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5)  

2009-12-22 09:11:1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子就这样平静如水地往前铺展,安小雅跟陈述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也好像有什么正在发生。犹如深深埋藏在地层下的滚烫的岩溶,你看不到它们,而它们一刻也没停止涌动。

两个月后的一天,老公突然告诉安小雅,他被领导临时抽调去摩洛哥,到那里去搞一项工程援助。

“出国吗?”安小雅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出国。”老公说得豪情满怀,“亲爱的,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我知道你和儿子离不开我,但这样的机会我或许一辈子就遇到这一回。放我去吧!”

“什么时候回来?”安小雅潮着眼神问。这就是依依不舍吧,未启程先问归期。

“三个月后就能回来。领导说了,回来后不仅给加薪,还给晋级。这好事梦都梦不到啊!”

看着老公喜出望外喜不自禁还有差点就喜极而泣的样子,她还能说什么呢?放他走呗。贤内助贤内助,不就是不怕你闲在家里只要你能于老公需要时默默站到他身边为他振臂高呼从而助他一臂之力的及时雨一样的内人吗?连日来,安小雅湿着眼睛给老公收拾起行囊来。她什么都想给他带上,带双份。不说非洲穷吗?到那儿再发觉东西短缺了,尤其是手底下常用的这些小东小西,可去哪里买?用钱是不是又太麻烦?语言通不通?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时难。还是有备无患好。

还有三天,安小雅就要泪水涟涟地将老公送上远行的列车了。想想那样一个时刻,手一挥,从此就要天各一方,安小雅总忍不住兴奋得难受。老实说,她为老公高兴,周围的人听说她老公要出国,对她羡慕得不行呢。可另一方面,她却为即将到来的万里之别心生愁绪。第一次这样跟老公远别、久别,光相思之苦就能杀了她啊。她满心里赞成老公出国,又满心里舍不得老公走。这种矛盾心理,让安小雅的心情在老公给予的极度自豪中变得糟糕起来。

生活总是令人难捉摸,总是爱在好事临头的时候,出些端节。这不,老公离别的前两天,安小雅在班上接到一个匿名电话,问她认不认识一个叫吴莉莉的女孩子。她听得莫名其妙,但她老实说不认识。那人说你不认识就对了,说完,电话就挂了。

自从接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一向冷静、理性的安小雅内心就难以平静了。那人话说得不甚明白。可越含糊其辞,越让人忍不住深思。这事如同一个箱子,你大敞着让人看,里面即便是金银珠宝,别人不一定稀罕。你若要紧紧地锁着抱着,里面就是破铜烂铁,别人也难忍一窥究竟的好奇了。人怕都是这样。安小雅在将来的某一天才自以为也是这样,事情出来了,才知道自己也并不怎么超凡脱俗。

不过一开始,她是想不信来着,她的老公是啥样一个人,她最清楚。可最终,她忍不住想打听,尽管想法很漂亮:整明白事情的真相,才更能还老公一个清白。谁知事情不受打听,结果更云山雾罩的,不仅有个吴莉莉,还是老公带过的实习生,还不见得有啥突出成绩,这次她竟获得跟着去的资格了。

凡事掰开来想,你的是你的,他的是他的,也没什么。可就怕把事情搅到一起想,思虑来思虑去,越要再掰开它们,它们就越发疑似事实了。事情令安小雅更难以释怀了。但她还是极力劝慰自己,要保持清醒,疑似事实,可并没有证实是事实。这样的事是啥事?可不是说着闹着就能好收场的。这事弄不好,毁的可不是吴莉莉,而是她的家庭,她和儿子的幸福。天大地大,其实对一个女人来说,家最大。这会儿似乎什么都可以花钱买到,但唯有幸福的家庭花多少钱都买不到。她要理智。

尽管这样想,这样劝,安小雅原本很明白事的心,还是被看不清的真相搅扰得六神无主了。当天中午午休的时候,安小雅做了个梦,那情景真的,就跟现实中正在发生的一样。她指着一个虚拟出的吴莉莉,像怒斥恶人似的义正词严:他爱你吗?你以为他会爱上你吗?不会!他爱的是我!是我们儿子!是家庭!你信吗,别说三个月,就是给你们一年,你也无法让他爱上你!这样一个梦,在她醒来后,眼睛依然闭着,想了好久。她骨子里爱着老公,她珍惜这个家。像出国、加薪、晋级,大不了不就是名利吗?家都没了,还要名利干吗呀?

可这事怎么跟老公开口呢?安小雅一时竟不得主意。她一向很维护老公人前人后的面子,她也很爱护自己的体面。她也想过私下里装着无意间撞见吴莉莉,看看她的反应。女孩子多半城府不深,不善掩饰,尤其是这事。但她压根不认识吴莉莉,务必要通过别人指点。可让别人参乎到家事中来,这不是她处事的风格,她也没这么弱智。终觉得这方式不妥,就放弃了。可没有真凭实据,她更不能冒然指责老公什么,夫妻间最起码的信任出现裂痕,她怕看到,更怕是自己一手导致。但难免郁闷像冷风似的袭来,令她委屈、难受。

老公已经不上班了,在做着出国前的准备培训。应酬也多起来,多半是去赴老乡或是同学摆给他的饯行宴。回来的时候多半已经烂醉如泥,想要他说明白话都难,还要怎样交流?你怎么了?怎么神经兮兮地乱猜疑?逮不住老公,安小雅就逮住自己问。而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就觉得烦躁,觉得委屈,觉得愤懑。后来还是逮住了一机会,她按耐不住,却竭力装着漫不经心冲正翻看摩洛哥地图的老公问:“老公,听说跟你实习的吴莉莉也去?”

“是啊,她挺能干的,被选上了。”老公答得干脆。

“也得有女孩子去,要不有人想唱《蝶恋花》,就要找非洲黑女人了。语言不通,该着多麻烦?”安小雅跟老公开着玩笑,心里却刻意地警觉着老公的眼神和用语。

“怎么,听到啥风声了?”老公笑着扭头盯过来。

“是呀,不只是风声,还有风言风语。”安小雅笑着,故意让语调轻巧些,笑盈盈的眼神却充满挑衅。

老公“哈哈”大笑着快步走到安小雅面前,像以往那样紧紧拥住她说:“亲爱的,没有的事,别信人家,坏自家的事。”

但看老公轻描淡写的态度,安小雅却有些恼了。这一切他明明知道啊,干嘛要跟她隐瞒呢?先前她还想,或许是没争上的人从中作梗,想借此出一口恶气。可这会儿,她倒想,怕是真的被老公蒙在鼓里了。还有三天他就要远走高飞了,他跟她做醋的心情还是会有的。

安小雅突然之间就着了魔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