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情人(小说连载,原创,25)  

2009-09-16 07:08:5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笪穆铁着脸一声不吭,车子载着萨日娜,沿沙漠公路,一路向南。

萨日娜竭力压制愤怒的情绪,但到底压制不住。为什么?为什么,笪穆先生?告诉你我不怕受伤,而那些孩子怕,你懂不懂?

“三菱”渐渐偏离了沙漠公路,向大漠深处驶去。很快,车子在大漠深处一块醒目的巨石前停下来。此刻,落日西沉,燃烧的晚霞渐次熄去火色,与向晚的大漠一同沉入远方苍凉的地平线。

你冷血!你无趣!你僵硬!你这头震怒的骡子!萨日娜依旧愤怒得不可遏止,难道我错了吗?是到这儿来认识了你笪穆先生错了?还是给孩子们当老师错了?那群可爱的孩子需要老师,而我想做他们的老师,这错得很让你不理解吗?

好了!突然,笪穆狮子似的一声怒吼,萨日娜女士,谁答应你做沙依巴克的老师了?老师是什么?是圣人!是塑造灵魂的圣人!而你的灵魂塑造成型了吗?无懈可击吗?纯洁无暇吗?你以为教书即是育人吗?

萨日娜被笪穆几欲歇斯底里的怒吼雷到了,灵与肉霎那间像被乱枪挑起,她震怒,她窒息,她疼痛,她要申辩。然而,除死死盯住同样怒不可遏的笪穆,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而笪穆还在继续,一个灵魂还有待塑造的人,何谈塑造他人?你说,你是来这儿反省来了吗?这儿可是你自我救赎的圣地?是的,孩子是无辜的,他们纯真的心灵不懂私欲,更不懂得为一己的私欲出卖灵魂!萨日娜女士,你尽可以安安静静呆着,呆到健健康康游完敦煌毫发无损地离开沙依巴克!告诉你,你无权去搅扰那群无知却渴求知识的善良蒙童,不能!他们需要的是这块墓碑下静静长眠的方玉璞一样的老师,将灵魂和梦想长长久久无怨无悔交给沙依巴克的真的人!

墓碑下长眠的方玉璞,是山东来的支教老师,两年前查出肺癌,晚期,她却什么也没透露,一直坚持到学期末。所以都留在这儿了,一切的一切,都留下了……

吐出最后一个“人”字,笪穆一拉车门,三两步奔到墓碑前,神情不再盛怒,而变得无限肃穆,跪下,掌心相抵,久久默哀。

车上,萨日娜兀自呆呆地出神,她委屈啊。本以为自己这样做,即便不能博得笪穆夸赞,也会得到他的认可……想不到,笪穆先是拧住了她的脖子,再向她举起鞭子,而且是一顿无情的抽击,抽得她目瞪口呆,尊严扫地。好,好,再一刀劈来,她刚刚寻得的无上尊严轻易就被豁开了,而那新冢里的“丑”,不曾修复,又被揭疤。

那边,笪穆已站起身,在方玉璞老师墓碑前又站了一会儿,回头冲着车上的萨日娜喊道,美丽的女士,你难道没有下来瞻仰一种精神的冲动吗?

车上没有回应。

嗬!笪穆冷笑着往回走,刚拉开车门,他“惊”的一跳,萨日娜沉静如冰的容颜上,大滴大滴的眼泪,在静静滑落。笪穆一下愣住了,他懂这样的眼泪,他的第二部小说《静静地怒放》中,女主人娜塔莎就常常这样流泪,因尊严而抗议,因坦荡而隐忍,因宽容而沉默。他喜欢他赋予她的人格魅力,那是一种母性与人性的张扬,一种女性唯美的大美。

笪穆蓦地冷静许多,默默地,他随手带上车门,坐下来,点燃一棵烟,深吸一口,重重吐出。夕阳已完全沉没到苍凉的地平线下,夜色迫近,大漠的雄浑渐次凸显出一种人类无可透视的自然的神秘。

烟雾里,笪穆教条的神情有所舒展。他的内心里正不平静呢,自觉对萨日娜喊出的那些话重了,不免自责,歉疚。许久,他吐出一串烟圈,直到烟圈消失殆尽,他方伸手抽出两张纸巾,轻轻碰碰萨日娜。自称楔子的女人打来电话,她说她很想你,让你好好生活。此外,她让告诉你,一个叫高括的男人在寻你的途中遭遇狼群了。

高括遭遇了狼群?这噩耗听得萨日娜身子猛地一震,她转脸望向笪穆,连说不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笪穆冲她重重地点头。即刻,萨日娜热泪夺眶而出。她哭出声了,悲伤得像个孩子。她泣泣咽咽,眼睛望向遥远的天外,那儿仿佛行走着一个不屈的灵魂,而他需要她的祭奠,哪怕已经迟到,已经虚无。这样想着,萨日娜哭声更高了痛了,是哭高括,怕还哭她的委屈。笪穆被这哭声闹得心烦。他最怕看到女人哭,因为他从来不会规劝哭泣的女人,反倒被弄得手足无措,今天也是。不哭,不哭。他掐灭烟头,拿手掌拍拍萨日娜,拿纸巾给她擦泪。

还有一个男人的电话,他叫萧向东。

萨日娜身子再一次猛地一震。她瞬间明白笪穆跟她发火的原由了。

能听听你的故事吗?

萨日娜心酸地盯一眼笪穆,点点头。许久,她轻轻跟笪穆述说起四年前他们即将毕业时那届联谊会上的那个故事……

不堪的往事让萨日娜泪流满面。一只笼子找一只鸟不是悲剧,一只鸟找一只笼子就是悲剧了。她幽幽地低语,我后来常常陷入自失,我是自个儿糊里糊涂撞进萧向东的金丝笼了。再桀骜的马驹,一旦对人有所求,一旦被戴上嚼环、马鞍,任你再怎样不驯,也会慢慢安静下来的。事实无法改写,我是自己把自己卖了,为的一个梦想……

梦想是高贵的,只是你把自己的价值估低了。盯着眼前这张由泪水打湿的脸,透露出一种清纯可爱的让人不愿抗拒的美,不由得,笪穆心底里涌起一股温情来,臂膊一伸,将她揽入怀里。

黑夜继续深去。

让我试试,可以吗?给我一次救赎的机会,可以吗?

你不打算再回到那种境地里去,但这并不代表你能吃得下这里的苦。这块土地不缺梦想,而是缺少意志和耐力的守望。我起初都有些受不住,一度产生过退出的念头,差点就抽身走了……生活不是想当然,她需要你实实在在地付出,而给予你的却不一定就是你想要的回报。

生活总是先要开始的,萨日娜坚定地说,就像河流,有了源头,就能知道它的流向和流程。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