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来生不要错过我(小说连载,1)  

2009-12-17 17:11:35|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小雅步态轻盈地走在赶上班的人群中,一肩亚麻黄大波浪自由而浪漫地铺展开来,垂至腰际,摇曳生姿。周身自然散发出的一种安静的温婉特质,混合着目光中隐隐的冷艳魅力,更是让她看上去很女人,很小女人。

的确,安小雅是个很自恋的幸福女人呢。

已嫁到香港去的安小雅的闺中密友罗恓恓对安小雅这种貌似蹈虚的自恋,老爱“啧啧”一番。她说:“安小雅,你实在自恋得可以哦。不过倒也是,不苛求不奢望,再就是摊上个知冷知热的老公疼着宠着,你自恋得起哦。”

安小雅还是那样若有若无地笑笑,说:“是吗?”安小雅爱这样对人若有若无地笑笑,之后问是吗?那意思,是吗,我很自恋吗?或者说是吗,我怎么没觉得?也或者说对啊,喜欢了就喜欢得起啊?其实,喜欢跟喜欢得起两码事。喜欢是心情,喜欢得起是拥有。像女人喜欢珠宝,男人喜欢车,喜欢是一回事,拥有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安小雅的自恋跟一般意义上的自恋又有不同。大千世界百杂碎,在这个百般杂碎的世界里,安小雅式的自恋一惯表现为,随时随地她都能给自己一个世界,把自己装进去,谁也休想伤到她。在别人眼里,安小雅脚下踩的是云彩,而不是纷纷扰扰的凡尘和流俗。

这没办法,似乎女人能赶上的好事,都让安小雅赶上了。安小雅人长得好看,清清爽爽中透着一股子让人想多看几眼的优雅、贵气。安小雅还很会装扮。不少跟安小雅相熟的姐妹就常常羡慕她会淘衣服,能让自己只是自己,不是别人。有闲逛服装屋了,总想拉上安小雅,说要借她一双慧眼用用。只是这样的时候,安小雅仍旧多半笑笑,借故推脱。

在什么都讲“文化”的时代里,日常中的穿无疑就更是一种文化了。这种穿文化在安小雅看来,就很贴很哲学。服装挂在服装屋里,并非她挂在什么地方有多关键,也并非你看中了买走了商家卖掉了获利了那么简单。其实,你盯着的是一件服装,而在一个你看不到的世界里,某一位兴许比你更懂女人的设计大师正在静静地打量你。任何一件服装都有一位躲在幕后却时刻想要观照到你的设计师,他们呕心沥血地画图、选料与裁剪,不觉已将自己的生命、灵性与思想深深融进设计中。所以,任何一件服装都是有生命的,有灵性和思想的。淘衣服也要跟挑选玉石一样,讲求缘分。如同在茫茫人海中找恋人,要耐心,不听凭于口吐莲花的导购,也不听凭于明码标出的价格,只听凭砰然心动的邂逅感,听凭与服装四目相遇时心有灵犀的知遇感。自然,服装设计师对女人的理解不同,服装的表达就不同。女人淘衣服,淘的就是衣服与自己须臾间拥有生命与思想的一致表达,在此后的穿着中,才好让衣服慢慢融为你气质和涵养的一部分,而不仅仅,你是你,服装是服装。

装扮也讲和谐,讲共荣呢。女人如花,各有各的姿态和芬芳,怎能因为别人而是自己呢?安小雅之所以不愿意被拉去逛街,答案就在这里,不想被别人左右,不想左右别人。

在冷艳外表下有着一副菩萨心肠的、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安小雅,还享有一份体面而闲适的工作,市外事办帮人办办签证。她很满足于这样一个位子和高度。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工作时她是公务员,做好工作是天职。生活中她是女人,是母亲,经营好老公和儿子是本分。安小雅一向以为,女人工作不必像男人那样充满杀气,不必于名利场上跟男人寸土必争。女人家嘛,为的就是给自己在社会中找准一个位置,或是一个坐标,不至于让自己在茫茫人海中,像浮萍一样扎不下根儿,或像水草一样随波逐流,行了。因此,安小雅姿态万千的生活不在工作上,而在八小时之外。在属于她的时空里,她有的是兴趣和爱好供她打发大把大把的时间。比如,看看书,听听歌,插插花,弹弹古筝,练练瑜伽,设计设计服装,等等。

安小雅什么都想喜欢,唯独不喜欢钱。女人结婚后,多半爱独掌家里的人事权和财权。安小雅不爱这些,凡事她听老公的,家里的财政也交给老公打理。她就想让老公施展,家里外头任老公铺排。这样反而更激起老公做男人的成就感,激发他对她呵护备至的责任感。打打哈欠,伸伸懒腰,乖乖缩进老公大男人般的胸膛里,过着纯粹的快乐的在别人看来甚至有些傻傻的小女人的生活,她很知足啊。

安小雅不喜欢钱,可她总有钱花。哪一天她觉得钱包里要空了,而在用钱的时候打开来看,里面总就又有钱了,而且足够她开销的。钱自然是老公放进去的,不是钱包自个偷偷怀胎一朝生产的。而且这样的时刻,依然会令安小雅有如品尝初吻时一样,在拘谨地耸起肩膀,在紧紧闭起眼睛的刹那,心潮翻滚,心旌摇荡。

安小雅眼下的生活很充实,她想要的疼爱,她不说,老公便做了;她不想插手的事情,她不说,老公也便做了。衣食无忧,工作不错,生活不错,心情也不错。常听身边的女人在抱怨,爱情不保鲜了,婚姻遭遇沉默征了,老公酗酒不着家就是着家了臭袜子臭鞋到处扔脚不洗就上床头一捱枕头就呼噜等等习惯坏得人无法容忍了……可安小雅不,至今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公还会像燕尔新婚那阵儿,与她十指紧扣着睡觉。即便半夜醒来,迷迷瞪瞪中,也要寻到她的手,仿佛十指紧紧扣住了,那觉才睡得踏实。

曾经,罗恓恓乜着眼神这样问过安小雅:“安小雅,我就不信,你对你的婚姻就一丁点儿的不满都没有?想没想过离婚?哪怕就一次?哪怕就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这问题一经问出来,还着实令安小雅一怔。是呀,她对她的婚姻就一丁点儿的不满都没有吗?就一次也没想过要离婚?就如今每年离婚率攀高比春藤还快的现状里,这样说给谁谁信呀?

“让我说准了,嗯,是不是?”罗恓恓追问。

“你居心就那么叵测呀?”安小雅猛地点住罗恓恓日渐富贵张扬的额头,笑眼哂着,“不满,有过啊。至于离婚的念头,也动过啊。不过呢,我跟我老公就如同一个巴掌上的指头,是分不开的!”

不过呢是不过呢,可是不过呢,那之后安小雅还真把罗恓恓的问题当问题想了。一个巴掌上的指头是分不开,可就是这五个指头,伸出来却就有了三长两短。就是,再自恋的心胸,也难做到十足的平衡啊。何况她安小雅的婚姻,哪能就那么满月似的完美无缺呢?可她不满什么呢?又不满老公什么呢?倒是话又说回来,她又怎能一丁点儿的不满也没有呢?自己的牙还咬自己的腮呢,何况是从陌路走到知根知底的一对男女?婚姻如同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不过呢谁都知道,新鞋子穿上脚紧,穿穿不紧脚了,新意却日渐淡去,到最后脚在鞋子里几乎没啥不适的感觉了,鞋子却也旧了,旧就旧了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哎,就这,换了,还换得心安理得了。

是的,她安小雅的婚姻美不美满,只有她安小雅知道,即便是婚姻另一端的她老公,也有摸不准她心思的时候。哦,这样一说,就像愣往鸡蛋里头挑骨头,她安小雅瞬间还真就整出点儿不满的意思来。她记得她曾跟老公说,老公,我饿。她老公说,走,长安街上新开的一家巴湘情傻儿焖锅,还没带你去吃过。她嗲着声说,不是肠胃。的确不是肠胃。她老公蒙了,问那是哪儿?她嗲着声再说,我也不知道。她老公“呵”地笑了,说等你知道哪儿饿,我再领你去吃。别说,她有时的确有这种感觉,偶尔会没来由地觉到饿,不是肠胃,而是藏匿在身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她也不能清楚那是个什么所在,只是觉得它绝对存在着,就像你不必看到空气的存在,而它无时无刻无处不自由自在地流淌着一样。

然而思量来思量去,到最后,安小雅又会问自己,这叫什么事?这又怎能叫做对婚姻或者说对老公的不满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