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下半场开始(小说连载,原创,8)  

2009-08-27 08:41:22|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随人愿,回应的帖子一夜间仿佛雪片,纷至沓来。这萨日娜早知道了,梦告诉她的。她的梦总是很准。她的额吉说她是个人精。而萧向东说她是个小妖精,吸他的血,最终还要拿走他的命。

翌日十点一刻,萨日娜已坐在电脑前,轻点鼠标,瞪起俩挑剔的眼仁儿,在激情燃烧的雪片中“扒拉”起来。这工作有些像小孩子为海绵挤掉多余的水分,兴奋而有趣。

电话就在这样一个时候响了,兴师问罪似的。萨日娜忙伸手拿来,是萧向东。宝贝,一会儿我回你那儿。

怎么,前天没喂饱你?萨日娜有些不高兴。

萧向东道,是呀,饥饿着呢。接着,他“唉”的一声道,我这两天又开始心惊肉跳啊,吃啥都没味,看啥都心烦。人家养孩子,我萧向东是不是养的狼崽子?才刚消停两天,就又跟老子呲牙了。哼,都是烂泥!都是糊不上墙的烂泥!胎毛都没退干净,乳臭味都还刺鼻子,就敢掰老子的手腕子。MD,你们不乐意老子罩着了,能耐的,出去,出去打片天地来老子瞧瞧!一个个真能耐了,老子倒乐得让贤,乐得像那老娘们儿说的,趴女人的肚皮上悠着去。MD,这年头是不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多了?倒是吃不上的他上竿子亲你,能吃得上喝得上花得上拿得上的,他倒伤你没商量!

萨日娜听得嫌恶起来,忙说挂了吧,我要的桶水送来了。

好好,等着,我一会儿到,领你看海去。说完,萧向东那端“啪”的一声收了线。这边,萨日娜握住听筒,自失了许久。她仿佛嗅到了山雨欲来的潮腥味道。

十一点三刻,萨日娜已坐进萧向东的宝马车里,车子一路飞奔。样子颓败的萧向东神情凝重,而又杂陈些莫名的兴奋,右手紧紧扣住萨日娜有些冰冰凉的手,在这熙来攘往、车水马龙的要道上,害怕一不留神,将她给弄丢了似的。

车子奔出城区了,依旧一路飞奔。恰是江南的早春时节,小山,秀水,田野,村庄,沿途的行道树,以至吹面不寒的妩媚惠风,从沉睡中复苏过来的一切们,仿佛初恋的少女,正在一点点地袒露羞赧的心迹,鲜活,明丽,要人冲动。

萨日娜眼睛不觉有些湿润。她想起第一次萧向东带她去看海,那时,萧向东也是这样紧紧扣住她,而那完全是另一番心情,另一个萨日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那时的萧向东人生、事业都处在巅峰,让人仰慕,尤其是对生活充满憧憬的女孩子。她刚刚好是这样,邂逅了,开始了,他要她跟他好,她也想日日跟他好了。如今,那般新奇的情愫早已被一种厌倦的情绪风干成一颗坚果,只是在核心的地方,还留有丝丝缕缕的感激和想要逃避的不安。

大鲨(萨日娜当初对萧向东的昵称),有来世吗?

不知道,但愿有吧。怎么,想起什么了?

没什么,只……想想。

大鲨,我们像私奔呢。

私奔?冒傻啊?不过,我萧向东倒是还有足够的精力能陪你玩一次私奔。

……我是在说,我们这样的情形多像私奔,风驰电掣地,想要斩断身后一切的羁绊跟牵扯,只要两人未卜的前程。说出这些话,萨日娜却顿然觉得肺腑像被什么东西钝击到了。四年前同样的情景同样的问话,却是不一样的回答。真真是时过境已迁、物是人已非?

慢下来的车子里,一时寂然。

曾经幻想有一条无尽的路,可以永远这样奔下去,也好呢。而现在,萨日娜有些怕,怕这样一条路真没有了尽头。还是逃掉好,还是逃掉了好。

海又大了吗?

说什么呢?萧向东偏偏头问。

说傻话。萨日娜轻轻地应。

车子继续飞奔。一阵沉默过后,萧向东终于叹出一口气,神情阴沉。萨日娜一个激灵,带着腥味的山雨端的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自作主张?

等你发现啊。萨日娜心下忐忑,语调却极力轻扬。这就好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新大陆存在了多久?不知道,但可以想象,它苦苦地存在只为等待哥伦布的到来。哥伦布要生在哪儿、什么时间生?不知道,但可以相信,他无论生在哪儿什么时间生,都只为新大陆而来到人间……

你在说什么?

在说话啊。

净整这虚头八脑的逻辑绕我是不是?

什么叫虚头八脑啊?吐出这句话,萨日娜悬着的心已在徐徐落定。她从后视镜里窥见萧向东一脸的莫名其妙,知道他的意思不是她担心的意思了。此后,她嘟起嘴巴,朝挡风玻璃使劲吹了一口气。

吹什么呢?萧向东问。

吹气儿。她答,心下清楚,堵在胸口的闷气舒出去了。

你何苦去惊扰她?她已经像一潭死水,不打算跟我争什么了。你这一去倒好,她跟儿子又闹上我了。唉!你们咋都那么不让我省心哪!

要不我离开?萨日娜口气像耍。原本不想这样说,还是说了。要想看清一个人的本质,或是想知道一个人怎样看你,够不够爱你,最好的方法就是激怒他,将他的心志逼退到极限。她相信,这样的话能激怒萧向东,能够剥开他的肺腑肝胆,让她再看看他的本质,他本质里的她究竟还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他端的怎样看她了。

离开的时候?果然,萧向东瞬间如同一头被几只丑陋的柴狗戏弄到了的金钱豹,一下红了眼睛。哈,萨日娜,你也开始嫌弃我了?嫌我老了?是不是这样?是不是这样?什么时候?告诉我,是什么时候?我萧向东就那么好蒙蔽吗?那个老女人领着一帮小的想要蒙蔽我,得逞了吗?商界里情场上,想蒙蔽我的多了,都得逞了吗?MD,谁也休想蒙蔽我,糊弄我,包括你,萨日娜!你以为你离得开我吗?离得开这种衣食无忧的生活吗?你还能吗?你难道不明白,这个四年我给予你的,你十年甚至二十年能捞取得到吗?这年头啥形式你认不清吗?你以为女人不依靠男人就那么容易生活?你以为还会有我这样的男人愿意陪着你玩你的天真烂漫?萨日娜,动动脑子,这会儿满大街走着的都是没有工作的人,你想加入到他们中间去?你还有四年前那样的资本和傲慢吗?

嗤!萨日娜“嗤”的一声哂笑,没再说什么。其实她想大声嚷出来,是吗?要不要等着瞧?告诉你,我的资本和傲慢不是还有吗,而是都还好好地活在我的身体里!但她不屑说话,不屑解释,她选择沉默,继续看他表演。况且这样的时候,任何解释都会被轰成炮灰。

还有,高括那小子找你干吗?你们背着我都干了什么?我萧向东不明白,萨日娜,我给你的是不是不够好?不够多?你说?哈,你无话可说了,你理屈了,是不是?此时怒吼的萧向东猛打一个方向,车子拐进了路边的麦田里,而他的愤怒却更高涨了。告诉我,萨日娜,你是不是拿我的钱和房子养“二爷”了?你好意思你?看我不中你的意了,就生二心了?就又傍上了别的男人?你知不知耻?知不知羞耻你?难道我萧向东看错你了?你萨日娜压根跟一些女孩子没两样?贪图钱财,贪图想乐,靠着几分姿色,什么都可以出卖!

这下萨日娜忍无可忍了,遭受如此羞辱的她感觉愤怒的反击都堆在了舌尖上,她咽不回去,她桀骜的性子让她无论如何再咽不回去。萧向东!她大声嚷了起来,我告诉你,我萨日娜明明白白告诉你,我要想爱,你挡不住!可我还真想正大光明爱一次!踏踏实实生活一次!你想不想试试,你管得了管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