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下半场开始(小说连载,原创,6)  

2009-08-25 09:09:4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新的一天。

明丽的阳光在鸟儿清脆的鸣叫中已送走一个玫瑰色的早晨,此时大团大团的光明透过重重帘幕,将雅致的居室焙得跟暖房一样。

照例,萨日娜十点起床,醒来的第一件事,照例遥控音响,不时,激扬而又略略带些沧桑的马头琴声,涣涣的春水般,在卧室里一波一波荡漾开来,顷刻间向各个房间荡漾开去,再潮水似的往天花板处漫溢。很快,萨日娜便没在音乐里了,一如一个音符“2”(萨日娜最青睐于音符中的“2”,口型微微张开,气流矜持后抑,样子仿佛台湾诗人郑愁予的小诗《错误》中,在那个街道向晚的黄昏,在紧掩的窗扉后,因思夫心切而被“我”无心的马蹄声捉弄了的痴怨女子,缠绵、至情、柔弱,令人忍不住想要疼爱),可爱、张扬的“2”啊,便在水一样的旋律中,不羁的精灵般,醉心地舒展、舞蹈。

等彻底醒透了,萨日娜方掀开羽绒被,下得床来,伸手扯过床头衣架上那件纯白的睡袍,边穿边趿拉上棉拖鞋,趟开脚下的音乐,一路走到落地窗前去。越走近窗户,凉意越发袭人,萨日娜“哈”的一个响亮的喷嚏,而后揉揉鼻头,伸手拉开重重帘幕,推开窗扇。唔。接着,萨日娜“唔”的一声双臂张开,磊落的阳光携同江南独有的柔柔媚媚的风“哗”地撞进来,急不可奈地,轰轰烈烈地,气势汹汹地,犹如老熟人串门,霸道得哦,轰不走,挡不住。陶醉其中的萨日娜素面仰起,眼睛微闭,不便谢客,何不由得“客人”激情拥抱?

老实说,萨日娜喜欢这个城市的这个角落,东南隅。或者说她并不厌恶这种优裕的生活,只是越来越反感这种存在方式。就好比她喜欢吃鱼,只是越来越不喜欢吃别人碗里的鱼,或是别人强迫她吃的鱼。

在不太遥远的东面,是海,以前萧向东隔三差五就带她去一次,开车一个小时的路程。张开耳朵听听,隐隐约约依然像有流水涌动的声音远远近近地传来。听水流涌动的声音,就像听到了她的草原的声音,天籁般,很令萨日娜振奋。萨日娜常常突发奇想,如果把江北比做一个汉子,江南就是个女子;江南的城市是个汉子,江南的水就是个女子。江南不能没有水,江南的城市不能没有水。

而她寄居的这片宏大的别墅群,就依水而建。前沿是条护城河。于楼上静静地眺望浮光跃金的河水,常常令萨日娜感觉是站在一艘豪华游船的甲板上,游历婉约的江南。这样的时候,萨日娜多半会有袅袅如缕的幻觉生出,仿佛一会儿是怀抱百宝箱乐陶陶弃妓从良的杜十娘,一会儿又成了媚香楼上于暖暖软软的香风中抚琴追思的李香君,缥缥缈缈的角色重叠跟演绎,心头眉间,淡淡散散的伤感氤氲,以至一些莫名其妙的温暖,拥裹住她,男人般,有力。

这样的一个早晨后,萨日娜静静地靠在栏杆上,一缕发丝滑落脸上。昨天傍晚洗的头,茉莉香波的味道还在,若有若无地萦绕于唇间耳畔。萨日娜轻抬起手,将显摆的逃逸者拢到身后亚麻色的大波浪中去了。

东面跟南面有几大片庄稼地。萨日娜每天都要在这儿眺望它们。地块上种的什么,她说不出来,只知道它们在返青,一天一个样儿,点缀在灰的村庄、白的细水间。这是江南的写意,不须浓妆艳抹,极淡极淡的水墨,就勾勒出一个极恬淡极明丽的江南。

这个角落,特别像一位偏安于此的大户人家的女子,干干净净,高贵,庄重,独自守望着一份完美的落寞。像她呢。

双手合十,萨日娜虔诚祷告。紧闭的眼睛里,她又望到她的故乡了,悠悠盛开着洁白云朵的长生天下,那片浩浩荡荡无边无际悠闲的牛群羊群旁边打马走着的她的老阿布老额吉的海大海大的草原。

沉浸的萨日娜,眼角处忽然有大滴大滴的清泪流下来,流下来,悄无声息地。此刻的她款款深情地将双臂合围,再合围,紧紧拥住自己。这样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拥抱,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