨日娜的手,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知道吗,大漠的梦就是现在你的颜色。

萨日娜眉毛一挑说道,梦想……不都是绿色的吗?春天的颜色?

傻瓜,大漠的梦怎会是“绿帽子”的颜色?不,她是红的,熔岩一般火红的新娘颜色,就是现在你萨日娜的颜色!说着,笪穆伸过铁钳似的胳膊,不由分说从背后操起羸弱的萨日娜,向“公主”旁边的躺椅走去。

萨日娜被笪穆自然而然的举动惊住了,等她缓过神来,握起拳头就朝笪穆身上脑袋上她够得着的地方猛擂。怎么,没男人这样抱过你吗?笪穆酸不溜丢地问,胳膊反而钳得更紧了。打是亲,打吧。萨日娜反而住了手。笪穆突然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向后仰去。萨日娜也慌了神儿,情急之下拥住了笪穆的脖子。笪穆晃了两晃,站稳脚跟。等两人安定下来,一抬眼,四目相对,才发现脸与脸贴得如此靠近,近得睫毛就快要触到了睫毛。

没吓着你吧?

萨日娜的脸顿时红透了,她低低地说,你可真会制造紧张局势。说完别过脸去。院墙内,三五棵胡杨,细细的枝条已抽出鹅黄的春色,在一望无际的金黄的天底下,努力展示着温暖的魅力。

到了躺椅边,笪穆将萨日娜放进去,顺手从晾绳上扯过一条被子,帮萨日娜盖上,然后四下里拥紧,掖好。

你很会照顾人嘛。

笪穆目光看向远方,随即回过头来,神情正经八百地道,那是,我是个“产夫”啊。

萨日娜听着别扭,笑问,“产夫”是什么?

管接生的女人叫产婆,管接生的男人叫不叫“产夫”?

萨日娜忍不住,“嗤”地笑出声了,真有女人生产叫你去做“产夫”的?

暂时还没有。笪穆说着弯腰捡起地上的锤子,针对一个样子怪怪的家什用力锤打起来。不过我这支不断在壮大的驼队里,任何一位母驼生孩子,都是我接生,特别是“公主”那会儿,她母亲难产,那个血拉拉的场面啊。

你打住吧。萨日娜白了笪穆一眼,说道,严肃的母题,经你一解构,怎么就那么唏里哗啦地不显正经呢?

笪穆抬起头,酸酸地盯住萨日娜,一本正经地说,不正经吗,哪儿不正经了?

萨日娜被盯得不自在起来,脸好红,忙辩白道,不是这个。

笪穆冲着萨日娜狡猾地笑着,说说看,那是哪个?

萨日娜看着别处,顾左右而言它,笪穆先生,你前后判若两人的原因我能知道吗?萨日娜的意思,笪穆突然对她不凶了,她同样想知道原因。

判若两人?笪穆两手一摊,莫名其妙地看着萨日娜,而后转到萨日娜身后站站,再转到萨日娜前面来。是不是这样,萨日娜,我站你前面与站你后面,会让你有不一样的感觉?其实笪穆心里清楚萨日娜的意思,而且明白自己对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之所以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起初凭直觉,他以为萨日娜一准也是个沉浮在风尘中的女孩子。现如今这类女孩子多了去了,她们喜欢寄生在炙手可热的权力或滋生私欲的金钱之上,只想眼前能怎样,不问将来会如何。老实说,他对她们很不齿。所以刚见萨日娜那会儿,他对她不屑,甚至言谈话语中,不无羞辱。可连日来的接触,尤其萨日娜在他腔膛里的那番潜意识下的剖白,让他给予萨日娜的不屑眼神以致无比轻慢的认知,慢慢解冻了。他觉得,这个一路撞到他手下的女孩子,无论她怎样安排了她前面的人生,但现在,她想“重新来过”了。她还有思想,还有梦想,并非只有一张漂亮的脸蛋。

笪穆在搪塞她。萨日娜正要反唇相讥,就听门口有人“头儿,头儿”地叫笪穆。来人是一个高高大大脸膛赤红的小伙子,样子傻傻的,似老舍笔下旧北京的街头拼命低头拉车的骆驼祥子。

都好了吗?笪穆的神情马上威严起来,他扭转头,冲着那小伙子大声喊回去。

头儿,全……全……好了。

好吧,我马上到。笪穆说着已走到晾绳那儿,扯过他的军大衣,拎在手上。一头难以调教的傻骆驼!他独自嘟囔道。

笪穆向萨日娜挥挥手,本想告个别就走,见萨日娜瞅他的眼神很是不解,略一迟疑,便又走回萨日娜身边。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萨日娜,这里的大漠像渴望水一样渴望着文明的调教。他眼神深邃地说。

我什么时间可以去敦煌?或者有个时间你先跟我说说她?萨日娜失意而急迫的眼波里尽是热切的期待。

反正这次不行。笪穆坚定地说,教条的皮肉略略舒展开来,淡泊的神情里迅速掠过些异样的东西,异常严肃地回望萨日娜,我唯独说不好敦煌,你信吗?不过,我书房里有不少关于敦煌的书籍,库克拿有钥匙,你精力充沛了可以进去翻翻。还有,库克的爷爷阿其克老人是个敦煌通,你可以听他聊聊。好好调养身体,我走了。笪穆言罢跟萨日娜挥了挥手,走去了。

望着笪穆渐去渐远的坚实背影,萨日娜心灵的最底处,某一个沉睡的角落,极端隐蔽的所在,忽然掀起些难以名状的波涛,汹涌地妄为开来。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