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沙依巴克(小说连载,原创,28)  

2009-09-21 06:51:2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笪穆一整天都待在宾馆里,招待北京来的哥们老舟和另外几个慕名而来的文友。

雄踞在沙依巴克镇西北角由胡杨林怀抱着的一处颇具西域风情的建筑,便是镇上唯一的一家宾馆,大门上方的匾额上,用综艺体书着:聚四海。

兄弟,早听说你的“聚四海”已扬名四海,今天一见,果然不俗。名字不俗,书写也不俗。老舟说。

还请老哥评点一下。笪穆说。

聚四海,集八方精髓,聚四海宾朋,通俗,意境却不俗,有创意。还有这书写。我进来越来越喜欢这种综艺体美术字,它虽然从黑体美术字变化而来,但它较黑体美术字笔划形状更自由,走向更婉转。你的选择没错,很见功力的书写,使得你的馆名既彰显了庄重之美,又挥洒了俊秀之气,还流露出较强的时代感。高,实在是高!

哈哈。笪穆大手一挥,扬声大笑,说老哥,咱俩一别,你是不是尽扎文人堆了?你可越来越酸了?放心,你今天不夸兄弟,也有你吃的饭,喝的酒。

怎么,这是笪穆大哥书写的?这时,文友中号称“江湖一瞟”的小赵一脸讶异地问。

怎么,兄弟,你也要恭维老哥几句?我告你,老哥不是个喜夸的人。

小赵一副谦恭的实话实说的样子道,不是恭维你大哥,是再怎样恭维,也不及您的高度。

哈哈。笪穆又是一阵豪爽的笑声,说老哥以前也是个文人,有幸这会儿不当文人了。文人就是文人啊,可以把马屁拍出牡丹花来,功夫!不过不是我损人,当今的文坛再不是少女似的清纯了,一提笔不是女人出轨,就是男人欺世盗名,要么随随便便成功,逃避,媚俗。老实说,有些文人连个榨油工都不如,榨油工从大豆、芝麻中榨出的油实实在在,而他们从字句、篇章中榨出的味道,说句倒胃口的话,就像一口甘蔗他嚼了半拉,要想知道味道,你得接着帮他嚼,说不定还要多次反刍。好,好,我看咱们该去吃酒了。溢美之辞,留住点儿,别到了酒桌上,看到那么一大桌色香味绝佳的美食,目也瞪,口也呆,却哑火了。

看吧,这就是我的笪穆兄弟,傲慢无礼,狂放不羁,针扎不进,水泼不进,横竖油盐不进。你想挑他,你找不到他的软肋。啧!老舟大笑着摇头慨叹。不过,狂放之人,自有狂放的资本嘛。屎壳郎就是团悠粪蛋子的命,你愣让它学知了飞到树枝上歌唱,它总敢?它总能?

大哥这话实在,兄弟爱听。笪穆说笑着示意一行人往宾馆西院走,边说,这个比喻恰恰回答了中国文学为什么迟迟攻不下“诺贝尔”。其实这几年我也想过,我热爱的文学是干什么的?如果什么也不能干,不如到这大漠大西部凡是有所渴望的地方,为他们奉送些力所能及的希望之光。言毕,笪穆笑说,我这是守着瘸子说短话,见着和尚骂贼秃,哈哈,弟兄们,我嘴臭,多担待啊,多担待。

一行人各有心情地笑了。老舟笑过说道,兄弟,乌鸦嘴一张容易,到时惹得网上对你大搞“人肉搜索”,其果难负啊。

宾馆分东西两处院落,东院是建成动物园式的骆驼馆舍,西院住着四海云集到此的游客和商贾。西院二楼三楼是客房,一楼建有各种场馆,大漠文化展厅,集各种乐器的演播厅,集全国各地菜系和风味小吃的特色餐厅,民俗馆,风情馆,桑拿馆,足道馆……别处宾馆没有的它有,都有的它又有所不同。与其说“聚四海”是一座静止的建筑,不如说它是物化了的笪穆。的确,它竭力张扬的大漠风情与西域文化魅力,正是笪穆殚尽一生所要求索的祥和紫气。

在宾馆餐厅的莲花厅,一桌菜点精致的被浓缩过的满汉全席已摆在那里。

来来,笪穆招呼道,咱今天痛痛快快享受一回皇上享受的日子。

老舟表情夸张地吸溜吸溜涎水道,要我说,最该讲究“色相”服务的,当属餐饮业,而餐饮业中最精通最能表现“色相”的,当属这满汉全席。

老哥,还真让你给说着了。我告你们,当初兄弟那感觉,就像一嫖客面对的是世界一姐,她邀你上床,你未必敢脱裤子。

饭间,笪穆极有兴致地谈起这满汉全席。他侃侃而谈,说清朝乾隆期间,正值鼎盛时期,政局稳定,饮食市场随经济的繁荣空前繁荣。当时称雄饮食行业的当属这满汉全席,分为“上八珍”、“中八珍”、“下八珍”,其中最受朝野欢迎的满族八大碗,即是这全席中的“下八珍”,今天咱们桌上略有体现。哎,看这个,叫小鸡珍蘑粉,这个,叫阿玛尊肉。说起这阿玛尊肉,那是有掌故的。阿玛尊肉俗称努尔哈赤金肉,是清太祖努尔哈赤时代流传下来的,它是八大碗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菜品。据《竹叶亭杂记》记载,努尔哈赤统一东北后建“堂子”,立竿祭天,必选择毛纯黑无一杂色者,于神前割之、烹之。后来用兵及大事需要祭祀,必有这道阿玛尊肉,至尊啊。好,回头咱再说说这八大碗,学问也大着呢。据《满族旗人祭礼考》记载:宴会用五鼎、八盏,俗称八大碗,年、节、庆典、迎、送、嫁娶,富家多以八大碗宴请,尤其做法,极有讲究,扒、焖、酱、烧、炖、炒、蒸、熘,集中了所有的烹饪手法。只听听,也会馋涎欲滴啊。来,尝尝,尝尝。我这里的厨房老师,那可都是国宴级的,像八大碗中的雪菜炒小豆腐、卤虾豆腐蛋、扒猪手、灼田鸡、小鸡珍蘑粉、年猪烩菜、御府椿鱼、阿玛尊肉等,于他们,那是拿手好戏哪。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豪饮海侃,一拨人不觉从中午已喝到晚上。就这还没完。文人相聚,免不了要整些貌似风雅的酸事。这不,晕晕乎乎的一大帮正在轮流“献丑”,你歌一首自己的诗,他颂一段得意的“拙作”。

最后轮到笪穆。笪穆喝酒海量着呢,老舟揭他,北京的时候,人称他“醉不倒”,常人一般一斤的酒量,他一斤半刚晕。所以一桌子已眼发直脚底没根儿,他依旧气定神闲,谈笑自若,仅面色红润,而已。

好吧,我也不假意推辞了。笪穆朗声说道,这几年我几乎挂笔了,值得卖弄的东西,没有。这样,我给诸位朗诵一首海子的《日记》,也算借花献佛,一助酒兴。说话间,笪穆端起水杯,痛饮一口道,哈,造造情绪。海子,《日记》。笪穆声音一下低沉下来: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朗诵到后来,笪穆两眼已水色氤氲,自觉失态,忙自斟一杯,说道该罚该罚,一仰头,一个醍醐灌顶,一饮而尽。

诗好!酒量也好!一桌人拍手赞喏。这时,老舟凑过来,涎皮地问道,兄弟,有想的人了?

笪穆“嗨嗨”一乐,调侃说,还真有,要不能这么动情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