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下半场开始(小说连载,原创,3)  

2009-08-23 09:26:56|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显然,萧向东不是她的天涯,他这儿已没有她的自由。她再也不愿眼睁睁一任心志衰颓,况且她无论如何不想再忍受萧向东给予她的屈辱。萧向东老了,他灰暗的肉身很快松弛下来,松弛成一段不再有思想光芒的干涸的河床。而他似乎又心心念念想在萨日娜身上做些求证,求证他的昔日:翻手为云覆手雨,有声有色,头脸光鲜,左簇右拥,雄起,强大,震慑一方……只可惜,他的昔日如同一列单行的列车,开去了,不再能回来。等我将他们砍瓜切菜似的收拾了,我昔日的雄风自会回来!可无论他怎样努力,累到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他的根本仍旧畏畏缩缩的,仿佛一段经了无数次霜打冰冻以及无数次白眼的腌萝卜。

宝贝,我不行了吗?

看来不是,我只是被他们气着了,暂时的。

他自问自答,此后望定萨日娜,小心探问:要不,咱也玩些新手段?起初萨日娜不置可否,反正她快跟了他四年,什么都不再私密。况且就像那广告词:他好,我也好。可那些所谓的新手段让萨日娜羞惭,在萧向东贪婪蠢笨猥亵而又几欲痛绝的注视里,她被束的灵肉如同摊在几案上等待屠宰的猪羊猫狗,初始的新奇感便在一种貌似搞怪的形形色色牵牵连连没有温度没有性情没有感知没有思想没有快感的机器轰鸣中,被击得分崩离析片甲不留齑粉飞扬。她不再配合,无论萧向东怎样苦苦哀求,甚至她一度不愿意再跟他有肉体的碰撞,一想到性便嫌恶得要呕吐,惊恐得肝肠发抖。我真的不行了吗?天哪,我怎么会不行了呢?颓败的萧向东如同一头疯了的绝望的狮子,压缩的易燃的欲望快要将他烧焦,可他眼睛里分明是无能为力的惆怅和不甘,完全没有了当初向她张网时候的气度和自信。萨日娜记得他那会儿的自信,自信得整个世界他都握得住,握在掌心,玩弄自由之。

那是大四那年冬天,在那个毕业班与当地企业家的联谊会上,靓丽的萨日娜,载歌载舞的萨日娜,俨然冬夜里一颗璀璨的星星,闪得多少男人眼晕,这其中就有萧向东。当初的心情怕萧向东至今记忆犹新,他就那样想一把将这个小女子抓到怀抱里来,自己拥有,决不让他人染指。也许别的商家想拿她放身边或是饭桌上,视为一个高价的筹码,需用时压上秤盘。他不,他想用爱将她养起来,让她幸福。

你好,我知道你的名字来着?萧向东一手操兜一手端着一杯亲自勾兑的叫“百感交集”的果汁出现在萨日娜身边。那时一个容光焕发的男人正与萨日娜笑谈着什么。萨日娜莞尔一笑,率先伸出手,老人家,快别费心思猜了,我叫萨日娜,您老的脑力还是留待商界上叱咤风云用吧。书上说,要拒人千里,先要狂杀对方的自信。萨日娜懂得萧向东的意图,而她那时无比富裕的,就是傲慢。谢谢,能让你像对待长辈一样尊重,我很荣幸。萧向东打着官腔。四十六岁的商界精英,他怎会俘获不了一个黄毛丫头?他有自信,所以微笑着,拿欣赏的眼神静观萨日娜表演。

哈哈,您老真会养生啊。萨日娜指着萧向东手里的果汁,忍不住调侃。萧向东空手一挥,那意思,小丫头,你到底还嫩啊,不过脸面上还是深情款款地笑了,说不是我喝,是等你说得口干舌燥,我好尽些绵薄之力,请你润润喉咙。萧向东说着适时地将果汁递给萨日娜。是吗?萨日娜尽管笑得一脸烂漫,心下端的有些虚。

你有一个急需要实现的梦想,请问我能不能成为那个助你一臂之力的幸运者?其实萧向东并不清楚萨日娜的什么梦想,兵不厌诈嘛,反正临近毕业的女孩子怎能会没梦想呢?果然萨日娜瞪大了眼睛,您怎么会知道?保密。萧向东笑得有些神秘。请问您有认识的出版社吗?萨日娜不再跟萧向东打哈哈,她认真起来。果不其然,萧向东再次诡谲一笑,而后正经八百地道,我知道任何一家出版社都更认识钱。

萧向东这句话激怒了萨日娜,她眼波里闪过一丝嘲讽,一点不留情面地问,您是救世主吗?萧向东“哈”地大笑,游离的眼神此刻从嘈杂的场面上收回来,语调淡定地说道,这是关键吗?而我清楚,自己可以做救世主能做甚至不能做到的事情。钱有时候很肮脏嗳。萨日娜微微轻蔑地盯住萧向东。萧向东一乐,摇动指头道,多半情况下它很干净很贵重,而且多了也不咬手。

不咬手,能脏了手,不是吗?萨日娜也轻轻摇动纤细的食指,继续自负地笑说,不可以!潜台词是,垂钓者不会轻易就抽走钓竿的。哈哈,无论如何,我祝你成功。萧向东更笑得意味深长,那话外音,有梦想的人从不跟钱过不去。

萨日娜是个可以跟钱过不去的女孩子,可她那会儿正有一个梦想,她的第一本画作《情窦初开》完成了,她正找出版社出版呢。

晚会散场时,萧向东装着顺便过来与萨日娜告别。他握住萨日娜表情极尽夸张地问,怎么这么凉啊?而后殷勤地捂紧萨日娜的小手,放嘴边哈着热气:年轻人身体更是本钱,回去千万要多穿衣服!那一刻,就有一股暖潮顷刻间拥裹了萨日娜,她整个人一震。事后,这句话让她琢磨了许久,以至后来的某一天,她把自己给想感动了,也就爽快地答应被萧向东资助出书。

如絮的黑夜叹息着依然“哒、哒、哒”走着她的碎步,不为谁喜欢而加快步子,也不因谁厌恶而不再行走。

不知道在做什么,不知道能做什么,仿佛一切的一切都被黯然忧郁的情绪浸透了。萨日娜“唉”的一声灭掉床头灯,随之又“啪”地打开。这样反复了几次,萨日娜拉过被子,将被无端烦躁燃烧着的自己蒙在下面。然而,跃动的思绪却似难以驾驭的时间和亮光,不仅挥不去,浇不灭,而且令她淋漓尽致地想起了昨天……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