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4)  

2009-12-21 09:30:23|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事过后,安小雅再与陈述迎面走来,远远地,他们已相视笑笑,打起招呼。两人开始习惯与对方迎面走来,相视一笑后,站下来聊两句,而后挥手告别。

他们聊的话,已从大众话面子话深入到生活的里子里去了。

“今天天气不错,心情好吗?”

“昨晚酒喝多了?眼里的醉意还没全消呢。”

他们的语气不再因为要竭力委婉而变得生疏,而是亲和多了,兄妹般的亲和。安小雅发现陈述很健谈,睿智,有思想。陈述也发现,冷艳的安小雅,其实是一个很有情调、情趣的女人。

班上闲置下来的时间依然充裕得多,姐妹们会在头头们眼力洞察不到的角落里穿针引线,大绣各种十字绣品。这种绣活儿平民得很,只要掂得动针,都绣得。大人绣得,小孩绣得,女人绣得,男人绣得,怕三国时那个胡子拉碴的猛张飞都能像模像样地绣得。价格又不贵,从似乎是一夜间开满全城的任何一家十字绣品店拿来,你尽可以绣了,紧锣密鼓,或者随意而为,都由你,而后绣好了裱,裱好了往墙上一挂,哎,别说,还蛮像那么一回事。花小钱,换得赏心悦目,值得。只是要赔精力,赔时间。安小雅也喜欢,可她觉得把时间和精力赔给一件绣品,她赔不起,也不想赔。

班上大把大把的富裕时间,安小雅有时会拿来看书,像最近,她有时会拿来想陈述。陈述很男人,很有男人味道。有如一坛老酒,陈酿的时日够了,味道才会够了。陈述的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一句话,都透着成功男人成熟、稳重、沧桑、憨直大气等等耐人寻味的味道。成功的男人不一定成熟,但成熟的男人一定稳重,稳重的男人一定历经沧桑,历经沧桑的男人一定憨直大气。男人的神情里尤其应该透着些沧桑,不能太多,太多了就老气横秋了,就无趣了。也不能少,沧桑感少了,就如同一杯水,会显得沉淀还不够。男人够不够男人,不在于长相,而在于气质、气度。而倜傥的气质和轩昂的气度,还要靠装扮才表达得出。成熟男人的装扮最讲细节,特别是衣服穿在身上的细节,休闲不能太过随意,正装不能太过花哨,色系、款型不能乱搭,裤腿踩在脚下不优雅,裤缝偏了裤腰外翻就显邋遢。

陈述似乎很懂这些,不是刻意而为,而是自然从容。只有被生活历练够了的男人,才会拥有这样的自然和从容,放松而不放纵,即便放纵,也不颓靡。

这样的陈述,安小雅很欣赏。所以回到家里,安小雅会时不时跟老公说起陈述来,言语间自然流露出对陈述的欣赏。陈述这,陈述那的,老公会冷不丁地问一声:“你是不是已经中陈述的魔了?怎么整天叨唠的都是他?”

安小雅猛地一惊,说:“是吗?怎么会?笑话吧?”

老公又问:“是不是对他有意思了?抗拒从严。”

安小雅的脑子一下弯过来了,她倒是跟老公装傻充愣:“坦白更严,是不是?有意思?啥意思?扯吗?女人要喜欢谁,压根就把他藏心里了,哪还愿意到处说?尤其是跟最爱的老公说,是不是?”

可过后静下来想想,就是,自己怎么老是在提陈述?是自己并不知情的时候,已经在心里接纳他了?这样一想,让安小雅自己吓自己一跳。随即,她宽解自己,幼稚园的孩子过家家,玩儿吧。爱上一个人,哪就那么容易?况且她跟老公,幸福得不知让多少人羡慕呢。不会不会,尤其是跟陈述,不会发生什么的。

可接下来的半个月,安小雅在那段路上再遇不到陈述了。陈述有些像她安小雅做过的一个梦,虽然不曾遗忘,不好遗忘,但却消失了,找不见了。

老公发现,安小雅不再提陈述,可也不再怎么爱说话,更爱抱着书读了,却有时会一个人发呆。老公很担心她,就前来扳住她的膀头,眼睛盯住眼睛,问她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看医生?她轻轻舒口闷气,幽幽地说:“工作上出差错了,挨领导批了。”

老公“噢”的一声将她拥进怀里,大声嚷道:“亲爱的,告诉老公,哪个领导批你的,我明天就去狠狠批他。领导嘛,要讲批评和自我批评,我倒要问问,他先自我批评了吗?”

盯住老公疼爱的样子,安小雅会突然一惊,自己是不是太过了?而且莫名其妙?于是,她伸伸舌头,吊住老公的脖子嚷:“还是老公疼我。老公,你赶紧做大官吧,我跟着你上班!”

“好,到时候我让你做全职太太。”

“老公,咱旅游去好不好?”

“暂时还不行,等忙完了手里这个项目再说。”

“老公,我想去。”

“不行,等下次。”

“老公,我饿。”

“走,一块接了儿子,去吃廖排骨。”

“老公,你真好!”

安小雅吊住老公的脖子说“老公,你真好”,使劲撒着娇,身体里却骤然攫住了那种“饿”,就是那次罗恓恓跟她对话起她的婚姻后,她反复思量出来的那种没来由的饥饿感,它依然在身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藏匿着,她依然不能清楚那是个什么所在。可她依然会清楚,她纵然吃到胃满肠满,也慰安不了它。

怎么了?她怎么了?安小雅在老公的脖子上暗暗问自己。以往这样的时候,请求不见得有效果的时候,多半不知为何突然栓堵的心绪,会被自己近似于无理的取闹慢慢稀释掉。这次怎么有些异样了呢?

直到那个阳光如百合花般普照的早上,再次跟陈述迎面走来,安小雅犹如坠石的身心才突然觉得一爽,身轻如蝶。病来如山倒,病走如抽丝。连日来的感觉,就像一场病啊。

陈述望着她,温暖地笑笑,称自己到外地出差了,然后问她:“一切都好吗?”

她笑脸如花,语调欣喜地说:“好啊,一切都在好着。”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