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3)  

2009-12-20 17:27:12|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安小雅与男人几乎每天的那个时刻,在第一次邂逅的那个地方,迎面走来,擦肩而过。明明似曾相识啊,怎么就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呢?这感觉常常令安小雅不能释怀,就像内心里生生地多出一个角落,她掸啊,拂啊,努力清扫,却怎么也不见明朗。不明朗的感觉,不见得恼人,却总是伤神。

因了这种心情,安小雅在与男人迎面走来的时候,会忍不住瞟男人,刻意地装出漫不经心,心有旁鹜。而男人看安小雅就无需刻意,墨色的镜片像个能挺胸为他挡刀子的同谋,他安全着呢。有时男人也会不戴墨镜,或许是忘了,或许是别的原因。这样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就难免撞上。起初他们目光撞上了,会迅速闪开,装着被别处的风物吸引了,定定地看去,直到擦肩而过了,才将各自的心情放下,将向右转或向左转的目光收回,向前看,稍息。

两人的目光也有胶着不开的时候。四目相遇了,心思会迅速纷纷扰扰开来:看你了就看你了,我无意看的,真要忙着闪开,就是有意的了。有意而为,如同缺陷,越掩饰,越彰显。我不掩饰,我就是无意间看你一眼,别猜想,也不要心生波澜噢。事实上,彼此心间早波澜起伏的了,心思全在心思上,因为无暇顾念,撞上的眼神压根就不曾分开,就胶着了。眼神胶着不开的时候,他们就相视笑笑。

后来的某一天,两人在温暖的晨曦里迎面走近,相视笑笑后,男人站下来,安小雅就也不由自主地站下来。

“您好!”

“您好!”

两人几乎同时跟对方打起招呼。空气里结着丁香般的尴尬。两人再次笑笑。

“这么巧,总在这儿遇见你。”男人率先说。男人的声音很厚,低沉,富有磁性,听了让人感觉温暖,让人如同瞬间获得希望一样,安定、坦然。

“总在这儿遇见才叫巧啊。”安小雅笑笑答。

“家离单位不远吧,总步行上班?”男人笑着问。男人的笑跟他的声音一样温暖、自持。

“不远,三站地。”安小雅也笑着答,笑得很浅,很矜持。

那之后,安小雅与男人迎面走来,多半会站下来,聊上三五句,聊的多是些面子上的话,从不深入到里子里去,轻松,简单,纯粹。有如风的相遇,只为相遇过,从没想过拥有。他们渐渐像熟人似的热络起来,只是从不过问起对方的名字,让对方或给对方留下电话号码。他们就这样交往着,像彼此严守一道法则,矜持,内敛,温暖,陌生的熟人一般。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

那天快下晚班的时候,安小雅的老公给她打电话,要她打扮漂亮些,带她去吃饭。饭局是老公安排的,在位于青藏路上的香格里拉酒店。老公最要好的同学孟闻达从美国回来了,老公电话召集了一大帮同学来市里聚会,理应他来安排。老公接了安小雅到达酒店三楼的布达拉厅时,厅里已坐满了人,轰轰敛敛,吵吵嚷嚷,热闹得像误闯了某人的洞房。老公给安小雅找了个空位子,她坐下来,一扭头,正看到男人惊讶的眼神。

“这么巧!”男人说。

“是呀,这么巧!”安小雅说,目光亮亮的。

“你们认识?”一旁的老公有些莫名其妙。

“认识。”这话安小雅脱口而出。

“他是谁?”老公紧着问。那意思,我老婆认识的男人我都知道个一清二楚。这一个我不知道你认识,你咋就认识了?况且还是我的熟人?

是的,他是谁呢?安小雅难为情地笑了。相识这么久,还真不知道他是谁。她再次笑笑,摇摇头,老实作答:“不知道。”此后,她压低声音告诉她老公:“这个哥哥就是那次我跟你提及的那个似曾相识的男人。”

“噢。”她老公“噢”的一声大笑道,“不是生人,是熟人,这下我可以高枕勿忧了。”

等男人和一桌子的人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全都放胆地大笑起来。笑声过后,老公隔着安小雅握住男人的手,而后将男人指给安小雅:“我同学陈克的大哥,陈述。上学那会儿我们都佩服他,你说是写的画的,拉的弹的,还是唱的演的,没大哥不行的。用宋丹丹的话说,他太有才了!”

“嗨,嗨,别夸得没边没沿,没那么神乎。”男人朗声笑过,转向安小雅,“弟妹吧?真漂亮!”说着从名片夹里掏出一张印刷精美的名片递过来,“陈述,陈述的陈,叙述的述,以后喊大哥好了。这是我的名片,策划师。如有需要,请随时联系。”

“我说呢,大哥与陈克很像啊。”安小雅边说边伸双手接过名片,放进包里。

“那是,亲哥热弟,不仅像,而且像。”陈述笑着说,而后问安小雅是否有名片。

安小雅一指已与别人交头接耳的她老公,说:“我老公,我的活名片。”

“哈哈,有趣。”陈述大笑。

席间,老公陪着孟闻达不时跟这个同学喝“哥俩好”,跟某个女同学喝“多年同学成兄妹”,满场儿串,忙得胜似孟闻达。安小雅端着水杯,落落地盯着老公和孟闻达他们一大帮子人闹。他们真能闹,真敢闹,特别是跟女同学,都闹得嘴上无德了。安小雅看着老公紧紧攥着一个女同学眉飞色舞地说,当初要不是猴子横插一腿,你铁定是我的了。而后指定另一个女同学,说这酒你喝不喝,不喝倒头上了。话还在舌尖上打转,酒已在那女同学长长地秀发上飞流直下。

一屋子的人都在闹,狂放、妄为、纵情,却是亲密无间。

见安小雅眼神落落的,陈述忙给她的杯子续些水,说:“来来,漂亮的妹妹,人家男同学、女同学,统统都同学,看来只咱俩是局外人。君子之交淡如水,看来酒不如水。这样吧,大哥陪你喝杯水,喝吧,都在水里了。”

安小雅回头冲陈述笑笑,说:“谢谢大哥!”而后举起水杯。

“你老公是个人物啊,想当年也是个大才子。”

“他啊,嘴上花,心一本正经得很呢。”

“这就是男人本色吧,理解就好。”

就这样,两人很投缘地聊起天来,从安小雅的老公聊到孩子,聊到工作,聊到音乐,聊到影视,聊到安小雅的老公红着脸从后面扳住安小雅。老公满嘴喷着酒气说:“我亲爱的老婆,你要小心,别看陈哥大我们几岁,他可依然是少女杀手啊。”

“你真的这样担心啊?我不是少女了,是少妇。就是大哥有戏,怕也没我的份了。”老公可回来了,安小雅盯老公的眼波,瞬间柔情荡漾。

“陈哥,杀手由少女版升级为少妇版了,对不对?”老公边说边冲陈述使眼色。

“对,这会儿啥都讲升级,不升级就落后,落后就遭淘汰。”陈述幽默地作出他的一番陈述。

此时,老公的一大帮同学也上来起哄。安小雅一时不知接什么好,脸登时红了,红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