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下半场开始(小说连载,原创,9)  

2009-08-28 08:12:5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面又在落雨。江南的雨仿佛怨妇的眼泪,说来就来。萨日娜缩进沙发里发了一会儿呆,而后起去打开邮箱,清理里面的邮件。突然她停下来,坐正身子,轻舒一口气。追风的帖子。

追风:拜托,脑子可清醒了,羔羊?

追风:?

羔羊:!

追风:不认识了?拜托,翻翻以前的聊天记录!

追风:怎么,你要说不是你吗?

羔羊:哼,什么嘛,乌七八糟的,在人家这上面瞎聊什么嘛,哎哟,气死人了耶!

追风:真的不会不是你吧?

羔羊:哼,二丫,三妞,还是五幺,要么是十妮子,等着瞧,我跟你们没完。

追风:好厉害的丫头!哈哈哈哈,我眼泪下来了。

追风:你寂寞……

追风:晒晒你的情感可好?

追风:怎么了?

追风:说话呀!

追风:哭了?

萨日娜没哭,不过心情被“你寂寞”冷丁地给碰疼了,仿佛那儿有个疤儿,不小心让人拿指头戳到了,溜溜的疼。看着追风的帖子追债似的追过来,她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追风:触到你痛处了?

羔羊:哈哈,你不要叫追风,叫追债好了。

追风:关心一下下喽。你有多漂亮?

羔羊:不,很丑。

追风:哈哈……哈哈……用我们东北话说,你一定贼靓。真丑了,就跟人护了。

羔羊:你一准没老婆。

追风:怎么说?

羔羊:把一座山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就不再看它是一座山了。

追风:什么意思?

羔羊:不是意思的意思。

追风:不是意思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羔羊:是意思的意思。

追风:哦,有些懂你的“不是意思的意思”和“是意思的意思”了。这样吧,我们俩试试?

这端萨日娜“嗤”的一声。能预见到,接下来追风即便不是真的认真但也要谈及一些认真的话题了。有些认真似盛夏的热风,除了吹过,再无意义。果然是这样,随后追风发来一张内容龌龊的图片。接着又是一张,漫画小人儿换成了真的男女。此后是第三张。这是怎样无聊到无耻无畏的一个男人?萨日娜有些恼,而身体里已是一排巨浪滔天袭来,瞬间将她吞噬,她窒息,她震荡……而最终,她夹紧大腿,抖索着点动鼠标,将有关“追风”的所有帖子一股脑儿彻底删除。与其对网络里的某人认真,不如说是在对镜子中被空想出来的自己认真,丢开镜子,你什么也抓不着。这道理不难摆话,一如你亲自抛起一颗石子,石子上升以至下落的时候画出一条抛物线,当时即便你清清楚楚看到了石子走过的弧线,甚至明明白白感觉到它的弧形如何美丽,而你梦想紧紧握取它,无异于画饼充饥。

当天午后,萧向东大包小包拎着回到萨日娜这里。进得门,还在换拖鞋的时候便一脸讪笑地嚷上了,宝贝,快来快来,看我都为你买了什么。

萨日娜正立在鱼缸边发愣,听到萧向东讨好的叫嚷,扭回脸漠然地说,糖衣炮弹呗。

哈,糖衣炮弹?如果是,炮弹我吃,糖衣给你,好不好?萧向东边说边“哈哈”大笑,响亮却恓惶的笑声,震得角落里午休的蚊子也呆不住了,一骨碌飞起来,张皇四顾。原谅我宝贝。萧向东上来拥住萨日娜道,我现在活得越来越没寄托了,知不知道?钱再多,没有寄托的生活很让人难受,知不知道?事情的确被他搞糟了,他不想任其糟下去。他想想,他还真舍不得这个小女人。他爱她胜过她爱她自己,更胜过自己爱自己,这小东西却不明白。

萨日娜任萧向东拥着,鼻孔里却再一次“嗤”的一笑,无语。这就是萧向东,富得跟国库里的硕鼠没两样的萧向东的逻辑?像似一切的不快大手一挥,都能听话地跟你“拜拜”着随风而逝。她当初从他那里领受到的自信与宽宏慷慨,倒越来越像依仗财富和地位的任性妄为。一切依然要由他把持,以他为转移,而不是以她。而这样的“嘿,来食!”的对待让她感觉屈辱。她倒越来越想要让他知道,她的尊严不是挂在墙上的镖盘,由得他将尖锐的镖头一次次凶狠地扎进去,再自鸣得意或是头一歪手一摊遗憾着走过去、拔出来。

宝贝。萧向东一句一个“宝贝”地唤着,拥在萨日娜小腰上的手正要动作,手机响了。他一番忙乱,接听,此后“嗯嗯”地应着亲萨日娜一口,小声说有事,便又“嗯嗯”着走了出去。

萧向东离开了。她这里就要发生多么大的一件事啊,他竟然没能觉察。他怕只关心她的肉,而非她的灵了。而她近来最迫切渴望的,是她的灵能被抚慰到。她倒是越来越害怕灵魂饥饿,而非肉体落寞。萧向东不懂她了。

萨日娜走去为自己泡了一杯玫瑰人参茶,而后慢慢踱回电脑前,坐下。萧向东来之前,确切些说是萨日娜起去喂鱼之前,在众多应征者中,她点出一位叫“笪穆”的男人跟出的资料帖子,印象挺深刻。男人好丑,体格倒健硕得像头骡子,袒露的臂膀上肌肉块山包一样跌宕起伏,潜聚的力量在朱古力色的皮层下虎视眈眈地觑觎着这个世界,哪怕一点点的侵犯,就能惹它火山一样爆发。问题他怎能长得这样惨不忍睹呢?又大又厚的嘴巴,尖挺的鼻子,一条黑色眼罩斜跨在古铜色脸膛上,穷凶极恶的样子,别说拉到稻田里吓鸟了,阎罗见了怕都要吓得半死。他竟然就是个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证》上,的的确确是他,笪穆,四十六岁,新疆维吾尔族人。资料还介绍:笪穆,作家,只是已挂笔,现在敦煌西北方向离敦煌近五十公里一个叫沙依巴克的小镇上养了50只骆驼,几年前在沙漠中开拓出一条骑骆驼到敦煌的旅游专线,献身旅游业了。这家伙要向一个成功的儒商努力迈进呢。资料还说,沙依巴克定会成为一方拥有大漠和西域风情足以吸引中外游客眼球的旅游胜地。如今那里的胡杨已成气候,那里的小镇已具规模,而且2010年春天,那里将举办一场世界级的汽车拉力赛。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