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下半场开始(小说连载,原创,7)  

2009-08-27 08:38:2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的江南,天还有些料峭,萨日娜赶忙离开阳台,回去梳洗,待简单地梳洗一番后,去厨房胡乱整些吃的。她总是能够这样简单和胡乱,因为她有着简单和胡乱的雄厚资本。

此刻楼下不远处,沿街叫卖的各种小贩嘹亮的吆喝声阵阵传来,几声慵懒的狗吠杂陈其间。这一切都曾经在萨日娜的画作中美丽重现,有如活过来的记忆,要她动心。萨日娜的逻辑,这些平民的声音之于一个城市,远远比那些嘈切的背景音乐以及急切喧响的汽车鸣笛,更接近音乐。

而在电脑前刚一坐下,斩不断的烦忧便又汹涌着来了,而且被它无情掏空了的身心,仿佛羊群刚刚迁徙过的草场,凌乱得不堪收拾。好吧,就这样。愣了足足有一刻钟,萨日娜鼓励着自己,键盘一阵舞动,很快,面板上就排列出了如下简约的文字:

本人欲求一位资深的男作家当向导,敦煌本土人优先。年龄在三十至五十岁之间。相貌不限,入眼就行。身高不限,能背起半人高的行囊就行。体能绝对要限制,一旦我倒下了,要能将我扛回呼伦贝尔大草原去,那儿是我的家乡。

注脚1:当然是游敦煌。(怕傻瓜不明白,特此注明)

注脚2:男人有如一粒粮食,历经三十年生活与时间的沉酿,才会有美酒的甘醇与尊贵。一个男作家有如一颗黑钻,历经三十年沉默与坎坷的砥砺,才会有深邃的思想跟纯熟的目光。(圈住的男作家少矫情,圈外的男作家少滋事。纯属个识,呵呵)

敲出这些文字,连同自己的照片和修正的简历,萨日娜一并上载到各大网站上去。好了,全是“发送成功”,她如释重负。事情做下了,如同水泼出去了,她等待承受,也许还有拷问,以至审判。

某一天你跑了,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你抓回来,我们的缘分没那么容易就走到头。盯住“发送成功”,萨日娜兀然记起萧向东这句话。这话说在四年前的一番缱倦过后。事情走到今天,这是她当初没有想到的。她不知道萧向东怎么想,还记不记得他曾经信誓旦旦说过的话。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她不留恋,也不想努力跟萧向东改善什么了。将来的某个时候,怕萧向东即便找她,也只是狼迫切想知道羊的方向和位置,并非真的放不下对她的新鲜兴致了。她其实并不惮虑什么,只是想给自己找到前行的下一站,或者仅仅一个能够令她完美脱身的“壳”。

新近,萧向东为自己找了一位私人医生。萨日娜不晓得他用了什么方吃了什么药,只知道他越来越勤地往她这儿跑,他的昔日似乎也找回了一些,只是那种时不时的颤栗,依旧恶魔一样附着他脆弱的身心,疑似难缠的后遗症。

生活犁在灵肉上的伤壑没那么容易痊愈。萨日娜决意过的事情,她不再想变通。况且一些被看清了血污本质的东西,更坚定了她的心志。面对萧向东的时候,她反而镇定得多坦荡得多了。赔上四年的青春,她什么也不再欠他。她默默地做着出行的准备,不过不是席卷萧家的浮财,而是将自己的灵肉精心打包。或者说她的灵已经离开,留下的只是做着善后工作的肉,仅此而已。

很快,一个叫精品男人的跟出一帖子:匪夷所思!后面一张彰显惊讶的怪脸头像。萨日娜有些邪恶地笑了,也马上敲出四个字:愿赌服输!

精品男人很快跟出:这年头……

这边萨日娜“嗬”的一笑,敲出:你是这世上的盐吗?

耶稣对他的门徒说过,精品男人是世上的盐,一能为人调味,二能帮人清洗伤口。

精品男人:什么啊?莫名其妙!

萨日娜盯着“莫名其妙”看了许久,突然双击“精品男人”,然后点“从该组中永远删除”。

不久,一个叫追风的请求加为好友。萨日娜轻点“同意”。是的,她想释放掉一腔的沉闷。追风上来后,帖子随后就跟了上来:你好,结婚了吗?好率性的男人,没有铺垫,直奔主题啊。不料仅此一句,便让萨日娜觉得沉寂在落寞里的肉忽然被唤醒了,而且跟她耍起脾气,要她满足,要她慰安,无赖地渴望她能给予一种滔天大浪的吞噬以及一种无情雪崩的淹没。她烦,她恼,她感觉自己也快要自燃自焚了,喉头已开始冒火,像突然呛到了卷着滚滚浓烟的冷风……

追风:怎么不说话?结婚了吗?后面是一张烈焰般的红唇图像。

继之一束玫瑰花的图像。

继之一个小人反复做着拥抱的图像。

萨日娜突然觉着燃烧的肉“哈”地打了个哈欠,而后于落寞里睡去,于是回到:不知道。用简历上的网名“羔羊”回帖。

追风:笑话,自己结没结婚怎么会不知道呢?

羔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不知道的。

追风:你脑袋撞过墙?简单嘛,比如你有没有跟某一个男人同过居,或者领过结婚证?

羔羊:不知道,我妈不让我对外人说这个。

追风:你耍啊,还是傻?

羔羊:怎么说我傻,我妈都不说我傻。我每一顿饭都记得吃几个馍喝几碗汤,连吃的什么菜几盘菜用什么形状的盘子盘子是什么颜色的,都记得清清楚楚。不信你问问,看我回不回答得对?

追风:……

之后,追风的帖子没有再马上追过来。这边,萨日娜有那么些想乐,就用鼻子乐了一下。许久,追风又传出一帖子:你是广东哪儿的?

萨日娜敲出帖子,等了半天才去点击“发送”:广东哪儿的?不知道,反正四周围全都是广东嗳。

追风:你们那儿有山吗,说说,我也许就知道你在哪儿了。

羔羊:有。

追风:什么山,知道名字吗?

羔羊:知道,人山。

追风:呵呵,有海吗?

追风随即再跟出一帖子:有,人海。成心打哈哈是不是?

萨日娜扬声大笑了:我没打哈哈呀。你才傻呢,人家明明没那个,你硬要说人家那个了。

追风:晕!

羔羊:先键出一个表示“嘘”的头像。我要下了,外面有脚步声,可能是小偷,我出去看看。你不知道,我们家的羊群,三百多只呢,足足让狼群偷去六百……三百……对了,我爸说足足偷去四百六十多只去了嗳。

追风:拜托你脑子清醒一点好不好,你到底是哪儿的人啊?

羔羊:拜托,你别再跟我聊了。我敲一个字,我们家的小羊就叫一声,敲一个字,我们家的小羊就叫一声,不知又被牵走几只了呢。

追风:你脑子不清醒呀,不清醒聊什么嘛?

羔羊:哦?我是在跟你聊吗?你是谁?哎呀,他呢?他下线了吗?

追风传上来一句“这年头……”,下线了。

哈哈,这边萨日娜放纵地大笑起来。连说“舒服、舒服”。的确,有些无聊。事实却是,心间畅快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