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依巴克

用黑纸片遮住眼睛的姑娘,眼底必有一片汪洋……

 
 
 

日志

 
 

今晚我不关心人类,只想你  

2009-12-14 19:38:28|  分类: 记忆深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诗。中国为诗疯狂的人是海子。他用自己亲切而平静的绝唱,把自己化为诗,化入诗句的海与生命的海。

“今晚我不关心人类,只想你”……是海子《日记》一诗中的句子。我一直喜欢读他的《日记》,一直很喜欢,“今晚我不关心人类,只想你”,是我最喜欢的句子——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德令哈……今夜/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第一次认识海子是读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眼睛打题目上漫不经心地飘过,心当即被惊了一跳:这是怎样的一个诗人?面朝大海,怎能春暖花开?莫非春暖花开的时候去看的大海?

一口气读完,感觉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尽管还不能全部明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的人却已被一个叫海子的诗人的诗俘虏了。那一年我21岁,大学还没毕业,正是一个可以发疯的年龄。我发疯了,跟喜欢诗的人打听海子,向书店买海子的诗集,专心读,读到烂熟于心,读到轻轻背诵——

故乡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和以后许许多多日子/许许多多告别/被你照耀/今天/我什么也不说/让别人去说/让遥远的江上的船夫去说/有一盏灯/是河流幽幽的眼睛/闪亮着/这盏灯今夜睡在我的屋里/过完了这个月,我们打开门/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新娘》)

呼吸,呼吸/我们是装满热气的/两只小瓶/被菩萨放在一起/菩萨是一位很愿意/帮忙的/东方女人/一生只帮你一次/这也足够了/通过她/也通过我自己/双手碰到了你,你的/呼吸/两片抖动的小红帆/含在我的唇间/菩萨知道/菩萨住在竹林里/她什么都知道/知道今晚/知道一切恩情/知道海水是我/洗着你的眉/知道你就在我身上/呼吸,呼吸/菩萨愿意/菩萨心里非常愿意/就让我出生/让我长成的身体上/挂着潮湿的你(《写给脖子上的菩萨》)

海子的诗总是这样,轻轻地便能打动人心。他看见“倾向于宏伟的母亲抱着白虎走过海洋”,背景是“陆地上有堂屋五间,一只病床卧于故乡”。而后是“倾向于故乡的母亲抱着白虎走过海洋”,背景是“扶病而出的儿子们开门望见了血太阳”。最后,“倾向于太阳的母亲抱着白虎走过海洋”,画面是“左边的侍女是生命,右边是侍女是死亡”——母亲是大海怀纳百川,母亲驾驭大海驶向故乡,母亲在生命与死亡陪护下演绎了“抱着白虎走过海洋”的悲壮。

从小到大,海子的身心与笔触从来没有离开过海,因为“海子”就是大海的儿子。他200多首抒情短诗处处弥散着浪花一般的才华。他笔下的鸽子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鞋子”,月亮则是“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亚洲铜》)。他是安徽人,那里没有海,但是你看他的描写:“妈妈又坐在家乡的矮凳子上想我/那一只凳子仿佛是我积雪的屋顶”(《给母亲》),那“凳子”与“母亲”显示的全是洁白的海面的意象。是的,他是海一样宽阔的大平原的儿子,他的诗歌里出现的最多的是“麦浪”的形象。你看,“大海在粮仓上汹涌”(《海水没顶》)、“海水的光芒/映照在绿色粮仓上/鱼鲜撞动”(《麦地或遥远》);“月亮照我如一口井/家乡的风/家乡的云/收聚翅膀/睡在我的双肩”——这不正是我们在东海岛露营的画面吗?我们也睡在家乡的双肩与大海的怀抱,并以优美的睡姿化入永恒。

当然,也只有他能够用大地和天空写脚下的镰刀:“收割季节/麦浪和月光/洗着快镰刀”。他是头顶着“现代”月光脚踏海一样的麦浪的农民诗人和农民牧师:“这时正当月光普照大地。/我们各自领着/尼罗河、巴比伦或黄河/的孩子在河流两岸/在群蜂飞舞的岛屿或平原/洗了手准备吃饭”(《麦地》)。收割季节,月光普照,各色孩子,河流两岸——他满足了,他“和仇人/握手言和/我们一起干完活/合上眼睛,命中注定的一切/此刻我们心满意足地接受”——他已经把一切美好的祝愿留在了人间,留在了河海之间。

有人说海子后来精神错乱了。我始终不这样以为。我觉得海子始终是清醒的,“世人皆醉他独醒”一样的清醒。只是奔波在俗世中的人们无暇读懂他。真实又清醒的海子是一个活在灵魂中的人,他的凡身肉胎在他只是一个灵魂的碗。他的诗意的纯良的博怀宇宙的灵魂,那么的自由,那么的飞扬……而他的那只灵魂的“碗”在俗世里却越来越远离他的灵魂,再也盛不了他的灵魂。于是,他毫不犹豫便丢弃了他的“肉”,而去追随他的“灵”。

这需要一种勇气。这是一种智勇。不是俗人能够轻易效仿和超越的。

25岁的海子在他辞世前的第七十天,写下了他生平最为光明、平静和干净的诗:《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他已经想定“做一个幸福的人”,他对幸福的理解是:“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那是一颗自由灵魂的最后一束小小烛光,让世界充盈诗意。他说自己要与每一个亲人通信,诉说比生命更长的安祥。那是海和海水的寂静,那是“把宇宙当作一个神殿和一种秩序来爱”的幸福。

海子的好朋友西川说:“每一个诵读过他的诗篇的人,都能从他身上嗅到四季的轮转、风吹的方向和麦子的成长……大地为了说话而一把抓住了他,把他变成大地的嗓子,哦,中国广大贫瘠的乡村有福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