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情人(小说连载,原创,17)  

2009-09-07 09:40:0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日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一间屋子里,身上盖着两条八成新的棉被。身下是炕吧,很烫,燠热难耐。她就试着动一下自己,可不行,胳膊腿都酸软无力。她突然一阵慌乱,好像赤着身子!不行,萨日娜一下攒足了劲,先是双峰,后是小腹,还好,她触到了依旧完好穿着的她的“婷美”内衣。此时,它们就如同她贴心贴肉的闺中密友,让她在这样一个莫名的境地里,感怀不已。

外面的太阳一定出得好。因为张眼处,正有几条破窗而入的光带,光带中欣然浮动的尘埃,一水的金色,璨璨的,闪着萨日娜惺忪的目光。这是白天,她只是无法判断这是一天里的什么时辰。

自己准是病倒了。可这是哪儿啊?房间的装潢与布局似曾相识。四壁与天花板皆用石膏塑成各种纹饰和图案,配以颜色艳丽的壁毯和各样古朴造型的红木家具。外面应该还有木制的回廊、房檐、台阶、扶手吧,而且也刻上不少精细的纹饰与图案。这正是极具西域风情的维吾尔民居。萨日娜在网上阅读过相关的文字。和她的民族一样,维吾尔民族热爱生活热爱自然,他们在房前屋后喜欢种树栽花,于是在建筑装饰中也习惯于用植物纹样,像葡萄、石榴、无花果、巴达木、波斯菊、大丽菊、鸡冠花、向日葵、麦穗、棉花、豆荚等,他们常种的这些花草都可以在他们的房屋中找到惟妙惟肖的纹饰或图案。维吾尔民居与他们蒙古人家的蒙古包有很多共通之处,最显要的一处就是都喜欢用大红大绿大紫等用到极致的色彩,这是丹青作画时用色的大忌,却被崇尚自然与膜拜神灵的民族其热情、奔放的性格所轻易破解,不是显得俗气,而是凸显一种难以企及的大气。

这房子糅进了一个怎样的艺术生命?虽然不够斑驳沧桑,给人时光、风雨之类的怀想,但它那么容易让她想起了家乡,让她潸然泪下。这是哪儿?该不是被笪穆卖了吧?不会,不会。她嘲笑着自己,尽管她琢磨不透笪穆端的为何凶神恶煞地对她,但她相信笪穆的人品。一个人的人品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萨日娜稳稳情绪,努力向着院外“咳”了两声。马上就有大脚板踩踏地面的声音传来。好,有人。

进来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双手垂立炕前,样子必恭必敬。笪穆大叔说你能醒哩,让我好好守着你哩。我一直在这炕前头盯着哩,刚出去给“公主”喂过水,你就醒哩。

男孩子看上去有些愣头愣脑,却很可爱。萨日娜冲他笑笑,有气无力地,小哥哥,你的笪穆大叔呢?

男孩子搔搔头,跟个女孩似的扭捏着,你问笪穆大叔,他带队去敦煌哩。

萨日娜心头一沉,噢。转而她急切地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就回哩。

你叫什么名字?

库克。

是个好听的名字。

真的哩?小库克马上认真反问。

是呀,很好听。

嘿嘿。小库克局促地笑了,姐姐可喝水哩?

萨日娜点点头。

小库克拿一只蓝边的海碗倒了满满一碗茶水,端到萨日娜跟前。萨日娜身子虚,抬不起头。小库克就将海碗放炕沿上,爬上炕来,伸出细瘦的左胳膊操起萨日娜的脖子,右手轻巧地扣起茶碗,送到萨日娜嘴边。

萨日娜一低眉,很自然地望到小库克张满口子的粗糙的小黑手,她赶忙大口喝水。不行,茶水太咸。她到底忍不住了,皱了一下眉头。

甜不哩?

甜!萨日娜用力点头。小库克的眼神分明别有期待。

这儿水甜,烧出来的茶水当然甜哩,可笪穆大叔总说我烧出来的茶水是咸的哩。小库克的眼神亮亮的,竟一时手足无措起来,一准是笪穆大叔的舌头出了问题,可他就是不去看医生哩。

萨日娜冲兴奋的小库克赞同地笑笑。

姐姐可饿哩?

不饿。

姐姐可解手?解手我去给你掂尿盆哩?

这孩子可真够憨厚的,这让极度虚弱的萨日娜羞得脸红。而一大碗茶水下肚,脆弱的膀胱明白无误地张扬着不释不快的憋尿痛感。

不要不好意思,笪穆大叔就这样吩咐我哩。小库克振振有词地重申。

萨日娜又笑了,心说这孩子,难道还没被启蒙,压根就不懂男女有别吗?可她也只好红着脸问,还有别的人吗,比如跟姐姐一样的女人?

没有女人哩,只有我爷爷。可他这会儿出门哩,只有我哩。

那,你去办吧,姐姐要解手。萨日娜努力像个姐姐,将自己的意思说得自然而然。

萨日娜从小库克嘴里得知,他有一个上大学的姐姐,为了这个姐姐,他的爸妈都去南方打工了,家里就剩下他七十多岁的爷爷和他了。他们都在笪穆这里做事,爷爷帮笪穆喂骆驼,他帮笪穆做些力所能及的小活计,挣得的钱除了当紧的花消,节余下来的依然拿去填补他姐姐高昂学费的亏空。

库克,你这个年龄还应该坐在教室里读书,怎么就不读了呢?

我爷爷说哩,在我们这样的穷地方,男娃子读再多的书,最终也要像我爸爸一样哩,为养活老婆孩子,去到外面打工。我爸爸也是这样说,不读也罢哩。小库克的口气倒是很壮。

读书不好吗?

不好哩。

怎么会不好?

就像被死死绑在板凳上,堵进教室里,不好哩。

书里有好多好听好看的故事呀,怎么能说不好哩?

可我爷爷的故事比书里还多哩。

小库克很拗。这让萨日娜感觉有些堵。库克,你的理想是什么,比如你长大了最想做什么?

打工哩!跟我爸爸一样,等娶了老婆养了孩子,就去打工哩!

萨日娜突然想到书里讲过的一个放羊娃的故事,就忍不住问库克,库克,等你娶了老婆养了孩子,你想过让你的孩子做什么了吗?

小库克有些害羞,两只小黑手局促地搓来搓去。

萨日娜很期待,就盯紧小库克,等他说出一个别样的答案。

打工哩!许久,小库克说道,样子依然很坚定。

萨日娜闭闭眼睛,库克,姐姐累了,想睡觉。

好,姐姐睡,我在这儿守着哩。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